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田飞龙答中评:叙利亚或成世界大战策源地
http://www.CRNTT.com   2018-04-20 00:15:42


 
  中评社:过去我们常常以商人特性定性特朗普,很多人甚至认为他是“老疯子”,现在是否要对特朗普的定性做一个调整和转变吗?我们又需要怎么去评价当下的中美关系呢?

  田飞龙:中国对特朗普有长期的误判,因为他是商人出身,就想当然认为他会和商人一样有灵活理性的思考。我认为从特朗普早期做生意的艺术,以及他参加电视访谈时谈对贸易战和美国政治、世界秩序的理解,就能看出特朗普不仅仅是一个商人,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对美国的国家利益以及美国优先、美国至上的观念非常强,所以不能仅仅从商人的经济理性角度去理解他,还要从民族主义者的激情、情怀、理想的角度去理解他。

特朗普说的“美国梦”和“再次复兴”都不是商人的思考,这是他内心中真实的想法。,因此在这样的条件下,中方必须要将特朗普视为民族主义者对待,看做是一个对国家利益顽固坚持和扩大的政治家,从而修正原来对他比较单调的商人定性,别以为只要和他做生意就能够搞定。特朗普的双重性格,商人和民族主义者,我们都需要去辨识和更加全面地把握。

   另外,特朗普也深处美国建制化的环境中,受到内部持续的规训压力。特朗普在美国建制集团内部逐步被规训,逐步加深政治学习与利益交换,尤其选举之后也需要对既得利益集团进行妥协和接受各种建制性的“潜规则”与通行文化规范。美国在全球有复杂多变的利益格局,要承诺保护多方利益,也深陷多方利益之中,不能够简单率性地说撤就撤,比如中东,比如TPP,比如气候协定等。这样我们就不难判断特朗普不是完全任性的行为,也是受到美国建制框架既得利益集团的规训和妥协,达到了一个动态平衡点。所以从美国的利益集团的结构和角度去理解特朗普,他既有个人身上民族主义者的性格,又有接受美国建制框架规训的处境和角色,要从这些方面去重新评估特朗普,将来应对中美关系才会获得理性有效的前提。

  总之,在全球博弈棋局上,叙利亚危机与贸易战正好构成美国对中俄同时出手加以遏制的“双幕剧”。正因如此,美国也需要面对自身实力下降以及更主要的“恐中”情结的现实,不可能在叙利亚战场投入太多,否则可能重演一战、二战之欧洲衰落而美国决胜的历史,只是决胜者要换成中国。所以,美国一定会继续玩在中俄之间的平衡木游戏,但其重心肯定在亚太和中国,所以叙利亚导弹袭击硝烟未尽,化武疑云未消,而针对中兴通讯的供应链绝杀已然启动,贸易战再度升级。“新时代”是一个“大时代”,一个民族复兴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并轨推进的“新轴心时代”。贸易战是这一大时代秩序形成中无可回避的“分娩之痛”,却也是“新生之啼”。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