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中美战略博弈:原则不交易,经贸可协商
http://www.CRNTT.com   2018-06-04 00:38:45


  中评社╱题:“中美战略博弈:原则不交易,经贸可协商” 作者:周建闽(香港),中国评论月刊总编辑、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专家委员

  今年3-4月,是中美关系在中国被美国确认为“战略竞争对手”之后,进入一个实质性的摩擦与对抗阶段的重要时间节点。3月16号,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与台湾往来法》;3月22日,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特定产品额外征收25%的关税,价值高达500亿到600亿美元,打响了贸易战第一枪。紧接着一系列加码冲突,令世人眼花缭乱:3月23日,中国发布对自美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价值30亿美元;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将对华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政府立即反击,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关税;4月5日,特朗普发布声明,再对中国100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4月6日,中国商务部表示,如果美方公布新增1000亿征税产品清单,中方将毫不犹豫、立刻进行大力度的反击。中美贸易战可谓硝烟四起,一触即发。

  在战略层面,去年12月美国发布特朗普政府首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列入“修正主义国家”和战略竞争对手,与国际恐怖主义和“流氓政权”共同列入美国面临的三大主要挑战。今年1月19号,美国发布的新国防战略报告,更进一步提出,“国与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将是现阶段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首要关注”,明确了美国安全战略的重心已经由反恐向大国战略竞争转移。

  战略方向的变化,带动了美国政府近期以来一系列对华政策作为,显示美国对华政策已经明显不同于以往,发生了重大的政策反转。美国改变对华政策的背景与基础为何?这种政策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些都是我们今天在做冷静思考和策略应对时必须首先厘清的问题。只有循着问题导向,深刻地分析、认知问题的本质特征,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应对部署。

  从此次美国参众两院535位议员全票通过“与台湾往来法”可以看出,美国国内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反华势力。这股反华势力的政治基础,是美国保守主义的核心——军工复合体、财团、媒体、智库、教会以及对在全球化下失去中低端产业工作机会而极度不满的工会、“红脖子蓝领”阶层等。从中不难发现,美国反华势力的政治基础是非常深厚的。中国驻美使馆成立近四十年来,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但这些努力竟然难以影响哪怕是一位参众两院议员,这就深刻反映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不稳固、不深厚,不牢靠,这是未来中美关系发展的最大阻力所在。 

  引发美国保守主义势力对中国做出一系列挑衅和改变政策举措的,是他们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对于中国发展的战略猜疑与战略焦虑。他们完全忽略了全球化与地缘经济几十年来的影响和作用,无视今天的中美关系发展和利益联结已经到了休戚相关的密切程度;反而认为全球化和中国崛起是导致美国衰退的最重要缘由。

  而对于中国的战略猜疑、误解和焦虑,更是近年来弥漫在美国战略界和智库、媒体的一股浓厚毒雾。一反过去的“中国崩溃论”,他们将“中国威胁论”乃至“中国经济侵略论”作为战略塑造和舆论煽动的焦点。他们始终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崛起与发展。特朗普政府的首席贸易顾问纳瓦罗就是其中的典型。2011年,纳瓦罗在其与人合着的书中夸张地宣称,中国产品导致5万个美国工厂关闭,让2500万美国人失去工作。而2015年出版的《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书中,他更主观地分析中国军事崛起的意义,认为中国可能成为当年偷袭珍珠港的日本帝国的翻版。这种自我演绎的战略幻想和猜疑严重误导了美国政治精英对华战略态度。

  而战略猜疑的观念一旦发酵,就可能成为自我实现式的预言,导致敌对状态。从目前的种种事态看来,这种战略猜疑的恶意种子已经深入美国高层政治精英的思维观念中。今天特朗普政府内,从国务卿、国防部长到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经贸顾问、贸易代表,无一不是鹰派人物,有的甚至是极端鹰派,如新任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博尔顿向来主张单边主义,无视国际社会。他公开呼吁“轰炸伊朗”,强硬对付中、俄,甚至主张美国与台湾恢复外交关系,呼吁美国政府重新审视“一个中国”政策。难怪《纽约时报》称“博尔顿真的很危险,没有人会比他更可能带美国走向战争”。

  《与台湾往来法》签署后,特朗普政府立刻派出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和商务部副助理部长史宜恩访台。其意图不外一是试探中国的战略定力;二是造成法律生效的既成事实,为未来高层级的美台官员互访做准备;三是为台湾打气。

  台湾问题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容退让,这是中国的根本利益所在。战略问题战略解决。战略解决,首在布局。面对美国的战略试探和挑衅,中国沉稳应对。首先,中国抢在“特金会”之前,闪电般邀请朝鲜领袖金正恩访华,这是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七年后的首次出访。“习金会”迅速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中朝两国达成的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的共识,维护了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安全,也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与要求。中朝传统友谊的传承与发展,奠定了东北亚安全的基石,中国在半岛问题上被边缘化的传闻也随风飘逝。其次,中国军机和军舰绕台巡航、在台湾海峡举行实弹军演,在台海周边划出了一个主权和安全利益的红圈。台独势力和国际势力若敢于挑战中国核心利益的红线,中国军队定会亮剑。第三,中国航母和舰队大规模巡航南海,向外部势力表明决心和警示。第四,中国正式开通以人民币定价的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人民币加快了国际化步伐。

  而中美贸易冲突,由于涉及的金额巨大,引起国际金融市场的高度关注,导致全球股市大跌。但此问题并不触及双方的核心利益,是可以讨论和协商的。毕竟,互损式的贸易战对中美都不利。在开始的激烈言辞和意志交锋后,4月8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称,“习近平主席和我将永远是朋友,无论我们的贸易争端如何。中国将取消贸易壁垒,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税收将会坚持互惠的,中美将会在知识产权上达成协议。两国将会有伟大的未来!”10日,他又对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宣布的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和改善投资环境的十大举措,再次表示感谢,称“我们会一起取得重大进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暗示与中方的经贸谈判时机已到。

  中美两国贸易冲突虽尚未达成协议,但已有所缓和,全球市场也松了一口气。作为大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对于讨价还价十分在行,“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是他的商业思维定式。对此,中国应习惯于以市场经济的思维和手法来应对这种纷争,“斗而不破”,各得其所。

  今年以来轰轰烈烈的中美战略摩擦与冲突暂告一段落,但国人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未来20年,是中国和平崛起与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样的冲突与交锋将会不断,特别是在台湾问题等地缘政治方面,不排除会有更激烈、甚至是局部冲突激化的情况发生。中美同是洲际大国,一旦发生冲突,特别是大规模冲突,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灾难。因此,我们应加紧做好自身的各项准备。能战方能言和,这是千古不易之理。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8年5月号,总第245期,编辑思语)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