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台湾及香港青年的担忧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06 00:08:16


中评社中国新闻中心主任林艳正在主持。(中评社 高映竹摄)
 

  台湾大学国发所硕士班一年级学生陈子恒表示,台湾作为一个发展型“国家”,在残存的威权体制下,对信息的压制和控制以及世代剥削的情况仍然存在。为什么在我们这一代会出现青年参政的现象?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在当前这种科技内爆的情况下,我们年轻人获取咨讯是非常容易的,我们社会论述的能力因此不断增强。当知识民主化,社会强健性知识逐渐完善,我们将不再这么容易地受到国家机器塑造的意识形态和文化霸权所支配。

  台湾国发所硕士班一年级学生林清心表示,“在台湾新一代政治参与上,挂着‘青年’两个字的人,有些可能不是纯粹的真的青年,他们很大一部分人都有一定的利益背景。”他说,在讨论青年参政的时候,首先要分辨谁是真的“青年”,这些“青年”不是上一代的延续,而是真正为他们这一代发声的。

  香港浸会大学硕士黄博宁谈了对香港学生运动的一些观察,她说,香港学生参与反对运动,本质上是港人心态没有回归、物质文化上对内地有优越感、思想体制上对北京有不认同,内地的“回归史观”仍然没有取代港英统治下的“殖民史观”造成的。故每次北京对香港的未来行驶某种决定权时,香港社会“不情愿、别扭”的感情就在年轻人身上酝酿发酵,“反国教”、“反23条”、“占中”,都是典型案例。除上述事实外,回归18年来,香港经济面临困境,民众生活水平没有显着提高、两地交往的好处基层不但无感甚至有反感,本地物价飞涨,房价高企,年轻人认为社会不公,前途无望,也是青年参与反对运动的重要原因。在这一点上,港台有同质性。

  黄博宁说,年轻一代的心态今后能否回归,除了处理好经济民生、权衡经济社会发展与政治发展的平衡外,也要理解港人在“一国两制”之下害怕被整合、心里优势丧失、对共产党不信任、对建制派与中央密切关系忌惮等特殊精神状态。如果处理不当,还会有新的负面情绪。

  香港浸会大学国际新闻学硕士研究生张爽同学谈到,今年三月香港举办国际电影节的时候,太阳花学运的纪录片《太阳,不远》来参展,里面有个镜头让我印象深刻,讨论退场机制的时候,学运领袖陈为廷认为“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已经来过了,服贸协定也搁置了,认为运动的目的达到了,可以退场了,但是有一部分人不同意他这个决定,觉得他是独裁,陈为廷当时特别痛苦地说,他现在很理解马英九,如果民主就是一人一票的话真的很可怕。青年人因为知识、阅历的积累不够,在参与政治的时候会面临很多问题。青年人以什么样的方式参政是比较合适的?参政的度应该怎么把握?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