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美国要与中国分道扬镳了吗?
http://www.CRNTT.com   2018-09-07 00:09:25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在美国压力面前不能退缩,更不能自废武功。
  中评社╱题:美国要与中国分道扬镳了吗? 作者:李庆四(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当前特朗普对华发动的以贸易战为主的前所未有的全面攻势,是美国即将与中国决裂的迹象。尽管中美不可能简单重复美苏冷战对抗的历史宿命,但全方位较量的格局已若隐若现。正是美国自身问题及其对国际秩序的不满,特别是对中国崛起的担心,改变了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中美如果决裂,将不仅深刻影响自己和双边关系,而且对国际热点产生连带影响。中国对于美国也需要有重新认识,并且摆脱长期以来对美过度依赖的不利局面,对于早晚会来的中美冲突做出预备。

  6月初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与西方七国加拿大峰会无法掩盖的事实是: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代表的是现存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而上海合作组织代表的是国际新秩序的引领者。两大集团的形成难免使人想起冷战时期的美苏霸权对峙。特朗普执政后,一改长期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立场,确立中国为头号敌人,发起全面贸易战,把美中冲突上升到一种新的意识形态高度。

  一、美国是否要与中国决裂?

  去年底以来美国接连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报告》等重量级报告,都把中国定性为“挑战美国权力、影响力和国家利益”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两党及朝野在内政外交领域多有分歧,但在对华强硬上态度却出奇一致。美国的变脸显然不是特朗普个人任性使然,而是美国政界甚至全社会的转向,对华政策已由过去拉打结合的“改变中国”,转向了彻底“扳倒中国”。本质都是让中国变成一个服从服务于美国利益的附庸,否则就与中国分道扬镳。

  首先,要中国重蹈苏联解体覆辙。

  对特朗普外交有影响的是里根和基辛格。里根在美国人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主要是认为他在冷战中打败了苏联。特朗普以里根为榜样,崇尚以实力求和平。基辛格建议特朗普,像里根对付苏联那样对付中国,企图让中国成为苏联第二,并成为比较广泛的美国共识。美国国防部负责研究和工程的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Michael Griffin)危言耸听地说,美国应制定一个统一的政策,像对抗苏联一样对抗中国!美俄首脑会晤第二天,基辛格说:如果西方国家脱离美国领导,不再依赖美国,分裂的大西洋将把欧洲变成“欧亚大陆的附属物”,然后这些国家将会受恢复了历史地位、成为“全人类主要顾问”的中国“摆布”①。这赤裸裸的对华新冷战,美国情报界却反咬中国一口②。

  不管特朗普同以前的美国总统有何不同,他骨子里都是一个冷战零和思维集大成者。但鉴于中美相互核力量的制约,爆发全面军事对撞的几率并不高;两个核大国不易发生热战,但冷战无法避免。尽管特朗普不看重意识形态,他背后的冷战派却特别关心中国政治体制③。 特朗普政府商人团队主导中美贸易战,军人团队则要把中美关系引向冷战。特朗普连哄带骗地推动美欧日等编造零关税的神话,企图架空WTO变相孤立中国,以最终把贸易战演变为中西两种文明和价值观的对决。

  其次,以贸易战打断中国的发展。

  长期以来,美国以人权民主等动摇和推翻执政的中共,现在特朗普通过经济手段抽掉中共的执政基础。自特朗普认定中国为首要竞争对手以来,就紧锣密鼓地对华发起了贸易战,并拖累中美关系诸多方面,经贸关系因此不再具备双边关系压舱石功能。特朗普要对中国打贸易战,但希望以中方不还手的方式控制贸易战规模,达到他违反国际贸易准则从中国“乾净利索抢劫一把”的目的,以此向选民证明他的“强硬路线”是对的。总之,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和威胁是一项国家战略,贸易摩擦、争端、冲突和战争将是长期的,绝非一两个回合能解决,甚至是生死存亡的较量,而贸易战之后还有技术战和金融战。

  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绝非中美“经济脱钩”那样简单,美国想要的是让中国彻底与世界市场至少是西方发达国家脱钩,复制俄罗斯受制裁、被孤立、经济持续下滑的命运!是要模仿对日经济战的“广场协定”,迫使中国签订城下之盟。最终力图运用其硬、软实力的“有限推回战略”,把中国推回到改革开放之前,以扼杀中国发展及经济活力。然而,鉴于中美经济关系不同于当年美苏经济相互隔绝,而是深度融合的共生关系,无论纯粹的军备竞赛还是经济竞争,都难以达到拖垮中国而又保存美国自身的目的。这就决定了中美贸易战的持久性和反复性,及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危害程度。

  最后,全面阻止中国的崛起。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中国怀的“璧”就是掌握了打破西方经济、科技垄断的方法。美国在意中国的就是国际分工易位进军高科技产业,而只能做美国高科技加工厂,反对中国制造2025。如果中国掌握了晶片技术,而美国却不具有与中国的制造业竞争的实力,那么中国将掌握电子信息产业全产业链,美国显然无法承受。特朗普把经济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加紧对中国理工科学生签证申请和时间限制,对参加中国千人计画等项目的美籍华人也加紧了限制。7月4日,36名国会议员提出终止华为与美国名校的技术合作。④ 

  从特朗普到莱特希泽再到纳瓦罗和博尔顿,从贸易战到中兴事件再到台湾和南海冲突可知,美国遏制中国成为地缘战略全球力量的野心昭然若揭,为此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死磕到底,阻止中国崛起。美国还发起舆论攻击,把中国形容为“新帝国主义列强”、“全球经济侵略者”,是“欺骗者”和“小偷”及“规则的破坏者”。美国防部长马蒂斯说中国在全球恢复“朝贡体系”;⑤国务卿蓬佩奥妄称中国的开放和全球化就是个“笑话”。中美舆论战的战场已推进到中国腹地,一遇与美国有关的话题就会撕裂,造谣中伤、挑拨离间司空见惯,挑拨中国人内斗,更离间与邻国关系。

  二、美国为何要与中国决裂

  中美分别作为崛起和守成的大国发生冲突和对峙,既是现实国家利益使然,又是历史惯性作祟,实质是美国不愿放弃霸权红利。究其原因如下:

  一是美国自身面临的挑战。

  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已超过21万亿美元。有测算指,美国国债导致每一秒钟就多出1.7万美元的负债。居高不下的股市和国债让美国面临巨大压力,急需国际资本接盘。由于美国从来没打算还债,只是靠卖新债还旧债或旧债的利息,更增加了债务规模。但美国不是没有钱,不是没条件从内部解决问题,而是不想或者不敢触动华尔街和军工集团的利益。美国巨额债务部分源于贸易逆差,常规贸易手段已无法帮助它获取贸易平衡,于是特朗普集中火力对华发动了贸易战。贸易战可以转移国内矛盾。美国以塑造中国为敌动员国内支持,就不能让中国有空子可钻。

  特朗普退群是因为美国亲手打造的战后国际秩序和制度已无法满足自己的利益要求,反而为新兴经济体发展提供了空间。美国在自己制定的规则下竞争被中国追赶得急火攻心。既然现行体系对中国有利,那美国就必须反对。美国西方主导的国际机制本来是实现自身利益的工具,一旦失去功能,就失去了存在价值。特朗普要的是固本培元、资本回流、贸易顺差、科技领先和工业化再造!是既当老大又不当“冤大头”的美国霸权利益!为此要抛弃建制派精英构筑的虚幻的“普世”霸权,无论是WTO还是联合国,必要时都可架空或抛弃。

  二是认为美国误判了中国。

  过去30多年美国积极鼓励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希望藉助经济融合促使中国在战略上朝西方靠拢。坎贝尔和莱特纳的《中国清算》回顾了中美建交前后到近来对华政策“画风突变”近四十年的美国对华政策,认为美国允许中国进入西方国际体系的初衷,是让中国向美国希望的方向发展:经济上开放,政治上民主化。因为经济开放将促进中国经济市场化与政治开放,最终走上西方国家道路,⑥令人想起美国当年推动苏联解体和俄罗斯转向时的一幕。

  但这只是美国的一厢情愿,中国的变化使美方感受到过高估计了引导中国战略走向的能力。中美商贸关系虽然在1986-2016年间涨了30倍,人员往来也更为频繁,但期望中的“和平演变”没有出现,所以认为对华政策不成功。同时发现,中国近年来的战略发展走向与其期待相反,不仅脱离了美国设计好的轨道,而且中国自己的道路走得越来越成功、越来越自信,是对美国的战略欺骗,⑦并要争夺未来世界主导权。奥巴马时期美国就开始对中国全面打压与围堵,特朗普的目标则更加明确,在已离职的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现任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的多次公开讲话中都有体现。

  三是认为中国构成最大挑战。

  在美国政治经济精英和幕后财团看来,中国已是全球范围内真正危及美国霸权存续、国家获利模式及其全球掠夺财富资源运行机制等根本性国家利益的主要矛盾方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特朗普选举期间就炫耀所读的有关中国的书,表明他内心深处对中国的重视,他明确中国为头号竞争对手和安全威胁完全是长期思索的产物:既非他一个人的偏好,也非中国暴露目标招惹了美国,而是两国结构性矛盾,即中国崛起让美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上的霸主地位受挫,对美国构成了挑战。

  过去美国挑起贸易摩擦主要是在接触过程中敲打中国,特朗普的贸易战则体现了以贸易为工具系统遏制中国的思路。中国一直避免正面冲突,这次被美国逼到墙角,决非像有人臆想的那样回到韬光养晦就能避免的。未受到中国挑战前,美国希望中国融入自己主导的国际秩序,斗争被合作掩盖;感受到威胁时,遏制就成为重点。既然朝鲜和伊朗都威胁得了美国,中国当然威胁得了。对美国而言的威胁既非能力,也非意愿,而是想像就够了,因为美国需要敌人来凝聚社会向心力。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