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蔡英文当前两岸政策解析及未来两岸关系展望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6-08-19 00:29:20


对蔡英文的本质立场,要“听其言、观其行”。
  中评社╱题:蔡英文当前两岸政策解析及未来两岸关系展望;作者:林凯山(福州),福建省台湾研究会助理研究员;《中国评论》月刊2016年7月号(总第223期)

  蔡英文“5.20”讲话不出外界所料,不触及“台独”,也不会承认“九二共识”、“两岸一中”。但其利用“中华民国宪法”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进行的新包装却引发学界不同解读。笔者以为,“5.20”讲话虽使用了更具欺骗性的说法,但通篇充满了“两国论”的“台独”主张。对其本质立场,不但要“听其言、观其行”,还要用历史的、辩证的观点进行剖析。

  蔡英文两岸政策论述的基本框架

  蔡是个稳健老练的谈判专家,不管其怎么善用语言进行包装,都改变不了“台独”的本质。综观蔡英文2015年6月访美、12月出席台湾七大工商团体演讲、三场大选政见辩论会、胜选当天的“国际记者会”、选后媒体专访及“5.20”讲话等有关两岸政策论述,其基本框架离不开“一个核心,四个基础”。

  一个核心。就是将“维持现状”作为处理两岸事务的核心原则。蔡在2015年12月22日出席台湾七大工商团体所举办的“台湾经济发展论坛”中发表演讲即表示“台湾现在需要的是稳定的两岸关系,她将以维持现状作为最重要的主轴。2015年12月25日电视政见会上再次指出,将会以「维持现状”的“台湾共识”为核心,遵循“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并在过去二十多年,两岸协商和交流互动的成果基础上,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2016年1月20日接受“自由时报”专访时指出,这次大选结果,显示她所主张的“维持现状”,就是台湾的主流民意,将以“维持现状”作为处理两岸事务的核心原则。至此,“维持现状”作为处理两岸事务的核心原则终得确立。2016年5月20日就职演说,再次强调将努力维持现有机制,保持两岸之间的对话与沟通,并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被部分学者解读为向大陆释放了“善意”。但从蔡的历次表态中,我们不难发现,其强调的维持两岸关系,只是一味强调台湾民意基础和台湾的内部共识,所谓“努力促成内部和解,强化民主机制,凝聚共识,形成一致对外的立场”。而对于大陆一再强调的“九二共识”、“一中原则”始终采取回避的态度,还不断强调“维持现状”是台湾民众的普遍民意,是“台湾共识”的核心。蔡维持现状一说,并不是谈“维持两岸现状”,更多的是要“维持台湾的现状”,并且在有意无意的暗示“维持现状”是“台湾共识”的一部分。正如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所说,蔡的“维持现状”就是维持台湾民主自由,维持台海和平,维持两岸稳定发展的现状。台湾绿营学者郭正亮更进一步指出,“台湾就是中华民国”才是蔡所指的“维持现状”内涵。

  四个基础。既将“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与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中国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两岸过去20多年来协商和交流互动的成果”、“台湾民主原则与普遍民意”作为推动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

  1、关于“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蔡在2015年6月8日结束访美时就指出,民进党没有否认1992年两岸会谈的历史事实,也认同当年双方都秉持相互谅解的精神,求同存异;民进党将回归这个基本事实,至于这个事实的诠释跟名词使用问题,“就继续求同求异吧”。值得注意的是,蔡强调的“两岸会谈的历史事实”,但这个“历史事实”并没有触及到当时“海基会”与“海协会”对“九二共识”都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看法;而是一再强调“认同当年双方都秉持相互谅解的精神,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等于复制了陈水扁时期多次提到的“九二精神”,显然不能得到大陆的认可。

  2、关于“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蔡在2015年6月3日到华府智库(CSIS)发表演讲时指出,将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续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至于什么是“现行宪政体制”,蔡也指出,“包括宪法的内文、增修条例、相关宪政释文、法官判决以及政府与人民的相关运用等,都包含在内”。这一解释显然为其未来弹性解释与处理“中华民国宪法”及“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留下了巨大的模糊空间。蔡的幕僚则进一步指出,所谓宪政体制,就是不只于宪法本文,而是把“宪政精神”及“宪法”衍生的所有法律作为施政准则。依此解释,“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与“一中框架”并没有必然联系。如1991年李登辉将“总统直选”列入“宪法”后,选区被限定在台澎金马地区,而“中华民国的领导范围”也将局限于台澎金马地区,这是典型的“中华民国在台湾”的表述,与“两国论”及“一边一国论”的实质如出一辙。

  3、关于“两岸协商交流互动的成果”。早在2012年大选时,蔡就说过,国民党时代已经签署的协议,包括ECFA,她若当选,都可“概括承受”。2015年12月其在参加台湾七大工商团体论坛会的演讲时,再次强调“现在(两岸)已签署的经贸协议,政府会继续推动”。但问题的症结不在协议项目本身,就像蔡英文所说的,民进党并不反对服贸、货贸,但前提是要先通过“两岸监督条例”,依监督条例的规定来推动后续谈判。可想而知,两岸监督条例的轻重,远在服贸、货贸协议之上,而监督条例如何操纵,却只在于掌握“立法院”多数的民进党党团。

  4、关于“民主原则与普遍民意”。蔡在2016年1月16日的“国际记者会”上指出:“今天选举的结果,是台湾民意的展现,'中华民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是2300万台湾人民的共同坚持,我们的民主制度、国家认同与国际空间,必须被充分尊重,任何的打压,都会破坏两岸关系的稳定”。问题是,蔡单方面强调维持两岸的和平稳定,但对于大陆提出的要将“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作为两岸接触的政治互信基础,她却一味强调台湾的“国际空间”及台湾人民的“选择权”,实质是为民进党一直以来擅长的“操纵民意”预留了空间,并准备将两岸关系可能生变的责任推给了大陆。

  “理念型台独”的真面目

  蔡英文及其背后的民进党所推动的各种“独台”行动,令其“理念型台独”的真面目昭然若揭。蔡当局上台执政以来,各种“台独”议题不断被炒作,“台独课纲”、“公投法”、“转型正义”、“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加入TPP”、“新南向政策”等等层出不穷,其本质仍是不断从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切断与大陆的连接,将使两岸关系越行越远。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