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中评专译:太空——战争的新前沿
http://www.CRNTT.com   2018-05-06 00:16:16


 
  “威胁是相当严重的,”奥巴马政府的副国防部长罗伯特•O•沃克说。他指出,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展示了用镭射干扰空间通信、盲目光学感应器、发射直接上升的反卫星武器和操作共轨反卫星武器的能力。沃克表明,当五角大楼在2013年6月首次向奥巴马总统描述空间威胁时,官员们就已经警告他,太空军备竞赛“早就开始了”。

  “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在太空的竞争优势稳步下降,”领导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前副国防部长约翰•哈姆尔说。他说:“我们的对手的活动规模和势头真的给我们带来了警示。”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美国需要更好地保护其空间资产,但有一个关于谁应该对该任务负责的政治争论。空军,毫不奇怪,坚持认为它应该起带头作用。戈德费因在座谈会上说,空军现在负责90%的军事空间活动,它将为未来的太空作战带来“同样的激情和归属感”。

  但国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怀疑论者辩称,美国需要一个新的“空间力量”来监督新兴的战斗领域。众议院去年提出,这一空间部分应该是准独立的空军,就像海军陆战队独立于海军那样;但参议院不同意。特朗普总统起初似乎倾向于独立的太空力量,但官员们表示,政府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哈姆尔辩称,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空军失去了对国会的信任,因为人们担心从对手那里意识到被威胁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并且“也不愿意牺牲其他项目来弥补空间项目的短板”。但沃克认为,由于官僚机构的混乱和拖延,建立新的机构是不太可能的。

  空军对保持首要地位的最佳理由是,它已经为建立能够迅速增强美国力量的系统做好了准备,愿意承担风险,甚至容忍失败。威尔逊告诉我,在她的办公室里,她展示了美国第一个间谍卫星“日冕”计划的一些文物,提醒自己和空军同事,“好的失败”是必不可少的。在最终成功之前,日冕连续失败了12次。

  “我们在一个没有石头的世界里建造了精致的玻璃房子,”威尔逊在研讨会上说。但是,没有争议的空间的旧时代似乎已经结束了。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