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郭振家:特朗普单边主义和例外论交替显现
http://www.CRNTT.com   2018-11-05 00:13:26


  中评社北京11月5日电(作者 郭振家)美国的特朗普总统自2017年1月就任以来,其独立的外交风格备受美国国内和国际媒体的争议。特朗普外交不仅仅擅长单边“退群”和威胁未来将退出更多的“群”,还单边对别国施加制裁,甚至单边发动针对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战”。虽然他所高举的“美国优先”理念在美国国内有着不少的拥趸,但对全世界而言,各国关注的焦点是:特朗普外交可以持久吗?美国是否正在进行新的大战略调整呢?美国对于“大国竞争时代”的定性是否意味着过去以“反恐”为重要特征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已经“完全翻过这一页”了?这一切的答案或许都尚需进一步的观察,但目前的特朗普外交对国际秩序的冲击已经形成,国际体系正在不断松动,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正在面临新一轮的不确定性。

  一、冷战后美国的外交传统

  二战结束后,美国构建了被称之为“自由国际主义”的国际秩序,包括了北约、联合国和世界银行这样的体制结构,也包括了某些共同信守的某些意识形态原则,这些原则包括支持资本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传播、信守契约精神、信奉国际机构和多边协议等。

  在二战结束近半个世纪之时,美国和西方迎来了冷战的胜利。美国自认为在冷战中打败苏联、取得胜利,于是加紧搜刮“和平红利”。一些美国的战略家认为,美国要想实现“美国治下的和平”,除了确保强大的实力之外,还必须在全世界建立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因此,冷战结束二十多年来,美国的外交既持续地表现出“硬实力外交”的一面(例如,针对老对手俄罗斯毫不犹豫推进北约“东扩”,针对所谓的“潜在对手”中国则是既接触又遏制。当然在奥巴马时期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也是想加强对中国的地缘防范),又表现了“软实力外交”的一面(例如以“人权”为准绳,以捍卫国际秩序为道义制高点,批评、制裁其他国家,比如朝鲜、伊朗和利比亚)。就美国的“软实力外交”而言,虽然在中东地区也造成了一系列震荡,但不论是“颜色革命”、“大中东民主计划”、还是“阿拉伯之春”,由于耗资巨大(包括美国还投入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所以从今天和以后评估当年的政策绩效,难言“完胜”,甚至难言胜利。

  不管怎样,美国在冷战后创建“国际新秩序”的探索,是以二战以来现存的国际机构和国际秩序为重要依托,然后进行“有利于美国和有害于对手”的战略调整。即便是“9.11事件”之后,小布什将“反恐”战争扩大化,不顾世界主要大国的反对,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单边发动战争消灭了萨达姆政权,然而这样的单边主义并没有存在很久,在伊拉克的战后治理和战后秩序维护等方面,美国仍然是需要依托于北约的军事框架,美国外交仍然存在于多边协商的机制中。

  总而言之,冷战后美国的外交尽管表现出“霸权主义”逻辑,但不论是布什还是克林顿,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依然是在北约和多国合作的框架内。从小布什“单边主义”(unilateralism)到奥巴马“多边主义”(multilateralism)的回归,基本上可以视为美国外交在一种合理范围的钟摆式调整,“多边主义传统+单边主义微调”是可预期的美国政策选择。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