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社评:否认侵略历史的跳梁伎俩
http://www.CRNTT.com   2018-08-19 00:00:44


日本极右势力持续已久的对人类良知和国际正义的公然挑战。
  中评社北京8月19日电(评论员 陈鸿斌)8月15日,又有50多名日本朝野两党的国会议员以及首相助理等高官前往靖国神社拜鬼,这已成为每年这一天日本政坛的“规定动作”,这是日本极右势力持续已久的对人类良知和国际正义的公然挑战。

  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期间和对朝鲜半岛实施殖民统治期间,犯下了大量反人类罪行,中国和韩国等国家为了不让历史悲剧重演,通过各种方式教育本国人民铭记历史,珍爱和平,这本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事。但此举却使日本右翼势力感到如骨在喉,如芒在背,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它们对此发动了猖狂的攻击,日本的一些历史学者将此视为“历史战。”

  1995年8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这一重要历史节点,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讲话,承认了侵略和殖民统治,并就此表示道歉。这是战后历届日本政府的唯一一次,因为村山富市是当时的社会党领导人,该党一贯坚持反战与和平主义路线。这一姿态使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如坐针毡,必欲去之而后快。

  1996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又发表了专题报告,该报告是由斯里兰卡法学家库玛拉斯瓦米根据其在朝鲜、韩国和日本对二战期间日军强征慰安妇问题所做的调查而发表的,因此又称为“库玛拉斯瓦米报告”。该报告要求日本政府对此做出道歉和赔偿。1997年12月,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根据其大量缜密的调查,推出了《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南京大屠杀》一书,在全世界引发广泛关注,此书还被拍成电影,这些正义举动在整个国际社会形成了对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同仇敌忾。

  日本右翼势力对此恼羞成怒。在他们看来,库玛拉斯瓦米报告的发表,使得追究日本的战争责任问题超越了中国和韩国,在整个国际社会形成了遥相呼应的态势,使他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们认为在这一问题上,美国和中国以及韩国形成了“诋毁日本形象”的统一战线,因此必须予以强力反击。

  虽然1995年8月村山首相承认了侵略和殖民统治,但在右翼势力的强硬抵制下,日本国会未能通过一项反省侵略战争的声明,自民党反而污蔑“慰安妇不过是为了赚钱的妓女”,105名国会议员还组成了“历史研讨委员会”,网罗一些右翼文人参加,举办批判所谓“自虐史观”的研讨会,并出版了《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一书,断然否认侵略罪行。此后,右翼文人进一步加强联系,建立了“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各种否认侵略的历史教科书,毒害日本青少年,对日本国内外追究侵略战争责任的动向开展全面的反攻倒算。

  该编撰会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都有分会,拥有1万多名会员,能量巨大,其成员几乎包罗了日本所有的右翼学者,其中不乏战后出生的少壮派右翼学者。在编撰会及其支持者的言论中,各种赞美战争和国粹主义、蔑视妇女和歪曲历史的奇谈怪论比比皆是。

  编撰会的右倾观点得到了政界的鼎立支持,自民党全力推广编撰会编写的教科书。2004年1月29日,自民党议员再次组织了歪曲历史的“考虑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之会”,全力推动编撰会的教科书在全国获得采用。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三曾向全国地方议会的自民党议员发出通知,要求支持编撰会推出的历史教科书。自民党还在2015年春季,无视各受害国的抗议,表明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的方针。诸如安倍晋三这样的自民党大佬大多是侵略战争当事人的后代,他们理所当然地强烈支持参拜靖国神社,支持将侵略战争正当化的编撰会。

  除了政界以外,日本媒体中在这场闹剧中表现最“抢眼”的就是《产经新闻》及其由该报出版发行的《正论》月刊。早在2011年11月,《产经新闻》前驻首尔记者黑田胜弘就在《历史通》月刊上发表文章,指责中国和韩国在发动一场“历史战”,以此来抹黑日本,因此日本必须奋起应战,为自己“恢复名誉”,以正视听。

  2011年,韩国率先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设立了慰安妇少女雕像,此后美国洛杉矶等地也同样设立了这样的雕像,这使日本右翼势力更加坐卧不宁,因此从2013年以来,日本右翼势力在这一问题上显得更加气急败坏,连连出手。京都大学著名右翼教授中西辉政在当年第2期和第4期的《正论》上接连发表文章《“历史战”也是安全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中国的“历史战”和军事霸权是一回事》,强调“战后体制”使日本人丧失了“国家观”,因此大和民族必须保持历史的连续性。只有这样才能击退中国和韩国在历史问题上对日本的攻击,使日本在国际社会拥有与其国力相应的地位。就在这两篇文章之间,《历史通》月刊在2013年3月出了专辑“历史战的时代”,而《正论》又在5月推出专辑“打赢历史战”。在这一系列疯狂炒作的推动下,当年年底安倍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从而赢得了日本右翼势力的一片叫好,此举使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急转直下。

  日本右翼势力显然不会浅尝辄止,他们在尝到甜头后便一发而不可收。进入2014年后,右翼势力在这一问题上显得更加有恃无恐。2014年第4期《正论》又是关于“历史战”的专辑:“迎头痛击中韩发动的‘历史战’,”中西辉政撰写了卷首语,此后4期居然都是“历史战”专辑,可见该刊为此使出了浑身解数。

  与此同时,《产经新闻》也与该刊配合默契,从当年4月1日开始连续17天发表连载文章“历史战”,此后在第三季度又发表10篇相关文章,第四季再发表13篇文章。同一年该报发表的相关消息45条,专栏文章29篇,合计114篇之多,几乎每3天就有一篇这样的文章炮制出笼。

  2015年是一个特殊年份:二战结束70周年!尤其是针对当年下半年中国为“南京大屠杀”档案和“慰安妇”档案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一事,《产经新闻》等右翼势力更是歇斯底里,并为此再度在“历史战”上发力。这一年在该报发表的社论中,涉及“历史战”的多达11篇,其中年初的1月和最为关键的8月分别有3篇。对安倍在“8•15”前夕发表的对侵略责任问题态度暧昧的谈话,该报予以高度认可,强调就是不能“没完没了地道歉!”《正论》甚至称赞此举将推动日本“走向复兴”。不仅在历史认识相关问题上,甚至对中国和韩国的外交,《产经新闻》也从这一角度予以解读,当年涉及“历史战”的消息和述评等更多达190篇之多,平均每两天一篇。直到2016年这一势头才有所减弱。此外,右翼刊物《Voice》和《Will》以及《历史通》也多次推出专辑,发表了大量这类文章。与此同时,产经新闻出版社还推出多部相关书籍,进一步为此造势。

  而全力组织战场“历史战”的《产经新闻》副总编辑有元隆志和编委阿比留瑠比都与安倍关系非同一般。

  如上所述,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是日本右翼势力在国内大行其道之时。继1996年底成立了“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后,“日本会议”也在1997年应运而生,而日本政坛的动向与此惊人地一致。发轫于岸信介的“清和政策研究会”在2000年成为自民党的主流派,随后时任首相森喜朗就公然表示“日本是神的国家”,而小泉纯一郎也连续参拜靖国神社。主流派如今的当家人就是安倍晋三,而其意识形态就是所谓的“历史战”。直至在今年5月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后发表的联合宣言中,日方仍不同意写上“正视历史”这一表述,最后的表述是“我们重申三国之间有着过去的历史和长远的未来”。过去是怎样的历史?如此模棱两可也太“日本式”了!由此可见即便中日双边关系有所改善,在这一关键问题上日方的态度并无任何变化。

  日本右翼势力如此逆历史潮流而动,根本无法实现其目的,只是给国际社会徒留笑柄而已。


    相关专题: 中评社社评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