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传奇张国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10 17:42:54


  中评社北京4月10日电/2003年4月1日前,他是世间“不一样的烟火”;在那以后,他成为永远的传奇。生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死后得万千文字凭吊以安神。有哪个艺人,如张国荣这般,经历了这么长久的告别?张国荣的一生,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以风华绝代的魅力和惊世一跃,温柔了岁月,亦惊扰了时光。
对于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几代人来说,张国荣是香港电影风华的一个缩影;怀念张国荣,其实也是在怀念渐行渐远的香港电影,还有那已经消失的情怀和未能达成的期待。

  想必,他仍喜欢人亲热地叫他一声“哥哥”。哥哥,时间过得飞快,如果你还在,今年61岁了;如果你还在,还能演绎好多个春秋冬夏;如果你还在,此时正是人间四月天。

  飞鸟和别姬都碎在镜子里

  “不行!说好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程蝶衣(张国荣饰)执著于要与师哥段小楼(张丰毅饰)唱一辈子的“霸王别姬”,他带着走火入魔的天真,活在戏里,却忘却了世上唱到了哪一出。

  张国荣第一次扮上虞姬后,导演陈凯歌说他整个人都惊呆了:“最有意思的是,他扮上以后不怎么抬眼,眼帘就那么垂着,本来京剧的化妆和箍头都使眼角稍稍往上,而他不怎么抬头,那真是千娇百媚。”

  这“绝世名伶”让台下的四爷(葛优饰)看得恍恍惚惚,不知今夕何夕:“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情非你莫有,此貌非你莫属。”

  编剧李碧华感慨,程蝶衣就是为张国荣量身定做的,换个人再演不出程蝶衣这种境界。哥哥曼妙的身姿、负气的背影以及决绝的语气,丝毫不差地带出了程蝶衣身上的执着、阴柔、妩媚。这真是人戏合一,张国荣演程蝶衣,程蝶衣演虞姬,他们一样 “不疯魔不成活”。

  陈凯歌在拍《霸王别姬》时,常被哥哥的表演深深震撼:“他的眼里流露出令人心寒的绝望与悲凉,停机以后,他久坐不动,泪下纷纷,我并不劝说他,只是示意关灯,让他留在黑暗中……”

  虞姬自刎了,张爱玲说:“我比较喜欢那样的收梢。”以死亡实现自我救赎,那痛真是不可逆,无力回天。

  而《阿飞正传》里的那只飞鸟,从一开始就死了。

  阿飞旭仔(张国荣饰)把内心的恐惧深深地隐藏了,外化成玩世不恭和冷酷无情。他拒绝与世界讲和,我行我素,对这个世界感到厌倦。当厌倦世界的时候,就开始爱恋自己。

  穿着背心短裤的阿飞对着穿衣镜跳舞,旋转,顾盼,那种旁若无人、自怜自恋的感觉在性感又孤独的舞姿中展现。“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他躺在床上,洋洋自得地念出这段独白。阿飞一直自诩为那只无脚鸟,他需要爱却又怕成为负累,所以到处留情,又屡次脱逃,负了好多女人:良家女子苏丽珍(张曼玉饰)、舞女露露(刘嘉玲饰)、养母,他自己却被生母所负,临了死在乱枪下才醒悟:“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