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赵遐秋忆陈映真对祖国的眷恋:永远是统一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6-11-29 00:37:04


  中评社香港11月29日电(记者 张爽)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联络委员会副主任赵遐秋是陈映真多年的挚友,她回忆了陈映真从家人身上传承下来的对故土的眷恋以及陈映真对“家”和“统一”的理解。

  以下是赵遐秋的回忆:

  映真曾经告诉我,他的父亲,陈炎兴老伯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

  老先生生长在殖民地台湾赤贫的家庭,正式学历只有小学。小学毕业时,家境十分贫寒,无法继续上中学。他哭了好几天,从此以后,在家苦读,没钱买灯油,只能在月光下读书。最后,终于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小学教师的资格。

  老先生多次对映真说过,他看过一幅很美很美的画,那是夕阳西下的北京城头,落日的余辉中㳽漫着风沙,很美,很美。老先生向往北京,努力学习国语,讲得一口非常流利的普通话。他有个心愿,要做族谱,只知道自己的祖先是从福建安溪过来的,然而,究竟是哪一代过到台湾的,一直没弄清楚。

  1986年以前,老先生好几次想取道美国回祖国看看,了了他的心愿。可是,又怕影响陈映真这个坐过牢的儿子。1986年,老先生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愿望,回到大陆福建,续上了家谱。

  那一次当着快要进村子的时侯,老先生竟是激动得两手发抖。在《安溪县石盘头-- 祖乡纪行》一文里,映真真诚地表达了他们家庭这样的挚爱和真情。映真说,他见过族中最大的长辈是祖母。他知道祖母的时候,老人家的双眼已经失明。小时候,每次去中庄看到祖母,她总是用她的双手摸着孙儿的脸。“啊唷,心肝孙,大汉喽......”她会一边摸着孙儿的小脸,一边这样说,而且常常分不清是悲伤还是喜悦地流泪。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