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青年人即便完成大学学业,也与其他青年人没有分别,老板看不出大学毕业生的价值和特长,仍然只会用最低工资聘请,使香港的大学生的起薪点越来越低,造成类近台湾“22K世代”的问题。

  二次“占中”势在必行

  青年人向上流动的机会少了,自然就会倾向通过学历以外的其它因素来竞争,最为明显的就是家庭背景。也就是说,家庭背景好、人脉资源多的青年人,就会在学历之外获得相对优势。而由于富裕阶层通常都是回归前殖民利益代理人,顺利过渡,本身已经掌握几乎所有经济增长利益,而没有这些资源的青年人,自然就会产生仇富、仇商心态,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诸如CEPA、自由行等对香港经济有利的政策,也便不能引起青年人的兴趣,他们只会无视这些机会,认为“这些机会不属于我”。于是,反对派再稍加鼓吹“仇中”、“本土化”或“港独”这样的议题,就如同火上浇油,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因此,最根本在于,很多对社会不满的青年人认为他们可以在这次的政改中夺取权力,哪怕他们心里承认这些权力的虚幻,但他们也已没有其它方式可以用来宣泄对于社会和现实的不满。这也是“占中”事件之所以发生的原因。而根据现在能够获得的多方讯息,二次“占中”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了,如果最终参与的青年人人数比第一次多的话,也就反映出他们较之前更为不满。

  泛民现在虽然未必掌握青年人的民意,但却足以操弄。其原因在于,社会上已经出现所谓的“世代之争”,也就是青年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与此同时,现有社交网络的“回声效应”很强,青年人据此自认他们才是主流,更加不理会其他人的意见,因此,现在社会上真正的“主流民意”对青年人可谓毫无影响。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