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吃素还是不吃素 这是个问题
http://www.CRNTT.com   2018-06-29 13:23:44


奥斯陆素食节上的非洲素食摊位作者供图
  昨天,我以有限的烹饪水平在家接待了一位挪威的朋友。他是个素食者。这既不是因为他有特殊的宗教信仰,也不是为了养生。他不是反对吃肉,他反对的是密集式养殖和工业化肉类生产。当然,顺带也有环保的因素,毕竟牛群是全球暖化气体排放量大户。

  欧洲最近几年特别流行吃素,背后的原因各种各样,但我觉得,它更多的成为了一种阶级象征。当一个欧洲人轻描淡写地说出“我都不怎么吃肉”这句话时,莫名地散发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洋洋得意。为了了解一下他们的素食主义,我跑去参加了一个奥斯陆当地的素食节活动。

  素食节开在河畔小公园里,艶阳下,不大的小公园里挂满了“有机”、“素食”、“拒绝残忍”的招牌。口号都特别俏皮,一个卖豆腐乾的在宣传单上写着“素食发展到今天,它已经不再跟这张纸一个味道了。”我抱着猎奇的心态来了一份,结果发现这哪是什么跨时代新口味产品,这跟梁武帝时代就出现在江苏常州、目前在广东地区也颇为流行的“素鸡”,根本别无二致。

  虽然豆腐乾做得没我们的炉火纯青,但在素食奶制品的研发道路上,欧洲人算是遥遥领先。在“哦,没有牛哦”(Wow No Cow!)的口号下,当地一家生产燕麦的食品公司研发出了燕麦奶和燕麦冰激凌。众所周知,东亚是全球乳糖耐受不良人口最大的地区,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本人就是其中一员。虽然这间挪威公司的初衷在于解放奶牛,但它的产品也解放了乳糖不耐受的我。竟然能在没有使用任何奶制品的前提下做出如此香浓稠滑又有绵密感的冰激凌,让我自甘加入“后牛奶时代”(Post Milk Generation)的队列,顺便关心了一下奶牛的福祉。

  康乐在《佛教与素食》中澄清佛教鼻祖释迦牟尼并没有说过不能吃肉,他只是强调不能吃“为了你而杀的动物”,因为杀生是罪过。这主要是由于古代和尚上街化缘,惯于吃剩饭,施主给什么吃什么,施主若是给了肉,小和尚还敢挑三拣四不成?后来佛教分家,大乘佛教才新加了不吃肉的规矩。近代营养学,也没有让现代人放弃吃肉的权利,但确实主张少吃。美国饮食专栏作家迈克尔.波伦在他最有名的那本《为食物辩护》中就主张大家“要吃家里做的饭,多吃菜,少吃肉。”

  从大数据来看,发展中国家的肉消耗量仍处于上升阶段,但很多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肉类消耗量已经停滞,甚至开始减少。一方面是出于对健康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对气候变化的忧虑。BBC最近的一期纪录片叫《肉的真相》,其中列出了不同类别牲畜养殖对气候变化、环境污染及消耗土地方面造成的负面影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也不需要完全戒掉肉类,但为了天更蓝水更绿,明天大家都能有饭吃,我们最好每人每天不要摄取超过一盎司的肉类,并且多吃鸡肉,少吃牛肉。

  美欧这两年流行吃素,一来是当年快餐发展培育出来的肥胖一代有关,二来也跟他们爱地球爱动物的人文主义情怀有关。在麦当劳的金色大M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人,听肥胖二字即色变,如今流行吃素也是一种姿态,在他们看来,说“我很少吃肉”,基本等同于“我拒绝懒惰和速食”。与其说是饮食选择,不如说是在向生活表态。

  挪威的素食节里除了食品摊位,也有保护动物协会的摊位,他们自带AR设备,让参观者体会密集式养殖的不人道。宣扬吃素,重点不在降压减脂上,更多的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教育。素食节上,不乏明显超重的胖子,穿着麻布裤选购“cruelty free”(拒用动物测试)的生活用品。

  香港,作为一个美食之都,虽然肉价高居全球第三贵,但叉烧牛腩葱油鸡,一样都不少。它也是全球人均肉消耗量最高的城市。是不是很惊讶?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肉是变成了汤渣的。但二○一七年的报道仍指,半数港人超重,呼吁港人重视高胆固醇问题。无论是为了自身健康、为了地球的可持续发展、还是为了培养尊重动物权益的高尚人格,适度都是关键。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人,我从不主张全素人生,但为了三十年后还能在蓝天白云下吃五花腩,我愿意有所节制,细水长流。(来源:大公网)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