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地区意见不受重视 甘文锋倡扩区会权限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9-25 00:14:12


甘文锋。(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香港9月25日电(记者 庄恭诚)新民党中央委员甘文锋2015年11月首度当选区议员,回顾近两年以来的工作,他最大的体会是无力感。他向中评社表示,虽然当选前亦知道,区议员的权力相对有限,区议会毕竟是谘询架构,但是社会对区议员有不少期望,因为始终区议员绝大部分都经民选产生,区议会的整体民意授权程度甚至较立法会大,亦有更多机会与市民面对面接触,能够更直接了解市民的心声,因此自己作为区议员仍会期望政府官员重视地区意见。

  政府工作与地区意见存落差

  不过甘文锋指出,很多时候区议员开会讨论一些议题,政府部门连出席的代表都不派,只是回覆一封信了事,有时自己会觉得政府只是希望走过场,因为有些议题程序上需要与区议会商讨、听取区议会的意见,所以就派代表出席一下会议,但是政府最终提出的方案却完全没有反映出地区的意见。

  甘文锋续指,这种地方行政层面的合作与磨合不理想的状况,反映在当遇到希望推动的政策或议题,政府便会派出较高级的官员出席会议解释,但是否把区议会的意见吸纳到政府的方案中则是另一回事;而当遇到不希望做的事,政府就会派出一些较初级的人员出席会议,这时对于区议员的提问往往都以“没有资料”、“答不到”或“下次再补充”作为回应。

  不仅如此,甘文锋说在一些议题上,尽管区议员很早就提出希望政府在拿出具体方案前尽早谘询区议会,但政府往往都只在限期前很短时间——例如一星期,才开始询问区议员的意见,这时政府心中大多都已对具体方案有腹稿,而且区议员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妥善完成相关研究以及收集市民意见,政府在短时间内亦不太可能再仔细研究如何吸纳地区意见。

  甘文锋承认政府的确有在地区事务上进行可行性研究,但这类研究较多注重数据和技术角度,而非地区的实际情况和民意。他以土地开发为例,指数据和技术角度的可行性研究可以解决整体交通规划的问题,但某一两个塞车位置必须要实地观察过才可了解,而且数据的更新未必能够紧贴实际情况的转变。他直言,以这种方式和态度完成一件工作,最终只会令市民感到不满,政府的方案亦势必在落实过程中遭到区议员的反对甚至阻挠,因为区议员亦要对市民负责。

  “这是非常大的落差,反映出地区人士想做的事,政府并不是很看重,而政府想做的事,虽然政府派出较高级官员、显得很重视,但又未必是地区想要的,总体上现时区议会的意见并未受到政府尊重。”甘文锋说

  程序和效率之间要达到平衡

  谈及改善方法,甘文锋认为加大区议会的权限是其中一个途径。他建议当局考虑把当年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的一部分权限赋予现在的区议会,而不应把区议员当作“橡皮图章”。

  甘文锋指,现时就算是建制派区议员,即使在制度上不具有足够的权限,但是都不甘于沦为“橡皮图章”,而是很努力追问政府未能够交代清楚的事项,如果区议会的权限有所扩展,相信地区和市民的意见可以更好地得到体现。

  被问到是否担忧“拉布”现象随着赋权而蔓延到区议会,甘文锋回应指不太担心。他说区议会所涉及的事务较偏向民生,相对而言不会有太多出于意识形态的争拗,如果区议员够胆在区议会“拉布”,这件事本身会传得很快,其负面效果亦会很快、很直接地令市民感受到,因为区议会讨论的议题往往都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

  政府不同部门在地区工作上各自为政亦是甘文锋抱怨的一大问题。他提议未来当局赋予民政事务部门更多权限,令其能够统合地区层面的不同事务,把各部门集合在一起一致处理某一项工作,避免各部门因为只需向上级负责而“各家自扫门前雪”。

  此外,甘文锋还希望为公务员体系引入关键绩效指标(KPI)。他指出,现时香港公务员较讲求程序公义,凡事都跟足指引去做,似乎只要程序上不出错就算完成任务,而引入KPI则可推动公务员朝“做到”的方向努力,否则政府工作将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需求,政府也不具备随需求进行自我修正的功能。

  甘文锋强调自己并非不认同程序公义,只是订立程序的其中一大目的也在于保障效率,而非为了程序而程序。他指出,有些建议或许在执行上存在困难,因为不符合既有程序,但是如果最终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就有必要想办法调整程序,在程序和效率之间寻求最优的平衡,不能因为执行上不符既有程序便放弃去做。

  甘文锋亦建议政府除了制定政策,更要在事后评估政策实施所带来的实际效果和民意的反应,不能总是觉得给了一笔钱就等于做到了,闭门造车会导致政府工作与社会期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