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田飞龙:新时代一国两制怎么“变”?
http://www.CRNTT.com   2018-07-02 00:22:19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外交学院沙河校区主讲“新时代的一国两制与香港管治”。(中评社 李娜摄)
  中评社北京7月2日电(记者 李娜)2018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21周年的日子。新时代“一国两制”怎么向前发展?“一国两制”到底该不该变?香港民主与法治又该何去何从?香港未来如何把握好大湾区的发展机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日前在第五期一国两制精英沙龙上担任主讲人,其就“新时代的一国两制与香港管治”等一系列议题做出解读。

  一国两制精英沙龙·第5期由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台湾法研究中心、南开大学法学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主办。国务院港澳办港澳研究所副所长何德龙、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朱松岭、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兵、北航北京校友会副会长程泊霖与会担任点评嘉宾,本期沙龙由外交学院外交学系副教授杨辉主持。

  “一国两制”怎么“变”?

  发言伊始,田飞龙谈到“一国两制”的年限问题,中央政府承诺50年不变。到底“一国两制”该不该变?田飞龙认为“一国两制”探求的并不在于刚性的变与不变,关键在于该如何变,怎么变。

  田飞龙认为要用辩证法的视角去看待“一国两制”的变与不变,自然要主动寻求改变,让香港同胞自觉地参与,寻找成长的机会。这种变化不仅不违反五十年不变的根本要义,而且符合“一国两制”的初衷。田飞龙强调“一国两制”的初衷绝对不是完全固化的不变,而是一种深层的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国家理性, 即国家对香港的非常规授权、高度自治的授权是要换取香港对国家的持续贡献。这个持续贡献不是一劳永逸的,而是动态的。

  “因此在未来30年要问的问题,香港人得享有、配享有‘一国两制’的实质性理由何在,香港人对国家新的贡献在哪里,如果毫无贡献,国家维持五十年不变的意义在哪?”田飞龙说。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