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美台逾矩互动将两岸关系推向“临界点”
http://www.CRNTT.com   2018-06-05 00:21:59


中国的每一寸领土都绝对不能也绝对不可能分割出去!
  中评社╱题:美台逾矩互动将两岸关系推向“临界点” 作者:肖杨(上海),上海市台湾研究所两岸关系研究室主任

  从特朗普签署《国防授权法案》,再到美国参众两院全体通过、并经特朗普签署的《与台湾交往法》,种种举动都显示美国有意提升与台湾地区的关系。美国因素一直是影响两岸关系发展的最重要外因,如今特朗普政府欲藉“台湾牌”不断试探大陆底线,甚至涉及核心的“一个中国政策”问题,给两岸关系乃至台海稳定带来阴霾。而台湾当局的误判与加紧台独的举动,更使两岸关系步入危机的边缘,两岸关系正迈向“临界点”。

  一、利益驱动让台美在提升双方关系上一拍即合

  原先提升美台关系只是民进党当局“剃头挑子一头热”,但是大陆的崛起让美国和台湾地区的领导阶层都陷入深深的危机感。特别是伴随美国国内掀起对华政策的大讨论,台美关系在美国的刻意操作下似乎进入了蜜月期。

  (一)民进党当局力推“联美抗陆”政策

  民进党在野时曾把台湾地区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马英九当局所谓的“亲中卖台”。执政以后,两岸政策上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处处为两岸交流交往设置障碍,导致两岸官方往来全面中断,陆客、陆资、陆生赴台持续下降,赴台交流越来越冷。为了弥补两岸政策短板,民进党当局不断地画饼充饥却使得岛内政策乱流不断,低薪成为普遍化现象,蔡英文的执政满意度更屡创新低。另一方面,大陆绕开民进党当局,不断出台惠及台湾普通民众的相关举措,吸引台湾民众赴大陆发展,使得赴大陆求学、工作的意愿在台湾民众特别是年轻世代中持续升温。台湾《远见》杂志民调显示“赞成台湾独立”的比例创调查以来10年新低,而“赞成与大陆统一”的比例则攀上10年新高。(1)

  面对“被统一”的可能性,蔡英文不得不将政策主轴瞄准美国,加大了对美游说和金钱攻势,力推“联美抗陆”政策。民进党不仅长期与美国相关游说公司保持合作关系,更推动成立“全球台湾研究所”(Golbal Taiwan Institute),针对华府展开公开游说活动。另一方面民进党当局还利用传统的“亲台派”议员如“台湾连线”等做美国参众两院的工作,宣扬所谓的“美国亏欠台湾论”——美国在奥巴马执政的8年中对大陆“太好”,对台湾有所“亏欠”,此时应该同情蔡英文、支持民进党。

  同时,为了寻求美国的庇护,蔡英文还试图以强化对美武器采购为“敲门砖”谋求加入美国的区域联盟。2016年10月蔡英文在“过境”夏威夷时表示:“多年来我们删减多项的预算,但今年第一步就是宣布大幅增加国防支出,未来每年也会再依必要采购品项的需求,持续增加国防支出”,(2)“台美关系显然处于前所未有的友好状态,也欢迎美国对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承诺”。(3)12月11日蔡英文在会见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时再度表示:“台湾是印度-太平洋区域的自由民主国家,自然是‘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中的相关者。”她相信,“台湾可以对这个区域做出贡献,‘我们不只愿意保卫自由、开放的共同成果、更愿意守护以法规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即使“印太战略”尚未成形,蔡英文就已迫不及待地想加入。

  (二)美国政府担心“被挑战” 

  美国政府的危机感来自于把中国大陆想像成敌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大陆已经申明对外政策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期待的是和平相处、平等互利和合作共赢。但在美国看来,伴随中国大陆自身的迅猛发展,其已经具备了挑战美国的能力。即使中国大陆没有称霸的野心,但这对已经“独占鳌头”多年的美国而言依然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冲击。特别是大多数美国精英认为,这么多年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并没有带来预期的利益,两国GDP的接近并没有换来双方价值观的接近。所谓“怀璧其罪”,美国几乎已经将中国大陆视为未来唯一的挑战者,然而中美现实利益的纠葛又让美国政府陷入既想对中国大陆采取强硬措施又担心“自损八百”的焦虑中。此时民进党拒不承认“九二共识”的表现以及积极希望加入“印太战略”的表态就仿佛递给美国的“投名状”。美国参众两院“亲台派”议员加上国务院、国防部“鹰派”的能量,再配合特朗普本人的“商人属性”,促使打“台湾牌”成为美国上下的共识。

  二、美国的“台湾牌”严重伤害两岸人民利益

  特朗普在访华后成功带走2535亿美元的贸易合同,却在刚刚回到华盛顿便敲响了针对中国大陆进行贸易战的战鼓,之后又刻意签署了挑战“一个中国政策”的《与台湾交往法》。特朗普政府一手贸易一手台湾,表面上是要以台湾问题施压中国大陆上谈判桌,在全球打贸易战,实质上却是以此为政治与经济筹码,谋取继续独占主导全球的话语权。而美国之所以可以在两岸之间游走,根源就在于两岸关系目前陷入僵局。这给了特朗普政府操作“以台制陆”的空间,当然台湾地区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一)美国用打“擦边球”的方式满足了民进党的虚荣,伤害的却是台湾人民的利益

  《与台湾交往法》以简单条文的形式表达“国会意见”,“鼓励”行政部门“可以”(should)采取行动,允许包括主管外交及国防事务的美台所有层级的官员互访,并参加台湾地区在美各“经济文化代表处”主办的活动。这等于是给台美之间所有层级的官员“互访”解禁,甚至不能排除邀请蔡英文访美的可能。《与台湾交往法》与早前的《国防授权法》严重违反了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对此大陆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如果上述法律获得实施,将对中美关系及台海局势造成严重干扰。

  相较之下,民进党当局却对《与台湾交往法》大肆吹捧。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后,蔡英文第一时间即在社交媒体上向特朗普表示感谢,称“期待与特朗普政府合作,进一步推动台美之间长期的合作关系,最后并将中华民国与美国国旗并列”。(4)更有“独”派团体倡议立即“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

  然而《与台湾交往法》除了满足了民进党的“国际交往”虚荣,为民调低迷的蔡英文当局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之外,对台湾人民而言却没有太多实利。台湾民众入境美国不仅在马英九执政时期就已经获得免签待遇,而且可以快速通关。就连被绿营媒体大肆渲染的所谓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访台,实际上也并非美国首次派这一层级的官员到访台湾。马英九执政的2014年到2015年,美国国务院经济暨商业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唐伟康以及海洋与国际环境暨科学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大卫·波顿都曾先后到过台湾。因此所谓的《与台湾交往法》其实与普通民众的权益关联不大,而是带着明显的政治目的。黄之瀚在台期间曾公开表示“美台关系并非一种交易”(5),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此外,由于《与台湾交往法》对美国行政部门并没有约束力,未来包括台美高层互动要提高至什么层级,以及是否涵盖军事层面等都取决于美国行政部门的主导权。蔡英文当局或许会觉得一时面上有光,但是实际却是把台湾人民的利益抵押给了美国。毕竟美国是不会单纯对台湾地区“送温暖”的。在特朗普的精算中,永远以美国利益为优先。而面对美国,在没有大陆背书的情况下,蔡英文当局的筹码有限。未来伴随着美国更高层级的官员访台,除了台湾地区自身的战略安全利益,美国亦会要求台湾地区在对美采购方面释出更多利多,这其中除了军购以外,僵持已久的美猪、美牛问题也必然会再次浮上台面。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在《2018年对外贸易障碍评估报告》中有多达7项涉及台湾地区的内容,除了之前提出的持续督促美猪和美牛全面解禁外,更点名关切台湾地区的稻米采购制度以及料理酒精产品课税议题。(6)

  (二)美国以“台湾牌”作为贸易战的“马前卒”,根本不关心台海地区稳定发展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台湾发展的根本前提。马英九执政时期奉行两岸政策高于对外政策。在坚持“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其多次在公开出访场合表示,“两岸关系改善,有益国际关系拓展;国际关系的拓展,又会对深化两岸关系更有意愿及信心,这就是‘良性循环’。”(7)虽然马英九执政时期在军购、南海段续线等问题上仍受美国掣肘,但两岸沟通顺畅,马英九实现了“和平缔造者”的承诺,做到了“过去两年,台海的风险,不管是对台湾或对美国来说,都是六十年来最低,这是台湾采取与中国大陆和解政策的努力结果”。(8)这些都让美国也无法说三道四。台湾当局先后与新加坡签订经济伙伴协定,与德国完成“移交受刑人及合作执行刑罚协定”,并以观察员身份参加WHA大会、以“理事会主席客人”身份列席国际民航大会。

  民进党执政后,在两岸、台美关系中,两岸关系明显已经退居次要地位,但两岸的主场却转向美国。两岸关系越僵,美国操作“以台制陆”的空间越大。在“贸易战”与“台湾牌”中,“台湾牌”无疑是特朗普政府眼中性价比最高的筹码——只要扩大与台湾地区交往的政治、军事空间,大陆一定会在意,美国就有了谈判的筹码。即使激怒了大陆,承担后果的也是台湾地区。因此无论是把台湾比作“筹码”、“棋子”、“牌”还是“杠杆”,都难以掩盖其“工具性”的实质,美国当然也不会为了“工具”牺牲自己的利益。

  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不久,台湾地区就被卷入中美贸易战。台湾经济主管部门评估,受冲击最大的一是在大陆生产终端产品的台商,二是岛内生产零部件销美的厂商。据统计,去年台湾地区中间贸易出口大陆金额为763.6亿美元,占总出口额超85%。301条款若挥刀砍向大陆,台湾亦将受到严重冲击。(9)

  而相较于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向台商承诺“保护的范围当然包括台商”,(10)美国则并没有对台湾地区网开一面。美国在对进口钢、铝加征关税前夕,宣布了第一波豁免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了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阿根廷、韩国和巴西7个经济体,但是并不包括台湾地区。蔡英文当局曾派出“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率团赴美争取钢铝税豁免权却未获得美国同意。(11)实际上,美国是台湾地区钢铁首要出口国,2017年出口金额为37.7亿美元,占整体钢铁出口的21.5%。根据台湾“经济部”的预估,未来台湾地区钢铁输美,将有3成会被课以高关税。(12)

  三、两岸关系正在迈向“临界点”

  在全球局势快速发展的今天,蔡英文当局想要固守所谓的“维持现状”实际上是无法达成的。而台湾在美国与大陆之间也并没有所谓“选边站”的空间。当今国际政治的现实决定了美国和中国大陆“合则利,斗则损”的基本格局。而两国合作的基础就是互不挑战对方的底线。这个底线就包括台湾问题。美国越是挑战大陆底线,提升台美在军事安全、实质关系等方面合作,两岸关系越是动荡,台湾地区承担的军购成本和冲突风险也越大。

  某种程度上说,蔡英文其实已经意识到了如果台湾地区全面倒向美国,将难逃“被交易”的命运。陈菊在访问美国期间公开表示蔡英文也知道“我们有期待,但不能有依赖”。(13)此外,蔡英文将于4月17日至21日首度出访位于非洲的斯威士兰(台湾地区称史瓦济兰),原本绿营媒体报导民进党当局有规划在其他非“邦交国”过境停留。(14)但最后确定采取直飞的方式,中途不过境其他国家,(15)显示蔡英文的“过境外交”对抗不了国际政治现实,美国不会任其予取予求。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