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台湾旅行法》之后的中美关系和两岸时局
http://www.CRNTT.com   2018-06-30 00:13:56


《台湾旅行法》是中美关系从博弈到对抗的节点
  中评社╱题:《台湾旅行法》之后的中美关系和两岸时局 作者:黄闽(北京),法律出版社前社长、海峡两岸法学交流促进会副理事长

  《台湾旅行法》出台后,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复杂严峻局面,实现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也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冷静客观科学分析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的时局,凝聚处理中美关系和解决台湾问题若干重大问题的共识,调整策略举措,改变和重塑台湾的政治生态,才能克难前行,持续推动和平统一进程。

  一、《台湾旅行法》是中美关系从博弈到对抗的节点

  (一)一张政治精算的“好牌”。

  美国出台《台湾旅行法》,在美国政客看来是打了一张好牌,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特别是战略利益。一是美国以立法形式,强化、固化美台关系,又保持对“一中政策”没有太大冲击。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声称,美国将继续与台湾保持“强劲的非官方关系”。美国政府会继续敦促两岸保持经济和政治接触,也会继续敦促双方保持克制。葛来仪甚至说,《台湾旅行法》与中美之间三个公报没有关系,坎贝尔也表示,他不觉得美中关系在恶化,而是觉得在这个非常复杂微妙的时刻,双方都需要谨慎、耐心与关心,自己对美中关系并不感到悲观。

  二是美国政客的政治精算,以为《台湾旅行法》操之在我,可进可退,进可找中国麻烦,退可通过个案控制风险。

  三是《台湾旅行法》浓厚的政治挑衅意味。该法第二条,第(5)项“美国内阁成员及其他高级别官员对某个国家(country)的访问是美国与该国之联系深广度的检验指标”,赤裸裸地以“国家往来”的阐述,把对台湾的访问,以至于所谓“美台关系”置于国家关系的层面。

  (二)《台湾旅行法》颠覆了“一中政策”,是恶法。

  《台湾旅行法》本质是《美台交往法》。美国政客很不厚道,内容是《美台交往法》却用《台湾旅行法》之名。该法从根本上动摇了美中关系的政治基础,提升了美台的实质关系。美方所谓坚持“一中政策”,与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已经没有实际内涵,只是一件外衣、一个说法。台美政治人物若依《台湾旅行法》,以职务身份往来,形成了台美双方没有外交关系的准外交关系。如若访问中签署相关协议,一个中国原则将被颠覆,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格局被美国认可,中美关系、两岸关系都面临摊牌和颠覆。如果说《与台湾关系法》的出台,以历史背景而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之前,“中华民国”是作为中国的代表,与美国具有外交关系,《与台湾关系法》还有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特征;而《台湾旅行法》则是在美国与台湾断交、废约、撤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近40年后,完全违背两国建交精神和国际关系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部事务,践踏中国历届政府所有的外交诚意和努力,以国内法处理国家关系的恶法。在两岸关系复杂敏感时期,挑战中美关系底线,其恶劣程度不亚于《与台湾关系法》。

  (三)《台湾旅行法》凸显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主流。

  美国是奉行实用主义的国家,立法的工具主义典范。大陆对美要看清整个美国政界(国会政府)对华政策的主流: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线、以扼制为主;在利益和实力考量之下,以美国优先的所谓“合作”为辅;在特殊时期,可能从博弈到对抗、从对抗到冲突、从局部冲突到全面冲突。这是二战以来,中美大国关系中,以美国为主导的对华政策的主旋律,也是中美大国关系的历史宿命和必须面对的严酷现实。中国学界素有美国是最为友华国家的认识,但近代中美关系却看不出这种“友华”的史实支撑。二次大战的同盟国关系,同样是在美国利益优先之下的合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中美关系,基本上是负面的。两国建交后,在避免大国冲突的思维之下,对美关系,中国历来是心怀诚意、善意和富有建设性的一方,美国则是敌意和挑衅持续不断的另一方。

  (四)《台湾旅行法》出台,是中美关系从博弈到对抗冲突的重要节点。

  中美关系坏到了什么程度?在《台湾旅行法》出台前,有必要提到令大陆作出严厉的“武统”反应的“国防授权法案”。“国防授权法案”的本质要害,在于不排除美国可以根据自身和遏制中国大陆的需要,将军事力量,以所谓互访和补给的方式重新部署到台湾。中美关系从贸易制裁、政治冲突到军事对抗,可谓岌岌可危。

  双方关系除以利益为考量的经贸关系之外,其他大多是负资产。一是,美国在南海、东海、台海全面遏制中国,两国政治互信的基础已经严重受损,互利合作概率大大降低;二是美台从所谓价值观同盟到军事和针对大陆的防务同盟,美国触动挑衅中国和平统一的核心利益,粗暴干涉中国国家主权,与中国为敌。

  《台湾旅行法》与国防授权法案一道,增大了中美军事冲突危险性。特朗普是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历届美国总统在最短任期内,在政治和法律层面,以先前国防授权法案、之后的《台湾旅行法》签署,成为中美关系的最大破坏者、最大搅局者与麻烦制造者。如果美国悍然“依法”做出令中国政府没有退路的事,中美关系将迅速从对抗转入敌对关系。《台湾旅行法》出台,是中美关系从博弈到对抗冲突的节点。

  (五)《台湾旅行法》 是双刃剑。

   事情总是两面的,美国炮制《台湾旅行法》在政治层面把事情做绝,表明美国对中国实力增长的焦虑,也说明中国的实力成长迫使美国提前摊牌,美国可以给中国制造麻烦的牌已不多了。美国的所谓好牌,只是一厢情愿,最终必然伤及自身。其一,美国国会及特朗普政府将为其政治鲁莽付出更大代价。中国人民将更加认清美国政客嘴脸,中国政府、人民在对美“诚意外交”破功之后,丢掉幻想,将会选择更加务实的对美策略和两岸政策,在对台斗争方面将投入更多资源,加快台湾问题的解决。其二是危险可能带来转机。受到美国鼓励的蔡政府、特别是极独势力,可能暴冲踩线,挑起事端,给美国政府和两岸关系带来危险,制造更大麻烦,但也为大陆国家统一开启机会之窗。

  二、《台湾旅行法》出台后的台海局势辨析

  (一)正确判断台海时局的若干视角。

  在对台大政方针、基本政策稳定的前提下,正确判断台海时局,是大陆坚持推动国家统一进程、在不同时期制定正确对台工作策略举措的基础。

   正确判断台湾时局,关键要对和平统一的可能性是否完全丧失作出回答。回答这一重大问题,静态的、情感的、单纯的政策表述和推理,都不能对台湾时局作出正确的判断,而需要用动态的、多维的辩证视角作出研判。笔者以为,要从动态的、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态势”上作出科学的判断。所谓斗争态势,除了台湾岛内的政治生态外,大陆要从6个方面作出分析与评估:一是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目标;二是改革开放以来大陆对台政策效能的检视;三是大陆解决台湾问题的综合实力;四是影响台海问题最终解决的国际因素变化;五是大陆采取“主动”、“主导”的“先手棋”和善后的“收官”的准备;六是对两岸关系发展规律理性深刻的前瞻把握。

  (二)《台湾旅行法》出台是中美关系乃至两岸关系的重大事变。

  《台湾旅行法》出台之后,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已经动摇。先前的国防授权法案、《台湾旅行法》,已经构成了《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指称的,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安全的事变。这是在中美关系的未来,美国制造一系列事变的法律基础,也是台湾岛内台独势力策应美国共同制造台独分裂事变的渊源,这是联合国一个常任理事国,一个唯一超级大国,对另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世界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以国内法的形式损害其主权利益,干涉其内部事务,这在国际关系中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台湾旅行法》的生效本身也是事变。

  (三)台独势力进入空前活跃期。

  《台湾旅行法》对台独势力是极大鼓舞和支持,在政治上对台湾极大支持与肯定,肯定台湾价值民主制度,煽动台湾的民粹主义,鼓励台独势力。对蔡英文当局和台独势力是强心剂,也给台湾民众传递了坚守所谓“台湾价值”(民主灯塔和台湾价值)的嘉许,鼓励和支持台湾的民粹主义,肯定台湾的分离意识,为两岸的社会融合制造意识形态障碍。当前民进党和台独势力,已经显示空前的疯狂,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台湾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对美一系列举动心领神会,发表了挑衅意味浓厚的一系列台独言论,公然挑战冲撞大陆的一个中国原则,时代力量公然与“港独”联手“制独播独”。刁钻的特朗普,在历届美国政府中,是中美国家关系的最大破坏者,也是玩弄台湾于股掌、置台湾于更加危险境地的投机冒险者。

  中国国民党在陈水扁倒台之后执政八年,一盘好棋下得满盘皆输。国民党执政,统一的困难大于民进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其背后逻辑是:既便2020选举国民党重新执政,和平统一可能性也不大。

  台湾的中国国民党和民进党异曲同工。作出这样判断是因为国民党和民进党一样,两党在“不统”上是一致的,不同的是前者暗独,在“一中各表”的保护之下搞“实独”,后者明独,公开搞法理台独,两岸一边一国。中国国民党的政客们,深知将“一中各表”作为政策主张,以“反对台独”作幌子,现阶段大陆意在搞反独统一战线,与国民党决裂,尚下不了决心;但国民党却同样抵制“统战”。中国国民党在反对统一立场上与民进党异曲同工,这是因为两党深知“不统”符合台湾现状及多数民众的愿望,又与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以及特朗普及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当前运作(不统不武实独)高度契合。在不统的问题上,国民党狡滑,民进党鲁莽,前者欺骗性更大,对大陆的设防和长期挑战大于民进党。

  (四)清醒认识台湾问题的多重危机。

  一是大陆要有更深的危机意识。台湾问题的危机,存在两岸之中。对大陆而言,承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责任。显而易见,两岸的长期对峙,消耗了国家和民族的巨大资源,国际反华势力遏制中国发展的“台湾牌”永远不会放下,中华民族的历史伤口永远不能愈合,台湾问题悬而未决,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二是正在沉沦的台湾需要救赎。对两岸负责,才是对全民族负责,救赎台湾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责任。民进党深陷“台独”不能自拔,以武拒统,试图不断扩大国际空间,其核心层坚持推动“台独”目标冥顽不化,在其执政的格局之下,两岸已经形成严重的战略对抗。台湾社会呈现结构性对抗。倡言本土化是一种自保性思维,极易演变为排斥性、抵御性、对抗性思维。台湾的政治运作已经严重扭曲,民粹毒素侵入民众骨髄,政治辨识力丧失,“立法”肆意干预行政,政党和民众互为绑架,新世代在“太阳花运动”中表现出的极端颠狂,政治人物和媒体无知的追捧,强化了年轻一代的民粹主义,一些政治人物居然不知台湾危矣,极为短视。台湾步入狭隘封闭对抗的泥淖,全民对抗、全社会对抗;对外对抗大陆,对内蓝绿两党对抗、民意机构对抗政府、南北对抗、新世代对抗老世代、极端民粹事件不断上演,本土化正在消蚀台湾的机会、透支台湾资源。在沾沾自喜的所谓本土化主体意识中,台湾正在变得无可救药、整体沉沦、渐行渐远、深陷泥淖。全局性的政治策略错误,社会政治生态整体性扭曲,全民苟且(美其名“小确幸”),边缘化定矣。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