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甘文锋
 
  甘文锋:反对派巧妙包装 迎合青年人的理想主义思维

  我首先认为,不应把香港政制发展当作单一事件,这其实是回归以来一连串社会运动的一环。此外,青年人反对建制其实也是一件平常事,这不仅发生在香港,在世界范围内,大学生对于建制存在不满、对政府发出反对声音,都是绝对正常的,只是诉诸多么激烈的手法的差别。香港回归以前,也有很多大学生反对英殖政府及其指定的许多政策,也就是说,青年人对于建制有不满或者反对,皆因他们希望改变社会,亦很需要认同感,需要在同辈中得到重视。

  要指出的是,从多个数据来看,反对政改的青年人在香港绝对占大多数。我认为,这在意料之中。正如刚刚所讲,青年人一直对建制存在不满,感到当前制度无法给予自己足够的重视和认同。与此同时,建制派在回归后,更多的把精力投入到地区工作中,没有充分重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作用,例如在脸书(facebook)中,基本没有具备影响力的群组可对青年人发声。所以,青年人的整体态度也就更加倾向反对建制。

  建制派一定要在香港争夺话语权

  建制派需要明确的是,一定要在香港争夺话语权。抛开这次“占领运动”不说,从早年的保卫皇后码头,到其后的保育喜帖街、反高铁等一连串的社会运动中,建制派从来都没有反思行动的延续性;相反,在这些运动中涌现出来许多反对派人物,他们都成为了反建制的新人乃至接班人,并在下一波社会运动中互相支援。我们不能说建制派就与社会运动没有关系,正是因为缺乏协调,才导致建制派一直缺乏争夺话语权的长远策略。相反,在最近的政改争拗中,12个以“反政改”为主题的不同专业组织或团体相继出现,同一时间落区宣传。可以预见的是,这些团体并不会随着政改结束而消失,反而会以专业形象,继续将其想法传递给更多的青年人。

  在社会上争取话语权需要长远策略,不能只是针对个别事件,比如政改,单一地争取青年民意支持。在“占领运动”中,反对派有其失算的地方,但建制派也同样需要好好反思,未来既要争夺民意,也要争取青年人的支持。而且,建制派不应只是因应政改这一件事来做,而应当思考,如何在未来将自己的想法更好地传递给青年人和整个社会。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