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特朗普陷在了政治泥潭里,都怪奥巴马医改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8-04 17:15:29


  去年11月9日大选结果开出后,站在讲台前的普利巴斯与特朗普弹冠相庆的快乐时刻。

  7月28日是七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华盛顿有两大新闻:其一是共和党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以失败告终。其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巴斯辞职。虽说前一件发生在国会,后一桩发生在白宫,二者之间却有相当的关联,道出美国体制之下党派斗争的无奈,也显示特朗普 的施政前景难关重重。

  普利巴斯是连接白宫和国会的纽带

  去年的总统选举,特朗普原本不是共和党建制派想要的人选,却出人预料拿下提名。国会的共和党领袖垂头丧气,觉得大选不用玩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却得硬着头皮陪特朗普玩下去。毕竟,全委会是选举机器,初选由它组织,筹款由它牵头,推出的候选人也理应由它协助。不管对特朗普多么不喜欢,普利巴斯于情于理都得为他帮忙。至于说帮到什么程度,又是另一回事。去年十月曝光特朗普讲下流话的录影带,选战进入最为困难的时期,共和党几乎无人出来替他说话,而据说普利巴斯私下给特朗普的建议也是请他考虑退选。

  大选结果又一次出人预料,特朗普竟然战胜希拉里,共和党建制派喜出望外,态度也随之大转弯。从2014年起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多数,可是国会的议案送到白宫却总是被奥巴马否决。2016年是共和党的幸运年,参众两院的多数都得以维持,特朗普又拿下白宫,共和党难得有一次全面施政的机会。

  因此选后双方惺惺相惜,国会对特朗普很友好,特朗普也不计前嫌,请建制派人物入阁,普利巴斯更是当上白宫办公厅主任,位居行政当局的枢纽,负责白宫的日常运作,制定总统的日程安排,也负责总统与国会之间的协调。普利巴斯是建制派大员,在国会共和党领袖之中人脉丰厚,正好成为连结白宫与国会的纽带。上台后的特朗普雄心勃勃,要凭借共和党在国会的多数,打破华盛顿的党派僵持。双方合力推动的首要项目,是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

  差劲的美国医卫制度

  在发达国家之中,美国的医疗卫生制度很特别。二战之后,一般西方国家将医卫当作国民应该享受的基本权利,有的以政府强力监管医卫与保险(例如法国 、德国),有的乾脆直接以税收支持医卫体系(例如英国、加拿大)。美国却高举自由经济的大旗,拒绝“社会主义”,将医卫交给市场,保险与医院都以盈利为目的,形成一套极不合理的制度。

  从费用来说[2],美国每年的医卫支出占GDP的比例高达17.2%,相比之下加拿大是10.4%,法国11.0%,英国只有9.7%。美国的医卫费用增速也比别人快,已成为严重的财政与经济负担。而花下这么多钱之后,美国的人均寿命,婴儿死亡率等等公共卫生指数在发达国家之中吊在尾部。最糟的是许多中下层民众买不起保险[3],2010年无医保人员占总人口的20%(约六千万人),奥巴马医改实行之后到2016年也还有8.8%。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政府有意改革医卫,却遇到巨大阻力:医卫是福利,加起来容易砍起来难;它涉及保险、医院、制药公司、医生护士,内中利益复杂。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