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可以说,反对派即便没有“掌握”青年民意,也已能够成功地“影响”青年人,包括通过新旧媒体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青年人。反对派的方法其实并不复杂,只是把未必人人认同、也未经充分论证的所谓“普世价值”巧妙地包装,以宣扬民主和自由为名,充分迎合青年人的理想主义思维。当反对派把“国际标准”和其它一些所谓的“普世价值”搬出来,同时放大中央及特区政府还不够好的一些做法,就会成功激起青年人对当局的敌意。

  对青年人最大的影响来自朋辈而非传媒

  说实话,主流民意并不能对青年人造成多大压力,就青年人的反叛性格特点而言,他们与上一辈的想法出入越大,成功感反而可能越大,也就是说,主流民意越是如此,青年人越有可能不予支持。或者说,与父母或者上辈相比,老师和朋辈的意见对青年人的影响反而更大。

  假设政改不获通过的话,遭受最大影响的应该是香港作为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毕竟人大“8.31”决定是由中央作出的,依此制订的政改方案如果被香港立法会这一地方议会否决的话,肯定会对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的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在当前国际形势下,特别是南海、钓鱼岛等问题依旧紧张的情况下,推进政改未必处于最好的时期;如果这次政改被否决,未来能在何时重启仍是未知数。而在未来5到10年内,反对派却可能利用此事不断挑动矛盾,让香港社会更加撕裂,长远将对香港发展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

  香港媒体的言论虽然大多倾向反对派,但对青年人来说,最大的影响来自朋辈而非传媒。举例而言,在脸书等社交平台上,发表言论未必一定要正确或有道理,甚至可能是恶意批评或胡乱攻击政府,但若能得到好友的赞(Like),青年人可能就会觉得自己特别厉害,继而变本加厉,慢慢形成一群人相互聚集。也就是说,新媒体的出现、朋辈互相赞好现象的出现,不但没有起到加强沟通的作用,反而减少了沟通渠道,令大家自说自话。因此,如何利用舆论平台、以何种形式争夺话语权,而这样又是否对青年人有益,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总之,政改过或不过,都不能当作完成了“一项任务”来看待,更重要的是,建制派要思考如何将话语权夺回来,扭转局势。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