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智库观察:特朗普为何声称重返TPP?
http://www.CRNTT.com   2018-01-31 00:23:24


  中评社北京1月31日电/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间隙接受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我将告诉你一个大新闻。如果我们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我会加入TPP”。

  此言一出,“美国是否将重返TPP”成为近日来的热门话题。去年1月23日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TPP,被美国国内外很多贸易和外交政策专家视为“战略错误”。日本政府主管经贸事务的重臣在特朗普有关美国有条件重返TPP的言论一出后,随即表示欢迎。事实上,作为某种政策目标和政策预测选项,“美国重返TPP”一直存在于美国国内外贸易政策和外交政策研究界。

  美国真的会重返TPP吗?

  美国重返TPP的前景不容乐观。特朗普总统就美国重返TPP表态的语境幷未让世人觉得美国退出TPP的政策会在近期产生实质性逆转。特朗普总统为美国重返TPP加了一个重要且模糊的限定,“如果我们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随后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演讲中,特朗普总统继续为其“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辩护,声称“各国领导人都保护本国利益,作为美国总统,我将永远保护我国、我们公司和我们工人的利益。我们会推行我们的贸易法,让我们的贸易体系正当起来。只有坚持公平互利的贸易,我们才能创造一个不仅对美国,对所有国家都公正的体系。”幷再次强调,“美国准备和所有国家谈判互利的双边贸易协定。这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国家,他们非常重要。我们和其中一些已经有协定了,我们会考虑和其他国家单独或集体谈判,只要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退出TPP后所推行的、与除美国以外的原TPP成员国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政策,仍然是未来一段时期特朗普政府亚太经贸政策的重点。

  特朗普有关美国重返TPP的表态幷不意味着美国将重返TPP,但暗含美国对参与亚太多变经贸合作的态度可能有所松动或变化。特朗普政府退出TPP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美国放弃亚太多边经贸合作的主导或领导。但与此同时,亚太国家多边经贸合作幷没因美国退出而沉寂,相反,亚太地区经贸合作呈现密集发展势头,主要体现为三大重要经贸合作项目。

  一是日本主导的“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总统签署退出TPP的行政令之后,日本从2017年4月开始致力于改善TPP的工作。在日本政府积极协调下, 2017年11月11日,在越南岘港召开的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会议期间,以日本为主导的除美国外的TPP11国达成了“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框架协议。2018年1月23日, CPTPP11个成员国完成协议谈判,达成共识,幷计划于今年3月8日在智利签署贸易协议。相对于2015年签署的TPP,CPTPP无论其规模和标准都有明显下降。CPTPP11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比重为12.9%,人口占世界人口比重的6.9%,比TPP下降近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由25.7%下降到14.9%。

  因美国退出,TPP11国对2015年签署的协议进行了重新协商,在降低95%以上关税的基础上,冻结了20项原TPP中的高标准项目。在日本主导下,为了使CPTPP尽快生效,TPP11国也修改了生效条件, CPTTP 11国中有6个国家完成国内批准手续即可生效。虽然TPP演变为降低标准的CPTPP,但CPTPP的启动也将有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和亚太多边贸易体系的构建。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CNML格式】 【 】 【打 印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