CNML格式】 【 】 【打 印】 
应加快市场化改革和全球化开放
http://www.CRNTT.com   2018-11-05 08:02:15


  “中国经济要密切关注在外部不确定环境影响下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良性发展有赖于加快市场化改革和全球化开放。

  密切关注经济下行因素

  首先,需要关注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发展。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并将导致中国对外贸易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并且未来中国进出口增速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其波动性也将有所增强;应充分考虑贸易摩擦引发的不同风险之间的交互作用,警惕其对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造成的可能影响。

  其次,需要关注家庭债务结构分化加剧的情况。受家庭债务持续增长的影响,区域家庭杠杆率继续攀升,截止到2018年9月,已经有12个省份超过全国65%的平均水平,更有8个省份的杠杆率超过70%。田国强认为,在家庭债务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家庭杠杆率的提高说明家庭储蓄的增速还要低于债务的增速;储蓄作为家庭预防风险的重要手段,中国家庭储蓄的降低会使得家庭平滑风险的能力大大减弱。

  最后,需要关注实际消费和投资增速持续下滑问题。统计数据显示,从2018年初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实际同比增速持续下降:由3月份的8.6%降至9月份的6.4%。这意味着,家庭流动性受到制约,从而挤出了消费,降低了消费增速。

  田国强认为,目前政策应该大力着眼于提振家庭流动性,刺激消费。而从10月份开始执行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即是一个很好的开端,通过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来达到刺激消费的作用。

  基建投资的大幅下滑也带动整体投资增速下降。田国强认为,今年的金融专项债已经基本发行,基建投资资金面有所宽松,但重大项目仍需加快审批落实,以保障基建投资能止跌回升。

  田国强表示,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及其他领域的关系如何发展仍有不确定性,同时中国还存在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内在风险因素。中国经济要实现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等“六稳”工作目标,不断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实现更加充分、平衡的良性发展,需要处理好短期宏观经济政策与中长期改革之间的辩证关系。

  “我们需要进一步统一到市场化改革和全球化开放上来,促进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有效协调,促进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激励相容,正确处理好目标与过程的关系,才能实现党的十九大所提出的目标和任务。”田国强说。

  要素配置市场化改革是重中之重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刚刚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作如下建议。

  第一,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协调发力以稳定市场预期化解经济风险。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但财政支出重心应从基础设施投资逐渐转向引导支持创新,以实质性减税代替扩大政府支出的传统手段,让企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以及广大居民切实减轻税赋,激发微观经济主体的活力,刺激投资和消费的可持续增长。

  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去杠杆的节奏要把握好,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增速与GDP增速正逐渐脱节,利率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则显着上升。当前防风险的结构性任务,也与以前防通胀的数量性目标有所不同。因此,货币政策框架应该随之从数量型的调控货币供给转向价格型的利率调整。

  第二,正确处理好新时期中美关系为经济增长营造良好外部环境。田国强认为,应理性分析美国提出的“三零、两停、一允许”(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零补贴,停止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允许美国人在中国独立开设公司)这些条件,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或更加开放的角度去权衡,这对中国的发展和两国关系是有利的。

  第三,全面深化市场化改革和全球化开放为经济增长提供内生动力。中国改革开放正进入一个新的历史航程,当前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得异常错综复杂,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变的需求。中国要以更大的开放决心和力度,积极主动扩大进口、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改善投资营商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倒逼国内制度体系改革,推动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在此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要正确处理好国企和民企的关系,尤其要发挥好民企在中国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乃至创新驱动转型中的重要作用。

   田国强表示,我国需要以更大的决心、更大的智慧、更大的定力、更大的力度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开放,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尤其是要素配置市场化改革是重中之重,同时让政府在维护和服务基本职能边界内更好发挥作用。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范思立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