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从习近平的对台思想析论中共的对台战略及策略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4-09 00:14:06


习近平站在“共圆中国梦”的战略高度,把对台政策目标和两岸关系发展目标有机结合。
  中评社╱题:从习近平的对台思想析论中共的对台战略及策略 作者:赵春山(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

  前言:意识形态与共产党人的战略和策略观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即针对中共的对台政策及两岸关系,发表了多次重要的讲话,其论述的内容涉及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等各个面向,已形成他整体思想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列宁曾言:“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在今后历史发展的一个较长时期,习近平的对台思想,势将成为中共对台战略及策略的指导方针,值得吾人充分掌握并深入探讨。

  共产党人一向重视战略和策略。斯大林在《论列宁主义基础》中表示:“战略是规定无产阶级在革命某一阶段上的主要打击方向,制定革命力量(主要和次要的后备军)的相应布置计画,在革命这一阶段的整个过程中,为实现这个计画而斗争。”,“策略就是规定无产阶级在运动的来潮或退潮,革命的高潮或低落这个较短时期内的行动路线,就是通过以新的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来代替旧的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以新的口号代替旧的口号,透过把这些形式配合起来等等来为实现这条路线的斗争。”至于战略与策略的关系,该文指出:“策略是战略的一部分,是服从于战略的,是服务于战略的。”

  由此可见,共产党人眼中的战略与策略,并非是一个“即兴创作”(improvisation),而是党对特定斗争与特定情况做科学分析后决定的,也就是经过一个形势判断的过程,而意识形态则是影响形势判断的关键因素。

  根据美国学者舒曼(Franz Schurmann)的说法,意识形态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是“纯粹的”(pure)意识形态,它是用来塑造个人思维,且具有一般性应用价值的那些“理念”(ideas),如“理论”或“主义”;二是“实践的”(practical)意识形态,它是那些以经验和实践为基础,并可形成政策或行动的“理念”,可称之为“思想”。

  习近平作为中共的领导人,他的对台思想当然是用来指导和制定政策的,故应属于“实用的”意识形态范畴;但处在一个“全球化”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习个人的价值判断,也不免受到内外各种思潮和形势变动的影响,故也带有“纯粹的”意识形态特质。

  习近平于2012年“十八大”接班时,中共面临的内外环境形势,对他思想体系的形成和他随后勾勒的执政蓝图,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影响。

  习近平面对的中共内外环境形势

  在内部形势方面,中国大陆的综合实力虽已大幅提升,经济实力更是超越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但经济运行仍面临诸多困难,如产能过剩和需求结构升级的矛盾依然突出,房地产和若干领域的金融风险也逐一显现,这都使中共赖以执政的物质文明基础产生动摇;在政治层面,官员贪腐现象不仅影响行政效率和效能,并且严重损害共党执政威信;最严重的是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如贫富差距扩大、环境污染问题恶化、群体抗争事件频传等,这都影响到构建“和谐社会”所需的精神文明基础。针对这些情况,有观察家认为:“大陆过去三十多年快速发展,既让改革开放遗留的问题日益变得不可忍受,又积累了一系列新的问题,整个国家进入了矛盾凸显期。”改革开放诚然带来了大量利多,也改变了整个中国大陆的风貌;但与此同时,正如著名经济学者吴敬琏所说,改革也出现了空转的现象:“上级部门忙着发文件,下级部门忙着学文件,一个没学完,第二个文件又来了,改革成了‚修辞‛。”

  在外部形势方面,中国大陆的和平崛起,使国际战略体系产生了结构性的改变,并影响到周边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关系。例如,中美双方虽因共同建构“新型大国关系”而大致维持稳定互动;但欧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政策”和拟议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让双方关系有可能从“战略互疑”转为“战略对抗”;在邻近中国大陆周边地区,东海和南海领土争议甚嚣尘上,已危及中共与日本和南海诸国的关系;其它诸如中东及朝核问题的悬而未决;反恐、气候变迁和疾病扩散等非传统安全议题,也攸关中共的国家利益。在国际经济体系方面,经济全球化的脚步停滞不前,全球经济陷入结构性的困境,这些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中共的经改进程。

  相较之下,习近平上台时的两岸关系,则是处在一个最佳的状态之中。两岸在“九二共识”的共同政治基础下,不但签署了包括ECFA在内的23项协议,并且持续维持了两岸官方和半官方的协商和对话管道。但因台湾的政治生态瞬息多变,一场总统大选的结果,就有可能为两岸关系发展,添加不穏定的因素。

  总之,习近平面对的上述内外三个环境,其中包含际遇,也存有挑战。习身为中共领导人,必须做出形势判断,并据此拟订他的因应对策。

  习近平的总体战略目标:中国梦的实现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习近平心中的梦想。习把圆梦的时间约定为“两个一百年”,即在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2049年中共建政百年时,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也就是完成“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战略目标。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