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台关系变化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11 00:24:54


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台关系发展,值得高度关注。
  中评社╱题: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台关系变化 作者:郭震远(北京),中国海洋大学海峡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

   作者指出,台湾从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到“具体筹码”的变化,是特朗普执政后美台关系变化的主轴。同时,蔡英文则力图保持台湾的“战略筹码”地位,这与特朗普推进的台湾“具体筹码化”,共同构成了特执政后美台关系变化的主要特征。

  特朗普已经执政。胜选后的候任期间,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的一些涉台言行,在海峡两岸都受到高度关注。这些言行清楚表明,特朗普公开、直接地企图将台湾作为处理中美关系具体问题的筹码,即把台湾“具体筹码化”。这是与美国历任总统都把台湾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很不相同的政策趋向。可以认为,台湾从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到“具体筹码”的变化,是特朗普执政后美台关系变化的主轴。同时,蔡英文则力图保持台湾的“战略筹码”地位,这与特朗普推进的台湾“具体筹码化”,共同构成了特执政后美台关系变化的主要特征。美台关系的这种变化,将是中美建交以来,美台关系最重要的变化。

  特朗普将台湾在中美关系中“具体筹码化”,
  引发美台关系重大变化

  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在竞选期间没有涉及两岸关系中的台湾问题的言论。原因是,美国这次总统选举如同2004年以来的历次总统选举一样,台湾问题不是竞选议题。然而,特朗普胜选后的候任期间,特及其团队成员有一些涉台言行,在两岸及美国国内都受到关注。其中,去年12月2日特蔡通话,是打破了37年禁忌的通话。虽然特本人力图淡化这次通话,但实际的背景当然远比特的说明复杂。12月11日开始,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分别在公共媒体(推特)和记者会等不同场合,发表了关于一中政策的言论。每次的表述不尽一致,但基本内涵相同,即在表示理解一中政策重要性的同时,明确提出在处理中美之间各类具体问题时,如人民币汇率问题、贸易不平衡问题等等,中方如不做出美方满意的让步,美方将不执行一中政策。这是公开、直接地把一中政策作为处理中美关系具体问题的美方筹码。特朗普的相关言论,特别在台湾岛内引起高度关注。不仅因为他企图将一中政策“具体筹码化”,还因为一中政策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特朗普尚且企图将之作为处理中美关系具体问题的筹码,那台湾就更可能被特“具体筹码化”,并由此而出现更多的可能,甚至作为“交易”的结果,台湾被美国“抛弃”。

  自1950年6月,美国公开、直接军事干涉两岸关系以来的六十多年中,美国一直是台湾最关键的外部保护者、支持者。这从根本上决定了,美台关系始终是极端的美主台从关系,即美台关系中台湾绝对的“筹码命运”。六十多年中,美国坚持保护、支持台湾的原因复杂、多变,但最根本的,是美国利益的需要。这是美台关系的基础,但这一基础的具体内涵是可变的。正是美国利益需要的变化,导致了六十多年中几次美台关系的明显变化。20世纪六十年代末,在中美因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而严重军事对抗的形势下,美国仍一直把台湾视为东西方冷战的一个重要环节,是其在远东构建的“遏制共产主义扩张军事包围圈”的“不沈的航空母舰”。在这一期间,美国不仅派遣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定期巡航,而且在1954年10月签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美台成为盟国后,派遣大批军事人员和武器装备进驻台湾本岛及其外岛。可以认为,这一时期是六十多年中,美台关系最紧密、台湾作为美国“战略筹码”地位和作用最明显的时期。

  从20世纪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中美建交,中美共同对抗苏联扩张的大背景上,美台关系发生了1949年以来最重大的变化。在长达近十年的中美关系正常化过程中,美国最终接受了以一中原则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政治基础;在美方接受对台“断交、废约、撤军”三原则的基础上,实现中美建交。但是,通过“美国与台湾关系法”,美台保持所谓的“非官方关系”,美国继续向台湾提供所谓“防御性武器”,以及其它的“安全保证”。实际上,美国通过把台湾问题与所谓的“维护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以及“美国对盟国的承诺”联系在一起,仍然坚持把台湾问题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从20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冷战结束至今的时期,中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由共同对抗苏联扩张的战略合作,转变为“既斗争又合作,既冲突又协调,斗争而不破裂、冲突而不对抗”的复杂关系。特别是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大为增强,中美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同时,两岸关系也发生了复杂变化,由20世纪八十年代末到2008年的反“独”促统,到2008年至2016年的和平发展,再到2016年以后的新对抗。在这一大背景上,美台关系经历了1949年以来最复杂的变化。老布希、克林顿、小布希、奥巴马四任美国总统,越来越明显地把台湾局势视为冷战后亚太地区主要地区热点问题,并在这个意义上重视台湾作为美国掌控地区安全的“战略筹码”之一,而维持美台关系,主要是坚持对台军售,以及美国对台湾所谓“民主转型”的肯定和宣扬。事实表明,在六十多年的美台关系变化中,台湾经历了,由美国全球战略、亚太战略及中美关系三个战略层次的“战略筹码”,到仅仅作为中美关系中牵制中国的“具体筹码”的变化,重要性不断下降,而且作为筹码的价值也不断下降。

  美台关系变化基本上就是美国对台政策的变化及其影响。导致这一变化的因素很多,但最重要的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利益及其变化。其它因素看似影响很大,但实际上,真正的影响有限。例如,美国总统对台湾的态度,实际并不决定其对台政策。雷根、小布希二位总统被认为十分亲台,但他们各自两个任期的对台政策,却不被认为“亲台”。雷根与中国共同发表了“8.13公报”,对于限制对台军售做出明确承诺,虽然同时向台湾做出“六点保证”,但主要是“安抚”台湾,实际意义有限;小布希公开把陈水扁视为“麻烦制造者”而予以打压,被认为与大陆“共管台独”。美国作为当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其在台湾问题上的利益十分广泛,但最主要的始终是相关的美国战略利益,而不是其它的各种具体利益。所以,六十多年来台湾一直是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而不是“具体筹码”。冷战结束以来,中美之间经济摩擦多发,有的还达到十分严重程度,但在处理这些摩擦时,美国并没有与台湾联系起来,就充分表现了台湾只是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而不是“具体筹码”。

  但是,随世界大形势、中美关系,以及两岸关系的变化,台湾作为美国处理中美关系“战略筹码”的价值,存在不断下降的趋势。六十多年的事实,已经清楚显示了这一趋势。2010年前后,美国开始出现“弃台论”。虽然迄今“弃台论”没有成为美国政界、军界的主流观点,但其发展势头和影响不容小觑。“弃台论”并没有形成较完整、系统的论述,但其核心内涵已逐渐清晰,即中国持续、较快的发展、强大,中美关系、两岸关系都已经并将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美国继续保护、支持台湾,以台湾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不仅已明显不可行,而且会越来越明显地损害美国利益,所以,美国出于自身利益,应该,也需要“弃台”,即放弃把台湾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战略筹码”。可以认为,特朗普在处理中美关系中将台湾“具体筹码化”,就有“弃台论”的较明显影响。

  特朗普是一个精明、成功的大商人,有着“一切皆可交易”的根深蒂固的商人理念,并精于具体利益的算计。同时特朗普又是没有从政经历的所谓“政治素人”,对很多重大的国际关系问题知之有限。例如,对于中美关系的战略重要性、一中政策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以及中美关系中台湾问题的严重性、敏感性等,都知之有限,并在其候任期的涉台言行中得到表现。特在其候任期的涉台言行表明:第一,特虽声称理解一中政策的重要性,但实际上是只认为一中政策对中国重要,而并不认识一中政策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真正重要性,确实是知之有限,但却敢于、急于以此来和中国做“交易”;第二,明确提出要将一中政策,与人民币汇率、贸易不平衡等具体的中美经济关系问题联系,不仅背离了对传统的战略问题的重视,而且突显了特朗普对提振美国经济目标的重视;第三,由于一中政策与美国关系中的台湾问题紧密相连,特朗普将一中政策与中美经济关系中的具体问题联系,准备进行“交易”,那么他把与台湾相关的各种问题作为筹码,与美国的经济利益进行“交易”,将是更加可能发生的。这是人们认为,特朗普将把台湾“具体筹码化”的主要根据;第四,特朗普在2月10日与习近平主席通话中已经强调,“充分理解美国政府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高度重要性,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表明他将改变将一中政策与中国进行“交易”的做法,但这并不意味他不会以台湾相关的问题,如对台军售问题,提升美台交往层级问题等,与中国进行“交易”,获取美国具体的经济利益。台湾从历来的美国“战略筹码”,变为特朗普的“具体筹码”,表明了美国对台湾重视程度的持续下降,达到重要的转捩点,特朗普以其特有的方式,即台湾“具体筹码化”,挑明台湾重要性的下降,是1979年1月中美建交以来,美台关系最重要的变化,其影响将逐渐表现出来。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