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高铁一地两检:内地执法权片面或致重犯入港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8-04 00:33:22


袁国强(中)、李家超(右)和陈帆昨赴立法会解释“一地两检”方案。(中评社 庄恭诚摄)
  中评社香港8月4日电(记者 庄恭诚)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昨召开特别会议,商讨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安排。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会上指出,如果西九龙站的内地口岸区仅执行内地出入境法律,其余司法空白须由香港法律填补,由此会导致司法重迭的后果,可能令内地严重罪犯藉机进入香港,带来保安风险。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则表示,“一地两检”安排并非“开坏先例”,特区政府现时的方案只是出于乘客便利和社会经济效益,而且最终落实须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和香港立法会同意,不存在未来会随便有类似安排。

  立法会现时正处于暑假休会期,昨日的会议由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主动提出,希望阐述“一地两检”方案及回应议员提问。特区政府在提交给立法会的文件中指,此举充分反映当局对立法会的重视。立法会秘书处还安排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保安事务委员会和交通事务委员会于8月8日举行联席会议,讨论“一地两检”方案。

  一地两检只为效益 无政治考虑

  袁国强在开场发言中提到,现时来往香港和内地的直通车采取点对点、封闭式直达的模式,高铁则属开放式网状交通,而在传统的“两地两检”安排之下,乘客分别在香港和内地两处车站通关,会带来极大不便,令效益大减。他指出,特区政府在与内地部门商讨的过程中,双方都同意落实“一地两检”的3大原则:方便乘客和发挥效益不应凌驾包括《基本法》在内的法律和“一国两制”;运作上可行有效,在符合法律的大前提下,须配合实际操作上的需要;所有程序须兼顾保安考虑,确保有效处理保安风险,防止保安漏洞。

  袁国强指,高铁香港段属跨境铁路,乘客必须按照内地和香港法律,分别办理两地的通关手续,而“一地两检”安排只是为了乘客方便和发挥社会经济效益,并不会改变乘客通关时的权利和义务,也不会改变香港既有的出入境制度。对于有意见质疑根据高铁“一地两检”安排,在香港境内设立实行内地法律的内地口岸区是“开坏先例”,将来亦可随意在香港任何地方实行内地法律,袁国强表明不认同。

  他强调“一地两检”的目的是发挥高铁的最大效益,特区政府不会无缘无故找一块香港土地划为其他法律管辖区,而且类似安排也并非特区政府单方面可以做到,以今次“一地两检”为例,就需要内地与香港一起商讨才最终成事,而且程序上还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同意以及香港立法会通过。

  至于泛民议员质疑内地口岸区的设立是“割地”,袁国强重申这块位于西九龙站内的区域只是租赁给内地,业权仍属于香港,设立内地口岸区只是为了特定的目标、在特定的范围内实行特定的模式。他还表示,“一地两检”安排背后完全没有政治原因,因此不应用夸张失实的眼光看待,亦不应以阴谋论作不必要和无事实基础的猜测。

  内地全面执法 避免2大保安风险

  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安排的另一大争议,在于是否有必要在西九龙站实行出入境法律以外的内地法律。新民党议员叶刘淑仪在会上问及,如果在“一地两检”之下,西九龙站的内地口岸区不实行完整的内地法律,而只处理内地出入境法律,会给香港带来怎样的保安风险。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回应说,如果内地相关部门在西九龙站的内地口岸区只具有执行部分内地法律的权力,其余司法空白就必须由香港法律填补,由此会产生司法重迭的问题。

  他表示在这一情形下,当内地的严重罪犯来到西九龙站,香港的司法管辖权便适用其案件,若该罪犯在西九龙站提出司法挑战,质疑内地执法人员的执法权力,而由于该罪犯已身处香港司法管辖区,香港法院可能会受理,假设最终挑战成功,香港便要处理这一实际上在香港没有犯法、而是触犯内地法律、但又已滞留在香港的罪犯,这一保安风险除了时间上可能因为审讯安排而拖得很长、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人数上亦需留意。他认为,由于部分案件在内地量刑较重,不排除一些原本在内地司法管辖区应被拘捕的罪犯想要逃避法律责任,便千方百计来到香港。

  司法重迭引起的另一保安风险体现在免遣返声请方面。李家超指出,在司法重迭的情况下,香港必须处理在西九龙站提出免遣返声请的人士。他透露,现时香港正等候处理的声请逾8000宗,2015-2016年由内地偷渡来香港的非华裔人士总共有约6000人,其中约5000人提出免遣返声请,而根据过往经验,有高达90%的声请个案都不成立,相关人士来香港大多是为了打黑工。

  他强调,在现时香港非常严格看守边境关口的情况下,都已经有如此庞大数量的声请个案,未来必须防范有人利用西九龙站进入香港及提出免遣返声请,并关注和认真处理相关保安风险。

  李家超表明,特区政府现时提出的“一地两检”方案并不存在司法重迭的问题,因此不会有以上2点风险和漏洞。

  陈帆引议事历史记录 反驳泛民指责

  在会上,民主党议员尹兆坚和公民党议员郭荣铿都质疑,特区政府早年在立法会申请兴建高铁的拨款时,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曾提到会考虑包括“一地两检”、“两地两检”、“车上检”在内多个方案,而且指各方案均具效益,不过如今特区政府公布的方案只有“一地两检”一个选项,批评特区政府说谎,引起社会猜疑。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反驳指,早在2007-2008年的施政报告中,即兴建高铁的拨款申请提交立法会审议前约3年,时任行政长官曾荫权已表明特区政府会积极考虑“一地两检”的可行性,并在规划西九龙站时预留空间,以供设置“一地两检”措施所需的空间,而在立法会申请拨款时,特区政府亦表明会研究“一地两检”。

  陈帆还指出,虽然郑汝桦的确讲过郭荣铿所引述的言论,但是她当时亦清楚表示,特区政府的目标是落实“一地两检”,为了应对高铁香港段通车时可能无法落实“一地两检”,才同时考虑或研究中途或折衷方案,但原则是不损害高铁的效率,令高铁的经济效益达到最大。陈帆强调,这些发言内容都引述自立法会的逐字文本记录。

  袁国强则表示,郑汝桦当年所讲的考虑不同方案,包括“一地两检”和其他方案,其实今日特区政府在提出的最终方案时已考虑这些选项,亦解释了“两地两检”为何相对“一地两检”,无论是乘客便利角度还是经济效益角度都不具优势。他认为有关指控不合理,因为议员不能单单找出过去一、两句话,就断定特区政府当年或今日说谎。他说社会上关注、关心这一议题并非不合理,政府尊重也会听取意见,但提出意见应保持客观、持平、理性的态度,不应哗众取宠。

  对于民主党议员涂谨申要求就“一地两检”展开公众谘询,袁国强指特区政府多年来在与内地方面商讨、研究“一地两检”安排的过程中,一直都有留意社会意见,否则公布时不会列出各类构思以及选择“一地两检”方案的理据。他表示,特区政府尊重立法会和市民的意见,接下来亦非常乐意听取社会对于“一地两检”的意见,他认为目前做法的效果与公众谘询一样,之后不排除在立法会和社会上有其他的沟通安排。

  工党议员张超雄在会上动议,要求特区政府委聘独立机构就高铁香港段出入境安排详列不同方案,并向市民作出谘询。最终该动议以18票赞成、27票反对,遭到否决。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