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汪毅夫:京师门前关庙签
http://www.CRNTT.com   2018-06-27 00:23:12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来源:网络资料图)
  中评社北京6月27日电(作者 汪毅夫)台湾著名学者黄美娥教授《一种新史料的发现》(载《竹堑文献》第4期,1997年10月)报告,台湾进士郑用钖在其《感悟》诗后,附文《正阳门关圣帝签诗》记签诗与其一生的关系。清道光三年(1823),郑用钖参加癸未科会试后,随友人到京师正阳门关帝庙“叩求签诗,以卜功名上进可否”。他抽到的是“五十功名志已灰,哪知富贵逼人来。更行好事存方寸,寿此冈陵位鼎台”。郑用钖说:“时闱试尚未揭晓,得此签诗首句有五十功名之语,不胜怅然自失”。可是,“迨揭榜竟邀获隽,遂藉富贵逼人句,附会灵说指为此科之应。但于‘五十’句究竟未有着落”。后来,郑用钖年届五十“以养亲为急”,告老还乡。在乡抗击英夷(即在鸦片战争时期亲率家丁追捕侵犯台湾的英军),两次获朝廷奖赏;年届七十,运米赴津救灾,“得邀议叙二品封典”。郑用钖感叹道:“抚今思昔,证诸(关圣)帝君所求,一一颇相吻合”,“京师正阳门关圣帝签诗灵验,著于天下下”。         

  签诗(包括京师乃至各地的关庙签)的灵验虽无其必然性,而确实有其偶然性。签诗灵验的传说同签诗预设的多种可能性有关。我举“京师门前关庙签”的另一首签诗(“君今庚甲未亨通,且向江头作钓翁。玉兔重生应发迹,万人头上逞英雄”)来说明。          

  清人金植《不下带编》讲了宁波的两个故事。一是状元史立斋在杭州参加清顺治甲午科(1654)乡试后,于万安桥边关帝庙抽得此签,“心怏快,谓一第今无份耳”,不料甲午科榜发中举,明年乙未(1655)则大魁天下,应了“甲、未亨通”之语;另一是翰林裘玉琏参加顺天府康熙甲午科(1714)乡试后,在京师正阳门外关帝庙求得此签,榜发中举;明年乙未(1715)参加会试,中为三甲第一名进士并钦点翰林。此亦应了“甲、未亨通”;而位其名之后者(即三甲第二名)名江济,则应了“江头”一语。

  近人徐珂《清稗类钞》记:状元毕沅于乾隆庚辰(1670)会试前在京师正阳门关帝庙求得此签,颇不悦,然竟以第一人及第,盖“君今庚甲”四字,已示先机(庚辰科之甲)也。                                   

  实际上,签卜科举之事不外“中”与“不中”两种结果,“末亨通”可以有“尚未亨通”和“不亨通”两种解释,可以应对“中”与“不中”两种结果;至于“中”的时间,可以是“今”年、“庚”年、“甲”年、“末”年和“免”年即“卯”年,也可以在月、日上做文章,如“闰八月”应“玉免重生”等;“庚甲”即庚辰科第一名是一种解释,“甲未亨通”即“亨通在甲、未”是另一种解释,“君今庚甲未亨通”即“一第今无份耳”是又一种解释。无论何种情况,签诗大扺可以应对。签卜近于文字游戏,迷于文字游戏而信之应该可以简言为迷信也。                  

            2018年6月25日记于北京

  (作者汪毅夫系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