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王平:中华民族复兴 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15 00:33:15


中评智库基金会董事、中国评论通讯社副社长王平。(中评社 兰忠伟摄)
  中评社上海4月15日电(记者 兰忠伟)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14日举办“香港回归二十年与‘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学术研讨会,就行政长官选举后的香港形势、香港回归20年取得的成就、“一国两制”在香港实际面临的挑战等话题展开广泛讨论。

  中评智库基金会董事、中国评论通讯社副社长王平在会议中以“中华民族复兴 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为题,发表讲话。他指出,“一国两制”在香港运行至今并不容易,中央政府为了维系香港的繁荣稳定,在诸多方面特别是经济方面做出了许多帮助,政治方面也做出了很多妥协,很不容易。但是也不能否认,香港近年在经济发展特别是贫富悬殊矛盾突出的状况下,政治问题特别是“港独”甚嚣尘上,应该对回归二十年进行反思。

  摸着石头过河 香港缺乏方向

  王平表示,香港问题的关键不是理论滞后的问题,而是目标方向的问题。他认为,“一国两制”与当年的“改革开放”,有一个非常相像的地方,那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理论滞后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是一种常态。

  王平指出,“改革开放”有着明确的方向和目标,不管前面有多少深坑暗流,方向是清晰而明确的,那就是眼睛紧盯着当今世界最高水平,追求的目标是“四个现代化”;而香港实践“一国两制”由于没有参照物,长期以来都是没有方向目标,出现探索的多向性在所难免。“正是方向的不明确甚至是长期缺失,才导致了今日香港的思想混乱,包括港独思潮的出现。”

  王平说到,毫无疑问,中央政府在香港回归之后,是非常希望真正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回归之初大家很熟悉的“井水不犯河水”,以及“紫砂壶论”,就是这种希望的形象表述,也是当时国家意愿的具体写照。或者也正是因为这种“以大事小”的宽容或者说是忍让,国家没有将最前面的“一国两制”这个根本原则,在形势最为有利的回归之初,迅速而强力地要求香港社会将此一根本原则烙入人心。

  “正是因为只有框架设计却没有在‘一国两制’的实践中逐步将目标清晰化,也没有将‘一国’这个基本原则烙入人心,如何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有了天马行空的自由。”王平说,没有富于说服力的“一国两制”周密论述,也因为没有明确的方向,使得很多人在对当前状态不满的情况下,给自己认为可能对的方向赋予理想,往哪个方向探索的都有。

  王平强调,如果仅仅满足于恢复行使主权,那么香港在97之后的任意发展以及所表现出来的“不尽人意”就是合理的。但是如果“一国两制”是根本原则,正如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央对贯彻‘一国两制’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但同时要确保‘一国两制’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面对“港独”分子公然横行,港独分子敢于在立法会公然挑战“一国”底线,那么,国家、民族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的问题,就必须认真思考了,否则就难以保证“不走样、不变形”。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