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关于货币与金融政策的十点建议
http://www.CRNTT.com   2018-10-17 08:09:02


 
  建议六:尽快实现中国利率“双轨合一”

  央行释放长期流动性,将使金融市场短期流动性需求成倍,甚至数倍地减少,从而有效压低货币市场利率,当一年期shibor接近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之时,国务院金稳委和中央银行应当果断抓住时机,放开银行存款利率管制,真正实现“利率双轨合一”,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这样做,可以有效提高商业银行竞争力,使部分货币市场资金重新回归银行体系,恢复银行储蓄作为资本市场“蓄水池”的功能;这样做,可以使中央强化资本市场吸引力的所有措施变得更加有效,并推动中国金融结构发生逆转——货币基金规模缩小,资本金融规模扩张。

  建议七:将大部分外汇储备由央行和财政部共同管理

  依据央行今年8月的资产负债表,共计31万亿元的基础货币(负债)中,有近22万亿元对应着外国资产,按照货币金融学原理,这部分负债不应算作基础货币,至少不应算作有效的基础货币。如果这样,中国真实有效的基础货币数量仅为9万亿元,对应82万亿元GDP,基础货币相对GDP占比只有10.9%;美国基础货币降至3万亿美元,相对19万亿美元的GDP,其占比仍可达到15.7%。相比之下,中国基础货币供给过少。

  ——财政发行特别国债收购央行手中的外汇储备,央行“降准”对冲因特别国债发行带来的货币紧缩效应。

  ——财政成立若干主权基金,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外汇储备对外投资。

  ——央行保留部分外汇储备,和财政部一起合作维系人民币汇率稳定,保持外汇市场流动性充裕。

  以此暴露中国有效基础货币供给不足的事实,并由央行通过收购适宜资产而补足真实有效的基础货币(国家股权资本)供给。对照美国,中国真实有效的基础货币数量应从9万亿元提高到13万亿元。要充分理解基础货币和M2(金融流动性)之间的辩证关系,当真实有效的基础货币供给不足时,经济增长所需货币增长势必要通过商业金融机构创造货币(提高货币乘数)予以满足,这将导致中国金融短期化,导致M2、全社会杠杆率、资产和负债的期限错配率“因短而高”。所以,金融长期化、资本化的关键首先是加大“国家股权资本”供给,这反而会使M2、全社会杠杆率“因长而降”。

  所以,补足真实有效的基础货币并非放水,不一定会提高M2增速。按照美国的经验,在一轮大幅量化宽松货币的过程中,M2增长率始终保持在4%左右,并未出现M2严重过剩的情况。美国货币乘数从危机前接近9倍的水平,最低被压至不到3倍,它意味着美国成功去除了过高的金融杠杆,也为美联储加息缩表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增加真实有效尤其是长期基础货币投放,这是大幅降低中国经济杠杆最根本的方法,也是激励中国资本金融有效扩张的根本方法。实际上,日本、德国等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其外汇储备均由财政持有,并由央行和财政共管,有效破解了外汇储备对货币操作的干扰。

  建议八:适度增加有效基础货币(国家股权资本)的投放

  在坚持“收短放长”的过程中,适度增加有效基础货币(国家股权资本)的投放,并公开承认中国货币政策“中性略偏宽松”,哪怕只承认“总体中性+结构性略偏宽松”。这样的做法:

  ——将避免“大水漫灌”,未偏离中性稳健诉求。

  ——给股票市场以正向激励,股市的上涨能变成激励中国股权资本扩张的有效工具。

  ——将强化企业股权融资,有效降低企业杠杆,这符合中央结构性去杠杆的要求。加大股权资本才是降低企业资产负债比率重要途径。同时,股权资本是支撑中国经济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动力,也只有股权资本扩张才与中国经济国策相适应,这是股权资本性质所决定的。

  不搞“大水漫灌”并不排斥货币政策的适度或微幅宽松。毕竟,货币政策的紧缩和宽松必须依据中国经济的现实要求,适度宽松是激励内需不可或缺的手段,尤其在外需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有效激励中国经济内需不仅是财政的任务,也应获得货币政策的配合。

  建议九:容忍人民币更加自由地波动

  基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内需拉动紧迫性加大的背景,中国货币政策必须沿着激励内需的方向制定和执行,也就是说需要略偏宽松。但这会不会导致人民币贬值?不会。

  ——人民币币值是否坚挺取决于中国经济基本面和实体经济的健康程度,如果货币和金融政策能够大幅改善中国经济基本面,那它不仅不是人民币贬值的动力,更会从远期力挺人民币升值。

  ——短期人民币汇率变动及其稳健性问题,关键取决于中国对资本跨境流动的有效管理,而并不完全取决于利率的变动,这符合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三元悖论”理论。

  ——人民币汇率波动关键不是升值或贬值,而是以有序、可控为原则。也就是说,只要人民币汇率波动在有序、可控的范围内,升值和贬值是市场的自然选择,无须紧张,更无须不适当地价格干预。

  ——人民币汇率波动还取决于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货币政策操作,单纯依赖中国央行的操作去实现所谓的稳定既不现实,也不科学。

  ——把人民币升值和人民币国际化捆绑是错误的。历史证明,一个国家的货币强度和货币地位,并不取决于货币的贬值或升值,而是一个国家对世界经济、军事、金融等各方面影响力的综合体现,以及一国货币在国际市场交易中是否具备计价和结算地位。

  如果试图以人民币升值换取各国央行对人民币的“投机性持有”,那对中国经济将是灾难性的,因为只要人民币一段时间持续贬值,被“投机性持有”的人民币就可能变成人民币更大幅度、更快速度贬值的抛售力量。

  建议十:财政部门应推动更多储蓄转化为投资

  一方面,聚集更多的股权资本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另一方面,为资本市场培育大量且稳定的机构投资者。再者,强化国民养老待遇,使经济发展和国民养老形成良性循环。基于发达国家的经验,各式各样的养老保险不仅为国民提供了丰厚的养老保障,同时也是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投资力量,也是大型蓝筹公司股权重要的持有者,是资本市场重要的稳定力量。

  以上建议旨在扭转中国金融短期化趋势,建立适应实体经济为本的金融机制,有效激励资本金融、股权资本不断扩张,相对压缩货币市场规模,让扩张的股权资本规模平衡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有效降低资产负债比率,使金融资源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也是防范和化解中国金融风险的重要措施。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钮文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