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朱立伦时代”国民党发展初评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8-27 00:21:39


朱立伦带领国民党脱胎换骨面临重重挑战
  中评社╱题:“朱立伦时代”国民党发展初评 作者:刘世洋(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7月19日,国民党举行全代会,正式通过提名洪秀柱参选2016“大选”等议案。国民党自1月19日正式进入“朱立伦时代”的整整半年时间内,紧紧围绕备战2016年两场选举的中心任务,积极推进党务改革、凝聚党内团结、号召基层回流、巩固两岸绩效、争取社会支持,基本走出“九合一”败选阴霾。但国民党发展与社会期待仍有较大落差,且面临内部整合等重大难题,未来能否通过2016年“大选”考验仍充满挑战,进而对两岸关系长远发展产生复杂影响。

  朱立伦是国民党艰困时期的
  非典型弱势党主席

  (一)朱立伦在国民党危难关头接下“烂摊子”

  一是近年来马当局施政不佳,民众实质薪资停滞,社会贫富分化加剧,青年世代相对剥夺感强烈,阶级对立、仇官反商氛围增强,国民党认同度好感度明显下滑,负向评价一度高达60%,要求“换党做做看”的声浪不断增强。二是“反服贸运动”以来,岛内“恐中拒统”氛围明显强化,国民党大陆政策被贴上“黑箱作业”、“独厚财团”的标签,原本占优的“两岸牌”明显受损。三是蓝营基层支持者不满马当局改革军公教福利、要求“教训马英九”的声音持续增强;“九合一”惨败后蓝营地方版图严重萎缩,基层士气一落千丈,马英九被迫请辞党主席,国民党陷入空前危机。可以说,朱立伦接手的是一个政党形象负面、党务体制落后、社会基础流失、基层士气低迷、内部矛盾复杂的“烫手山芋”。

  (二)朱立伦是“非典型党主席”,为国民党改革创造契机

  一是会计专业背景,善于政治精算。朱立伦是台湾大学工商管理系学士、美国纽约大学财务金融硕士、会计学博士,被称为“政治精算师”,“不会把政治算盘打得人人皆知”,“性格扭捏,做事保守,不像中兴霸主”。这是其既要参选党主席进行卡位,又不愿冒险亲征2016“大选”的重要原因。二是出身基层选举,重视民意走向。朱立伦历任第四届“立法委员”、两届桃园县长、两届新北市长、“行政院副院长”、国民党主席,基层选举经验丰富,对地方声音及选举政治有准确透彻的把握,因此积极改变国民党与社会脱节的问题。三是家族背景多元,追求政通人和。朱立伦的爷爷奶奶住在眷村,父亲是浙江赴台军官,母亲出身桃园县闽南籍望族,舅舅为民进党籍镇长、“国大代表”,岳父曾任台南县长、开创商界帝国。这种横跨蓝绿阵营、本外省籍、南北地域、政商两界的环境,使朱立伦养成多元包容的政治性格,高度重视党内团结整合。

  (三)朱立伦是“史上最弱党主席”,带领国民党脱胎换骨面临重重挑战

  一是国民党虽为执政党,但“九合一”挫败后政治能量严重受损,朱立伦作为党主席可调动的政党资源十分有限,影响力无法与马英九、连战等前任相媲美。二是在“马英九掌握行政院、王金平掌握立法院、朱立伦掌握党机器、洪秀柱为2016候选人”的党政分离态势下,朱立伦成为“阳春党主席”,不仅难以有效指挥行政权与立法权,就连其党权辖下的选举领域也常遭干涉。朱立伦自称2016无论胜败都将辞党主席,更被解读为已提前“跛脚”。三是国民党是有论资排辈传统的“百年老店”,朱立伦作为中生代,欠缺足够辈分统整连战、吴伯雄、马英九、王金平、吴敦义等大佬;以地方基层首长身份兼任党主席,与过去由“总统”或“行政院长”兼任相比更显层级不够;新北市长选战该大赢未大赢,又严重侵蚀其原可依恃的民意基础。这导致朱立伦在推进党务改革及整合时面临诸多掣肘。

  国民党改革取得一定成效
  但与社会期待仍有较大落差

  (一)制度化:健全组织决策机制,党务运转初步改善

  近年来国民党内滋生出许多繁文缛节、迭床架屋、沟通不畅、规则缺失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党务决策、组织运转,对政党形象、党内团结和战斗力亦造成负面冲击。朱立伦接任党主席后积极补救:一是理顺决策运转机制,废除备受诟病的“中山会报”制度,让中常会重新成为决策中心,以“回归制度与党章”为由未聘马英九为荣誉主席,对原荣誉主席连战、吴伯雄改称前主席,副主席由7名缩减为2名,改变“政治酬庸”、“老人政治”等负面观感。二是加强内部协调配合,将“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改造为“国民党的智库”,建立“党主席接任董事长”的人事制度,建立智库与“立法院党团”及政策会的配合机制,改善立法与行政部门双向沟通机制,逐步打通内部不畅,形成“1+1>2”的整体战力。三是建立党内初选制度,积极落实2016“大选”初选程序,拒绝再次为王金平连任“不分区立委”修改党章,坚决提名通过初选产生的洪秀柱,首次实现通过初选确定“大选”候选人的纪录,改变社会对国民党“乔家大院”的负面评价。台湾指标民调数据显示,民众对国民党的负向评价已由“九合一”选后的60%降至6月的52.8%,对国民党的好感度由落后民进党22.3个百分点大幅缩小为落后11.4个百分点。

  (二)基层化:深耕地方顺应民意,社会联结有所增强

  国民党内长期存在严重的“小圈圈文化”,基层民意难以影响高层政策,中央与地方严重脱节;选人用人同质性高,“博士内阁”眼高手低,政策过于理念化,与社会脱节严重,党政高层难以及时准确把握社会风向和时代脉搏。朱立伦接任党主席后积极强化社会联结:一是大量任命黄昭顺、卢秀燕、赖士葆等民意代表出任党职,邀请执政县市长出席中常会,“把真正瞭解台湾地方和人民的里长、乡镇代表、乡镇市长及议员、立委与县市长的经验变成国民党大脑”,“让中央地方关系更为紧密”。二是广邀在地方有名望或熟悉地方生态的民代及卸任政务官、在地方经营表现不错的党工、愿在地方蹲点深耕的年轻人才出任地方党部主委,“让党意跟民意密切连接”。三是响应社会对分配正义、透明参与、青年世代的关注,宣示“提出各种符合公平正义的财税制度及法令规章”、“追求有效率、更公平的分配”、“青年世代只要肯努力,就应有成功的机会”;“以最开放、公开、透明态度处理党产”,彻底摆脱党产包袱、成为“志工化政党”。四是响应民间要求健全政治体系的“宪改”呼声,宣示“重建权责相符的制度”、“修宪公投以内阁制取代现行的双首长制”、“扩大青年参与,降低投票年龄到18岁”、“降低政党门槛到3%”、“推动不在籍投票及检讨单一选区两票制”,获得主流舆论“朱立伦较蔡英文更具战略高度和道德制高点”的积极评价。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