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万警集会的群情汹涌背后 错过了什么?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3-16 00:37:31


2014年“占中”期间,一名执勤警员的盾牌上布满裂痕。(中评社资料图)
  中评社香港3月16日电(记者 庄恭诚)2月末的一个晚上,香港3万多名休班警察、退休警务人员及其家属,响应两大警察协会举行的特别会员大会,表达对在执法期间遭受公众和示威者挑衅和辱骂的不满。这场集会的主题,还包括声援“七警案”中的7名当事警员。

  宣泄情绪过后,对立的格局更趋明显,化解僵局之路则少人问津。这场群情汹涌的万警集会后不久,中评社记者访问了两位年轻的“占中”参与者。二人都曾奋战在社会运动的第一线,在金钟夏悫道的占领区,他们挥洒过青春的热血,为理想和他们心目中的公义奋不顾身。二人更都有一个特殊的家庭背景:父亲是现役警务人员。

  作为社会运动的参与者,二人独特的故事和心声,或可为如今对警民关系和社会对立的探讨,带来不一样的思考。

  爸爸说:如果被捕 自己承担

  为了实现日后投考公务员的目标,琪琪在中学毕业后,报读了大学的公共行政管理专业课程。开学之后,她发觉课程内容与想像中有所不同,身边一些同学亦有政党背景。阴差阳错之下,原本对政治关注不多的琪琪,开始认识香港的政治状况。

  即使稍后在2014年“占中”爆发前夕,琪琪在政治立场上依然保持中立,甚至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投身到这场香港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之中。“但由警察放第一枚催泪弹开始,我觉得事态严重,开始去金钟占领。”

  琪琪爸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警察,至今加入香港警队已超过30年。目前担任督察的他,职务以办公室工作为主,“占中”期间曾负责调配人手。琪琪告诉中评社记者,因为爸爸是警察,所以她每次去金钟占领区的时候都很害怕爸爸知道,“爸爸只要看到有关‘占中’的新闻都会忍不住爆粗”。为了避免爸爸发现自己参与“占中”,琪琪总是会在占领区戴上口罩,并且跟大多数“占中”参与者一样穿黑色衣服。

  79天的“占中”过去,琪琪的爸爸始终没有察觉,女儿正是他每晚收看电视新闻时以粗口指责的对象,不知情的他还千叮万嘱女儿不要参与“占中”。

  然而对于琪琪而言,爸爸对“占中”学生的批评依然那么刺耳。而每当她作出丁点反驳,爸爸就会越骂越激动,于是她最终选择了闭嘴。琪琪一边向中评社记者形容自己的爸爸是一个偏激的人,一边又解释说不想因为政治立场而影响的家人之间的关系。“始终家只有一个。”

  阿俊接触政治的故事同样由大学说起。和琪琪一样,阿俊也在大学修读了有关政治专业的课程,不同的是,阿俊的参与程度更深、立场亦较鲜明。在“占中”爆发前的课余时间,他已接触了不少政治活动,包括参与游行、政党实习、在竞选期间为候选人拉票。“占中”期间,阿俊大多时亦在金钟占领区留守,本身懂急救的他,自愿在占领区的急救站帮忙。

  阿俊的爸爸目前担任警察教官,很反对儿子参与“占中”。阿俊告诉中评社记者,虽然他总是跟爸爸说自己没有去参与,但是他觉得爸爸应该也心中有数。“爸爸会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我就说去和朋友吃饭了,但是没理由每晚都跟朋友吃饭吧。(笑)”

  在阿俊看来,爸爸只是始终没有戳穿自己。到后来,阿俊的爸爸经常提醒他:“不要被身边的同学影响,不要人家说冲你就冲,犯法的事情即使是别人叫你做,责任还是你自己承担,自己要学会保障自己。不要做别人的棋子,你自己是读政治的,应该有自己的批判思考,不是人家说一就一,‘占中’大家都知道是犯法,你不要去。”

  阿俊认为,爸爸给他的自由度很大,并未强行阻止他,但总是会提醒他相关的法律责任。“他有说过如果我被拘捕了,他不会管我,但是他会一直提醒我自己要承担责任。”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相关专题: 中评香港网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