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汪毅夫:签诗是诗吗?
http://www.CRNTT.com   2018-06-28 00:29:16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来源:网络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6月28日电(作者 汪毅夫)读了我写的《京师门外关庙签》,有台湾青年朋友提问:签诗是诗吗?这个问题要打两个问号,一是“什么是诗呢”,另一个才是“签诗是诗吗”。千百个读者、千百首签诗,诗的标准各不一样、签诗的写作水平也不一样。所以我的回答是,在我看来、照我的标准看来,签诗大多是诗。同青词一样,签诗也是文学史研究不当忽略的部分。                            

  我曾从福建民间信仰之宫庙抄录、收集签诗数百首。从文学角度看,部分签诗显系出于文人之手,有的并且标明文人的著作权和署名权,如南平樟湖上塘庵的“顺天圣母灵签”和“上塘坊拓主游公尊王灵签”分别标明“明万历八年上庠生陈宗尧敬题”和“明万历庚戌仲秋本里庠生陈宗尧敬题”。更多的签诗并不出于文人之手,如“本大利益小,利小要见富。耕种好收成,求财要守份”(武平湘洋天门山寺灵签第12签),明白如话,却也是文学上一种可喜的风格。         

  我以为,如果将签诗同签卜分离开来,有的签诗是可以博得满堂喝彩的。民间相传,明代万历年间,吏部尚书裴应章的小舅子老伍从福建清流县到了南京。临行前在清流渔沧庙抽得签诗“清明过雨霎时间,人事尽时天理闲。莫道江南风景好,不如归去看家山”。在南京城,裴应章的部属同僚欢宴老伍。酒酣耳热之际不免吟诗唱和,老伍粗通文墨但不会作诗。急智中提笔写出渔沧庙签诗,博得满堂喝彩。  

  2018年6月26日记于北京

  (作者汪毅夫系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