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以前瞻性预期管理 补齐中国金融监管短板
http://www.CRNTT.com   2018-10-11 08:35:11


  中评社北京10月11日电/金融危机究竟能不能预测?假如爆发新一轮金融危机,有没有足够精准的先行指标去预警?这些难度极高的命题,在真实世界里真的很难给出精准的答案。

  第一财经日报发表发表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文章介绍,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之际,有关对金融危机成因的深度探究陆续见诸报端,包括有关亲历者对雷曼兄弟是否应该被拯救的慨叹依然不时勾起世人对那场危机造成的“达尔文主义”式冲击的痛苦回忆。有着“末日博士”之称的鲁里埃尔•鲁比尼日前撰文,警告下一场金融危机可能会在2020年爆发。而且与10年前不同的是,一旦新的金融危机爆发,政策制定者可用的工具将有限,换句话说,由于财政政策受到高债务杠杆的约束,加上可能的救助计划与民粹主义的冲突,使得政策工具即便祭出也会效力不佳。

  另一方面,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连日来,包括中国金融主要决策者和主流经济学家在内的重量级人士,都以十二分的专注度来审视在愈加不确定的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中,中国如何以更加开放的金融气质与前瞻性预期管理,来提升金融竞争力,以确保经济增长与金融稳定。其中,有关国务院金融委如何建立与金融市场的有效沟通机制,更加广泛地听取金融市场的声音,金融决策如何更好地发挥专家学者的作用,尤其是如何有效稳定市场预期的重要命题,都是摆在中国金融政策制定者与改革者面前的高难度任务。

  正如易纲行长所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总体而言仍以“管道式”开放为主,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不足,便利性有待提高,金融业国际竞争力仍需要加强,金融制度环境与国际接轨程度也有待提升,外资金融机构的营商环境也需进一步改进。而所有这些问题的破解,都离不开金融业的深度开放,尤其是在开放中锻造金融业的整体竞争力。

  文章称,中国金融体系在21世纪面临的重大考验,大体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既有金融体系长期积累的系统性风险对金融防波堤的不断考验;二是未来可能爆发的下一场世界性金融危机对业已深度融入全球体系的中国经济的重大考验;三是人民币高度国际化之后,中国作为全球金融体系重要担保人应尽的全球责任与风险防范能力持续供给之间的矛盾。基于此,明确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相关指标,控制经济金融化的边界,持续整固制造业竞争力,当是构建适应于21世纪全球经济竞争的弹性金融体系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根本。

  只是应当看到,中国尽管在防范系统性经济与金融风险方面拥有较丰富的经验积累和较强的财力工具,但金融危机的重要特点在于其爆发时间的不确定性,传导机制的高度敏感性,以及对经济系统的深度破坏性。因此,即便是拥有全球最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美国,也在金融危机面前表现出预测不精准、恐慌情绪发酵以及修复金融危机的信心不足,等等。而10年前的那场金融危机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随着全球经济金融化程度的加深,金融创新与发展的两面性越发表现得明显。如果一国金融深化过度乃至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信贷扩张来支撑,则在实体经济绩效未能同步提高的情况下,金融危机的爆发将难以避免。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