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陈思静:泛民的极端已经成型

  从泛民捆绑起来要否决政改方案,就可以看出他们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泛民的极端已经成型,从他们捆绑否决开始,就已经没有商讨的空间了。但问题是,泛民在系统性地行动之后,会反思吗?他们会转头吗,怎么转头?他们在否决了政改之后还会讨论后续方针吗?连公民党党魁梁家杰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甘希文:怎样才能在“爱国主义”的大旗下容纳各派?

  我觉得首先不要假定泛民无法解决问题。凡是拥有社会动员力的政治力量,最终总会找到一套方案,未必最完善,但可以有力地施行。当年国民党不也取笑共产党是“泥腿子”吗。这是最危险的。如果我们把管治的“球”抛给泛民,想让他们“中招”,但他们可能真的成功。管治论述也是管治权的一部份,不应当成“球”抛给对手来接,而自己不建构。

  说回爱国阵营缺乏系统性的问题。比如说,台湾的连胜文在选战之中,主要采用抨击对手的方式,延续了过去多年蓝绿对峙的话语,但柯P却主张用“爱心、包容、化解”来做政治姿势,结果大胜。为什么香港的爱国派却很难学会呢?我们的行动为何就缺乏系统性呢?

  我认为爱国不一定是“建制派”,爱国也可以挑战现有制度、挑战现在的社会,我们往往被“建制”两个字捆绑了。看看香港社会的政治光谱,泛民较宽阔。某程度上来说,余若薇也是“建制派”,只不过她是企图透过西方政治价值得到权力的“建制派”,希望在西方选举模式之下,继续香港过去的社会模式;泛民还有主张街头运动的长毛,属于社会民主主义,反对现在的建制。泛民的光谱宽阔,使左右两翼都能各取所需,集中在一面“普世价值”的大旗之下。那么,建制派的光谱呢?全部都是一样的。当我们的光谱单调的时候,我们怎样才能广纳不同意见、不同人才呢,怎一样才能在“爱国主义”的大旗下容纳各派?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