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魏鹏远被查抄 2亿现金烧坏1台点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6-10-20 17:26:18


 
  利用职务影响力,延伸受贿触角

  除了直接利用手中的审批权谋取利益,魏鹏远敛财的另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利用自己管理煤炭和职务影响力,延伸受贿触角,为14个企业请托人在承揽与煤矿行业有关的工程、推销设备等方面提供帮助。他与私人老板丁荣猫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典型例证,2002年,丁荣猫认识魏鹏远后,通过魏鹏远向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打招呼,承揽了煤矿里的灭火排渣工程,幷由此攫取了数亿元的利润。

  作为回报,丁荣猫从2002年中秋节开始,先后送给魏鹏远大量欧元、美元等财物,折合人民币6700多万元,丁荣猫也是向魏鹏远行贿金额最多的人。

  公诉人:魏鹏远为什么给涉煤企业打招呼,不言自明,因为被打招呼的企业是需要有事项向魏鹏远报批、审批。至于说给面子,说老实话魏鹏远的面子肯定值钱,从而完成了权钱交易,这个面子实际上不是他自己的面子,而是国家对煤炭企业,煤炭审批事业的公权力的面子。

  防线崩溃,收钱办事成“规则”

  纵观魏鹏远受贿案,无论是金额还是敛财的手段都可以称得上是触目惊心,那么魏鹏远第一次受贿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他又是如何在贪欲中逐渐沉沦下去的呢?

  魏鹏远,1959年出生在辽宁省锦西县。1982年毕业于辽宁阜新矿业学院采煤专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煤炭部规划设计总院工作。1989年进入国家煤炭部工作,在32年的职业生涯中,魏鹏远一直没有离开煤炭行业,从国家煤炭部煤炭处主任科员一步步成为副处长、处长。2008年8月国家能源局挂牌成立,魏鹏远任煤炭司副司长。在熟人眼里,魏鹏远是一个工作勤勤恳恳的人。

  魏鹏远:我不太热衷于当多大官,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是顺其自然,没和谁打过招呼,我没给领导送过礼,私下和领导也没来往。

  据魏鹏远回忆,1994年调任当时的国家计划委员会当能源司煤炭处副处长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第一次收受财物也是发生在那之后没多久。

  魏鹏远:第一次收钱是在1995年,有人送给我500元钱,我推说不要,那个人硬塞给我,我比较谨慎,我还打电话让他取回钱,他说放你那儿吧,以后我过去再取,那人也没来取,我就默认了。我开始很害怕,也抗拒过一段时间。从1995年之后,我逐渐放松了自己,还有人给我送钱,我也收下了。

  默认潜规则 变本加厉收钱办事

  慢慢的,魏鹏远对收钱办事这个潜规则的态度从抗拒变成了默认,幷逐渐发展为从物到钱,从小到大,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煤炭行业进入暴利时代后,眼看一些煤老板拿着他审批的文件,转眼就能一夜暴富,魏鹏远的心理更加不平衡,钱收的也更加心安理得。与此同时,监管漏洞也让他越发肆无忌惮。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