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苏起:“共识”不易,仍须努力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5-20 01:23:52


苏起。(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香港5月20日电/台北论坛基金会董事长苏起不久前在《共识杂志》第三期“卷首语”发表评论称,“共识”不易,仍须努力。
  
  苏起说,今天大家讲“共识”讲得多了,都忘记“共识”这个名词原来根本不是中文的名词,而是从英文consensus这个字翻译过来的。它在一九八0年代的台湾民主化过程中逐渐流行起来,后来又传入中国大陆。至于何人何时何处有此译笔,现已无法考证。可以确定的是,它反映的是一个集体的意识,而不是任何个人的意识;这个集体意识是由许多人经过一个平等讨论的过程,最后才形成的。这里的重点有三。一是许多人,二是平等讨论而非上面交代下来,三是有个过程。

  这三点就让“共识”说来容易,做到却不容易,尤其现今民智大开、人人都有意见,寻求共识就更加困难。我们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在一个群体里,要在任何事情上形成共识,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与耐心,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才可能达成。正因为大家有不同的意见,甚至还常有“为反对而反对”的人,所以要达成共识,除了理性的说服不可缺少外,最好还要有感性的连结。这就是为什么家庭、教室、公司、团体里,意见纵然不一,但“共识”终究相对可能。

  但在一个比较大的,人和人的关系比较疏离的团体,或在国家里,要在感性的基础及理性的沟通过程中形成共识,就非常困难,常常最后落到彼此暴力相向。自古以来不论中外,人类多半用暴力及独裁专制的方式来解决争论,推动公共事务。现在独裁退出流行,民主制度当道,就由平等讨论取代了由上而下的命令,还设计出一套“多数决”的投票机制来防止无止尽的平等讨论。可惜民主制度也有重大缺点。那就是,如果没有感性基础,理性沟通的力量就非常脆弱,很难找到彼此的共识以解决大众共同的问题。而“多数决”的设计也不能防止有心人士利用情绪造成实质的“民粹”,结果形成“反理性”,最终可能导向更大的悲剧,譬如纳粹德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很不幸,现在的台湾就陷入这样的严重困境。表面上实施民主制度,但参与其中的政媒界大小人物都忘了我们中华民族固有的礼义廉耻的美德,喜欢用刻薄尖酸的语言重创彼此的尊严,撕裂彼此的感情。没有基本的相互尊重,所谓的理性沟通就变得不可能,当然也不会有共识。时间一久大家都看到台湾的民主好像虚有其表,实际上却不能解决重大问题

  在感情对立的情境中,多数与少数的对立斗争成为台湾政坛永恒不变的戏码。几十年下来不仅把过去的台湾经济奇迹打成全球经济的后段班,还严重折损台湾的安全。

  还好台湾始终有一批不死心的人,专心致志于台湾内部的和谐、两岸关系的稳定、及教育文化的提升。中华教育文化经贸促进协会的成员以及“共识”期刊的编辑、作者、读者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愿意重新从基层做起,重视感性,也讲究理性,明明看到“共识”形成的艰难,但仍坚定地努力下去。希望透过我们大家的坚持,总有一天看到感性导入正轨,理性也抬头。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