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陆伟良:建制派更多是在孤军作战

  建制派更多是在孤军作战。如果大家能在被攻击的时候有一个理性的统一口径,是一个好事。目前建制派做不到联合行动,是因为各自有各自的利益,如果有人被攻击的时候还有人拍手叫好或者袖手旁观,这是很悲哀的事情。

  甘希文:“建制”派别缺乏论述建构  结果造成话语混乱

  这种现象实际上就是光谱单一、“面目模糊”的结果。当大家都必须说同样的话,面向单一类型的受众,就不必思考和建构自己的派别和这面“大旗”的论述关系。泛民左右分明,所以必须建构自己和“普世价值”的联系,于是宣传起来,即使“左胶”和“热狗”互相指骂,但仍口径统一,自觉维护“普世大旗”。而毕竟“建制”派别之间的立场和受众仍有区别,但因缺乏论述建构,也不知底线在哪,结果造成话语混乱。

  陈思静:口径可以一致,但个人用不同的风格可以进行不一样的表述。

  甘文锋:设定底线后再给一定的论述自由度  能相应弥补反应缓慢的问题

  没错,论述要统一,但下面要百花齐放,有一定的自由度,让大家知道什么是底线就好。我们该从反对派那边学习的,就是这种百花齐放,它们光谱越来越宽。一件大事发生之后,它们可以成功地争取到更多人。

  建制派相对来讲,总是被动在等中央发话,如果中央发话比较晚,建制派就会被动一直等。但当今是一个网络的时代,网络上,半日就可以形成舆论上的大逆转,输半日就已经输了很多。中央讨论一圈、再等到中联办约谈各党派负责人之后,可能一个星期都过去了,话语权早就被夺走了。中央在给香港建制派设定底线后,再给一定的论述自由度,便能相应弥补这一反应缓慢的问题。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