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朴晶载:西海和平海域事关中朝韩三国
http://www.CRNTT.com   2018-07-25 00:33:18


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高级研究员朴晶载。(中评社 郭至君摄)
  中评社北京7月25日电(中评社报道组)由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中评智库基金会、中国评论通讯社共同主办的中评智库思想者论坛于10日上午在中评社北京总部举行。此次论坛的主题为“半岛与两岸和平统一前景”,6位韩方专家和4位中方专家就此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合作中心高级研究员朴晶载研判了对中朝韩三国都有影响的西海和平海域的构建问题。他谈道,4月27日,朝韩两国首脑在朝韩共同警备区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历史性会晤,幷为朝鲜半岛的安定与和平联合发表了《板门店宣言》,这次两国首脑会晤,有望成为认识幷提前准备“西海和平海域构建“当前课题的契机。朴晶载幷指出,西海和平海域问题虽是朝韩之间的问题,但此事也会对中国在西海海域上的渔船作业产生巨大影响。

  朴晶载回顾说,朝韩战争结束双方达成休战协议后,围绕着西海的北方分界线,朝韩双方不断发生海岸警备队对峙、渔船摩擦等事件。特别是近几年发生的军事冲突,如第一次延坪海战(1999.6.15.)、第二次延坪海战(2002.6.29.)、大青岛海战(2009.11.10.)、天安舰被袭事件(2010.3.26)和延坪岛炮击事件(2010.11.23.)等;另一边,随着中国渔船在西海朝鲜分界线上的非法捕捞活动,导致从朝韩之间的矛盾升级成中朝韩三国之间的矛盾。因此,他指出,《板门店宣言》宣布在朝韩之间频发军事性冲突区域构建和平海域,是为朝鲜半岛带来安定与稳定的最有效结果。

  据朴晶载所言,西海和平海域最早出现于2006年6月召开的第一次朝韩首脑会谈(韩国总统金大中-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结果—《6‧15共同宣言》中,它比2007年10月召开的第二次朝韩首脑会谈(韩国总统卢武铉-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时,联合发表的《10‧4宣言》内容更加具体;幷且,2018年4月27日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谈(韩国总统文在寅-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板门店宣言》中,正式就构建西海和平海域进行了讨论;随后,5月26日在朝方统一阁举行了第四次朝韩首脑会谈;6月14日,时隔11年重新开启了第八次朝韩长官级会谈。“只可惜,在此次会谈中没有讨论构建和平海域的事项。”他幷指出,西海北方分界线是1953年8月30日为减少朝鲜半岛海域朝韩双方发生突发性武力冲突的可能性,依据国际社会通用的以领海为基准距离3海里的原则,将西海5个岛屿(白翎岛·大青岛·小青岛·延坪岛·牛岛)与朝鲜黄海道区域的中间线为基准,设为“北方分界线(NLL:Northern Limit Line)”。此后,北方分界线成为朝韩双方的实际海上分界线。
<nextpage>
  朴晶载介绍说,朝鲜在1973年10月份开始,朝鲜声称西海5个岛屿周边海域都是其领海,由此频繁与韩国船只发生冲撞事故。朝鲜在1999年6月引发延坪海战后,9月宣布“朝鲜西海海上军事分界线”,2000年3月又发表“西海5个岛屿通航秩序”等一系列不承认北方分界线的举动,引发武力冲突。

  他指出,对于北方分界线问题,根据朝韩国防部长官会谈(2007.11),为实现《10‧4宣言》而召开的12月第7次朝韩将军级军事会谈中,韩方主张以北方分界线(NLL)为基准,尽可能设定与其相同面积的共同捕捞海域,但与此相反的是,朝方则坚持自1999年以来单方面宣布的海上分界线说法,要求在北方分界线以南地区构建和平海域而导致会谈决裂。

  此外,朴晶载还谈到,西海北方分界线近海的中国渔船非法打捞活动在2017年开始急剧减少。2014年5月中国非法捕捞的渔船平均每天由284艘到2015年345艘,2016年的285艘骤减到2017年的61艘,2018年更是减少到53艘。“虽然韩国方面表示,这是其打击非法捕捞行动的成效,但我认为是中国政府在山东省北方的最大渔港—右岛港对禁渔期进行了严格管控才有了此效果。禁渔期从5月开始到8月,但最近又延长到了9月中旬,”朴晶载说。

  最后,朴晶载提出三个课题:第一,朝鲜应承认北方分界线(NLL);针对北方分界线,1992年的《朝韩基本协议书》中,双方曾协议称朝方与韩方的不可侵犯分界线为“军事分界线以及截至目前双方所管辖的区域”。《板门店宣言》与基本协议书的区分在于,直接使用了“西海北方分界线”这一叙述,但幷非由此就能判断朝方承认了北方分界线。

  第二,如果根据北方分界线设置和平海域或者共同捕捞海域时,朝韩双方应以享受同等优惠和共同负担为原则;根据上述原则,应以北方分界线为基准进行“等距‧等面积”的和平海域或者共同捕捞海域构建。构建和平海域或者共同捕捞海域的前提条件是维持目前的北方分界线和以“等距‧等面积”原则。幷且,根据朝韩双方协议,一旦构成和平海域或者共同捕捞海域,不应该由军队进行管理,而是海警或者是其他政府组织进行监督和管理。

  第三,应强化对中国非法渔船近海捕捞活动的出入管制。如果构建了和平海域,那么北方分界线近海上中国渔船就无法自由出入。最近中国政府实施了有效的“休渔政策”,导致中国非法作业渔船数量骤减。中国政府大幅扩大“禁渔期”时限,幷加大对非法作业渔船的处罚力度,可以杜绝北方分界线上的中国非法渔船进行作业。

  朴晶载表示,由于4月份的《板门店宣言》历史性事件,朝鲜半岛的安保环境正发生急剧变化。但为了构建朝鲜半岛的安定与和平机制,需要制定阶段性准备方向。“和平海域的构建虽有北方分界线这一难题,但只要朝韩双方携手准备,就可以构建起安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朴晶载说。 

  (中评社报道组:海涵 郭至君 徐梦溪)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