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评论坛:香港青年领袖论深层矛盾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7-12 00:07:36


 
  如果通过政改要花很大的能量,撬4、5票过来,以“最低限度”通过,社会的抗衡力度会比不通过更大得多,通过后,泛民就会立即推动第二次的“占领行动”,相信比第一次的规模还要大。因为“最低限度”说明社会仍有相当的反对政改的势力,泛民就有很大的藉口说,用了这么大的能量都无法对抗极权,所以要再次出来行动,推翻极权。

  如果顺其自然否决了政改,“球”就回到了泛民身上:既然否决了政改,可以要求他们提出“后政改”的理念,然后建制派开始着力在民生方面,例如房屋。

  舆论和教育在香港已经不可以分割

  我们可以让泛民继续搞其政治版图,他们也会遇到麻烦。因为有节目主播此前问公民党主席余若薇,推倒政改后会做什么,她是完全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的。因为我们要保,他们就要推,但推倒后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他们也要向广大市民交代,推倒的好处在哪里?要让他们来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在另一方面尽力搞民生,例如东北建设,如果可以通过,香港就会有几十万个公屋和居屋建起来,这个时候,社会的不安情绪就会得到纾缓,社会议题也由政改转移到真正重要的民生上面。

  如果在解决房屋问题后,再搞文化方面的活动,社会的戾气就会消失。

  舆论和教育在香港已经不可以分割,如果我们教育方面令他们听到我们的说话,舆论影响自然就会消弭。

  如果我们不去缓解这些,特别是年轻人的戾气,而是继续打压,泛民有50个团体出来,我们制造50个团体去抗衡他们,社会将更加撕裂,没有办法令问题降温。我们要做的是去化解,而不是对抗。我的概念是,如果要解决香港的问题,我会着重化解、重塑,用诚意去感染。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 第21页 第2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