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时力轰高雄市府包庇官商勾结 点名庆富
http://www.CRNTT.com   2018-10-08 12:04:59


黄国昌质疑庆富化身成兴得利。(中评社 杨腾凯摄)
  中评社台北10月8日电(记者 杨腾凯)时代力量党主席黄国昌8日召开记者会,质疑高雄捷运大寮站水上乐园开发案,背后是去年爆发弊案的庆富公司主导,承包业者兴得利公司代表人李维峰正是卷入庆富案的庆富顾问。他指出,兴得利与庆富台北办公室的地址电话一致,水上乐园开发利益高达几十亿元,高雄市政府应清楚说明。

  时代力量党“立法委员”黄国昌“国会”办公室8日举行“庆富弊案、官商勾结 谁在协助包庇诈欺洗钱犯?”记者会,黄国昌亲自出席主持。

  黄国昌表示,上周五总质询时他揭发了高雄捷运公司在大寮规划的水上乐园,竟是由庆富公司弊案中的庆富公司董事陈伟志及庆富公司顾问李维峰在主导,高雄市政府在周末给了一个推卸责任的回覆,声称兴得利公司和庆富公司是个别独立的公司,兴得利和庆富无关,他对高雄市政府还在公开欺骗感到非常无法置信。

  黄国昌指出,兴得利公司在2017年3月登记设立,完全是新的公司,高雄捷运大寮站旁边的大片土地涉及到几十亿元利益的开发案,为什么会交给一个没有实绩的新成立公司?兴得利背后有何神通或有力人士?高雄市政府应该要说清楚。

  黄国昌说,他认为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兴得利公司地址位于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44号16楼,这也是庆富公司台北办公室的地址,而且兴得利公司和庆富台北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也一样,“兴得利公司和庆富没有关系,这种谎话都说得出口。”

  黄国昌质疑,高雄捷运董事长郝建生曾于5月2日与李维峰见面,谈妥切割计划,用兴得利公司出面来和高捷签约,“如果你们认为庆富公司是正派公司,怎么会心虚要庆富切割,另外找兴得利公司签约。”黄国昌说,明明知道庆富出事了,才事前密谋包庇,这是整件事情最可恶的地方。

  黄国昌表示,这种政商关系良好的犯罪集团,造成全国这么多损失后,竟还可以另外切割包装,搞一个新设公司和高捷签订大寮水上乐园开发案,“明知道还帮忙包庇掩护,怎么腐败到这种程度。”

  黄国昌表示,去年8月9月庆富被搜索后,不少人在帮庆富奔走,说“国舰国造”政府要支持,不能让他倒,已经知道出事了,还要政府丢更多钱给这对奸商父子。

  黄国昌说,去年他在财政委员会公开指控庆富把高雄银行当成自家小金库在搬钱,可能高雄银行政商关系好,如今无人敢追究此事,此案让高雄银行亏了10亿元,全由高雄市民买单。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