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不得其门而入探因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8-25 19:21:20


  中评社╱题: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不得其门而入探因 作者:修春萍(北京),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第70届世界卫生大会落下帷幕,台湾未能沿用过去8年的既有方式,即以“中华台北”的名义,作为观察员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世卫大会全会22日讨论后作出决定,拒绝将尼加拉瓜等国提出的“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卫大会”提案列入大会补充议程。近一、两个月来,围绕台湾参与世卫组织大会一事,台湾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从台湾当局、民进党到“台独”团体,也纷纷跳出,指责大陆无视台湾2300万人民的健康权益,声称阻挠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势必伤害台湾人民感情,使两岸关系渐行渐远等等。国际上也有人在此事上说三道四。殊不知,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原本就无资格参与世界卫生大会。过去8年台湾得以观察员身份应邀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实际上是大陆基于两岸尚未统一的现实,与台湾方面在一个中国前提条件下,进行协商后,再经由世界卫生组织确认的一种特殊安排。这种特殊安排的前提条件是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如果丧失了这一前提条件,台湾就无法继续维持这种特殊安排。

  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何以成为炒作议题

  关于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或世界卫生大会(WHA)问题,从1997年开始就成为台湾当局连年炒作的议题。而台湾不能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其大会,是因为1972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第25.1号决议文,该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即刻逐出蒋介石当局在世卫组织的代表。世卫大会的这一决议,依据的是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2758号决议,该决议确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合法席位,逐出台湾蒋介石政权。《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规定,其正式成员必须是主权国家。台湾不是主权国家,当然不具有成员和与会资格。此外,《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第3章第8条规定,“不能自行负责处理国际关系的领土或领土群,经负责对该领土和领土群国际关系的会员国或政府当局代为申请,并经卫生大会通过得为本组织准会员。出席卫生大会的准会员代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虽然1949年以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台湾与大陆处于分隔状态,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性质并没改变,因此台湾方面要参与WHO和WHA,需与大陆方面协商,并由大陆方面代为申请。当然,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其活动还有一个最顺理成章的方式,即加入中国代表团,大陆方面也向台湾方面发出过邀请,但台湾当局一直予以拒绝。

  1997年,李登辉当局以“维护台湾人民应享之基本健康权益”为由,开始推动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当年3月,台湾当局致函当时的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中岛宏,要求以“中华民国”(台湾)的名义,作为观察员出席世界卫生大会。但是,世界卫生组织以联大1971年第2758号决议和1972年世界卫生大会第25.1号决议为依据,拒绝了台湾当局的要求。此后,台湾当局连年通过动员其所谓的“邦交国”不断提出议案,要求将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WHA列入世界卫生大会临时议程的补充项目,每年都因遭到大多数成员国的反对,而从未能列入世卫大会的正式议程。

  台湾当局诉求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的理由主要有:世界卫生组织是非政治性国际组织,维护台湾2300万人民的健康安全权益,台湾是全球防疫体系的一环,不能成为全球防疫的缺口等。事实上,台湾当局的这些说辞并不能成立。作为同胞手足,大陆方面在解决台湾同胞切身的卫生健康问题上不仅态度真诚,提出的措施也是有效和可行的。早在2004年,中国政府代表在世界卫生大会上提出:欢迎台湾派医疗卫生专家参加中国代表团出席世卫大会;愿意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开展两岸商谈,共同研究台湾地区以适当方式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有关技术活动问题;在两岸商谈达成一致之前,作为一项特殊安排,中央政府愿意同世卫组织秘书处积极协商,推动并帮助台湾医疗卫生专家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技术交流活动;台湾如需要世卫组织提供技术支援,只要向中央政府提出,中国大陆都会给予支持。2005年,中国政府与世卫组织秘书处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确保在一个中国框架内促成台湾方面更多参与世卫组织相关活动。但是,台湾当局出于政治目的,拒不回应大陆方面协商相关安排的建议。在此情况下,大陆仍单方面做出部分安排,保证了台湾与世卫组织的双向资讯交流的畅通,参与世卫组织专业技术活动、获取卫生防疫等领域的相关资料,以及报送有关情况的管道的畅通和有效。台湾专家可以参加世卫组织相关技术会议和活动,需要时,世卫组织和专家也可以赴台湾进行指导。

  台湾当局否认大陆所做的这些努力,不接受大陆关于处理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问题提出的建议,显然其考虑的并非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也不是台湾民众的健康安全权益,民进党当局不过是在说事,在他们那些理由的背后,有着太过明确的政治目的。就是要通过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其相关活动,在国际上搭建一个平台,以彰显台湾是与中国互不隶属的独立政治实体。当年李登辉、陈水扁当局如是,此次蔡英文当局也不例外。从1997年到2008年,再到2017年,台湾当局推动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的名称,前5次采用的是“中华民国(台湾)”,除2003年使用“台湾卫生当局”外,其余都使用的是“台湾”,而马英九当局执政期间,台湾方面经与大陆协商连续8年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用的名称都是“中华台北”,个中差异以及目标指向由此可见一斑。显然,蔡英文当局炒作这一议题,是要将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诉求与其“事实台独”的政治目的进行捆绑,如若单纯从照顾台湾人民健康安全考虑,为何不延续8年来行之有效的做法,并断然拒绝大陆方面提出的各种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活动的安排呢?

  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的前车之鉴

  从1997年到2008年,台湾当局曾连续12次推动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其间,为达目标使出了浑身解数,可谓不遗余力。那些年,台湾当局每年必动员其“邦交国”在世卫大会搞涉台提案,游说美、日、欧等行政部门和议会支持台湾成为世界卫生大会观察员,通过国际媒体制造舆论博取国际同情,支持“台独”团体在世卫大会期间在会场外进行各种宣扬“台独”活动。其中,动静最大的是2004年。当时在陈水扁当局的游说下,美国参众两院分别通过法案,授权行政部门支持并协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并要求行政部门提出协助台湾参与的具体计划。时任美国卫生部长的汤普森不仅致函世卫组织秘书长,表达美国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的态度,美国并且在世卫大会的总务委员会上发言时公然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并要求世卫组织应给予台湾“特殊地位”。日本也追随美国表态支持。美国国务院官员公开表示如果台湾取得世界卫生大会观察员地位案付诸大会表决,美国将投赞成票。在此刺激下,台湾当局决定推动票决议程案。但最终结果却是,包括美国、日本在内,只有25票赞成,2票弃权,多达133成员国投票反对,台湾参与案还是未能列入大会议程。2007年陈水扁当局推动参与世卫大会最具挑衅性,不再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为诉求,而是要求以“台湾”的名义成为世界卫生组织成员。所谓“台湾申请世卫组织会员”案在大会进行票决,结果是148票反对,7票赞成,两票弃权,就连美、日也都投下反对票。

  事实表明,如果台湾当局以分裂国家为目标,赋予对外活动包括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以明确的政治目的时,必然遭到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的坚决反对。台湾当局想另辟蹊径,绕过大陆,藉助美、日等国际势力的支持,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等以主权国家为构成要件的国际组织,其结果必然是徒劳的。只有当台湾执政当局在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核心问题上有明确态度,不谋求国家分裂,将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单纯化,台湾参与国际组织问题才可能找到解决办法。2009年,台湾岛内连续推动12年未果的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案终于有了转机。当年,台湾以“中华台北”的名义、观察员的身份参加了世界卫生大会。

  而这一结果的达成,首先是两岸关系出现了重大且积极的变化,主张“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国民党当局再次上台执政,双方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政治基础上,将两岸关系推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一定政治互信的建立,一方面解除了大陆对于台湾当局在国际上进行分裂活动主观故意的疑虑,另一方面也为双方协商解决台湾参与国际活动问题找到适当的安排提供了可能。另外,不违反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规定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世界卫生组织法》本身没有对观察员进行具体规定,但在《世界卫生大会议事规则》第3条第2款中提及:“总干事可邀请已提出会籍申请的国家、已代为申请为准会员的领地、以及虽经签署但尚未接受组织法的国家,派观察员出席世界卫生大会(WHA)的会议”。在上述两个前提下,经过两岸有关方面的沟通与协商,最终找到了既不违背“一个中国原则”,不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双方也都能接受的台湾参与WHA的变通处理和特殊安排,即由WHO秘书长直接向台湾卫生部门负责人发出邀请,台湾方面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2009年4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陈冯富珍致函台“卫生署长”叶金川,邀请叶金川率团,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作为观察员出席5月18日至27日的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

  今日无门,明日依然无路

  2017年台湾未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关键在于蔡英文当局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不仅失去了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在完全没有互信的情况下,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及其活动等高度敏感问题,完会失去了协商解决的可能。这也正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台湾在国际多边领域活动受阻受限的内在原因。

  其实,台湾能否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完会取决于台湾当局的态度,即台湾当局是以照顾民众健康为先,将卫生问题单纯化,还是谋求分裂国家,不惜绑架台湾民众健康问题,在国际上寻找一个为“事实台独”彰目的平台。一如出席本届世界卫生大会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所言,在符合一个中国原则的前提下,中国政府对台湾参与全球卫生事务做出了妥善安排,台湾的医疗和公共卫生专家可参加世卫组织相关技术活动,必要时世卫组织可派工作人员和技术专家赴台考察卫生或疾病流行情况,或向台提供医疗和公共卫生技术援助。同时,获取世卫组织发布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资讯。因此,如果台湾当局为达到分裂国家的政治目的拒绝这些安排,才会真正影响到台湾民众的健康福祉,致使国际防疫体系存在缺口。

  今年没有受邀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大会,台湾卫生部门负责人陈时中仍率“世卫行动团”前往日内瓦,并在会前参观世卫大会会场万国宫时表示,“明年我一定要进来开会”。过去8年,台湾代表进来过,今年却不得其门而入,个中原因也很清楚,蔡英文当局很清楚,陈时中等人也明瞭。明年如果要想参加世卫大会,除了循过去8年的途径外,恐怕没有其他办法。台湾方面有人仍在幻想通过美国、日本等一些国家对中国政府施压,迫使大陆让步。台湾当局驻日内瓦机构负责人陈龙锦表示,今年争取到美国、日本、加拿大等7个重要国家的支持,它们所交的会费总和占世界卫生组织年度会费的56%,对世界卫生组织具有影响力。但是,今年所谓“台湾参与案”未被列入大会补充议程,与过去12次闹腾结局相同,事实已清楚表明,国际社会对于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即使有美、日等所谓“有影响力的国家”的支持,台湾仍无法在一个中国框架之外找到进入世界卫生大会会场的途径。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当局参与国际活动受挫,每每都将其归为大陆对台湾的打压,声称必然造成台湾民心越走越远。其实不然,过去8年,两岸关系行进在和平发展的轨道上,台湾的国际参与也找到了适当的路径,这一切得到了岛内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与认可。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民进党当局几句谎言就能抹杀掉的。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维护一个中国国际框架的稳固,在此前提下,充分考虑和关照岛内民众的切身利益和关切,是大陆始终如一的坚持与行动,对此相信广大台湾民众是会从对比和亲身体验中有所体会和感知的。

  总之,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及其相关活动问题与两岸关系直接相关。在一个中国框架下,通过协商,能够找到各方都可以接受与愿意参与的方式和安排。但是如果想脱离一个中国框架,任何分裂和可能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活动都将遭到反对和抵制,自然也不会为国际社会所接受,毕竟国际社会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可能有“台独”的所谓“活动与施展空间”。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7年7月号,总第235期)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