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曾庆瑞夫妇悼念挚友陈映真:杰出的爱国主义者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6-11-26 00:39:35


2005年,曾庆瑞夫妇与陈映真夫妇及两岸文坛老友在北京会面。(照片由赵遐秋提供)
  中评社香港11月26日电(记者 张爽)台湾著名作家陈映真22日在北京病逝,两岸文坛一片哀恸。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广播电视艺术学专业博士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曾庆瑞、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联络委员会副主任赵遐秋夫妇是陈映真多年的挚友,在陈映真生命的最后时刻陪伴在他身边。曾庆瑞、赵遐秋夫妇独家授权中评社刊登他们哀悼挚友陈映真的文章,曾庆瑞教授在陈映真弥留时刻托着他的左手手心整整19分钟,赵遐秋教授则回忆了二十多年前在台北与陈映真夫妇见面的情景。

  曾庆瑞:送别挚友陈映真

  “一颗伟大心脏停止了跳动!”

  今天(编者注:11月22日)中午大约一点半,我们的挚友陈映真的夫人陈丽娜打来电话,哭诉陈映真病危,正在紧急抢救。我们立即前往朝阳医院。无奈,车到工体南路东段西口,严重堵车。我立即下车,大步快走,直奔医院,让行路不快的遐秋坐车随后赶到。

  我到医院B楼13层呼吸疾病重症监护病区陈映真病房时,14:20。丽娜抽泣不止,俯身告诉映真:“永善,曾大哥来看你来了!”我连忙俯身下去,轻声呼唤:“映真!映真!”映真双眼已被蒙住,颜面上没有任何反应。

  我让丽娜坐下后,丽娜不停抽泣,我右手扶住丽娜右肩背,不停地安慰她,左手托住映真的左手手心。丽娜左手放在映真左手背上。

  忽然,我感觉到,映真的左手手指即轻微地动了一下。这时,14:25。再看大监测仪表,心电显示,心动是黄色的30。下面一个数据是70,左上角还挂着一个“?”,只是,一条横线时断时续,略有起伏曲线。这时,我明显的感觉是,映真左手心的体温,在慢慢低凉下来。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