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实现“一国两制”过程中的“民国”符号问题分析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6-14 00:51:41


两岸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逐渐产生变化
  中评社╱题:实现“一国两制”过程中的“民国”符号问题分析 作者:黄继朝(厦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博士生

  作者指出,在推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创新的过程中,妥善处理曾经的国家政权符号“中华民国”的问题是重点亦是难点。首先,必须要认清当前“民国”符号的政治空洞性。其次,也不能忽视近年来两岸对于“民国”符号认知的奇妙变化,相比于大陆越来越高调自信地对待“民国”符号,台湾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却逐渐虚化和异化。最后,两岸对于“民国”符号认知的转变与差异也对两岸关系的正常交往带来一定的阻碍,对于推动实践两岸“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构想带来负面效应。为了维持和推动两岸关系的深入向前发展,在大陆已经逐渐能够客观理性地去看待“民国”符号的情况下,台湾方面需要努力培育对于“民国”符号合情合理的认知。

  2014年9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会见台湾统派人士时,突出强调了“一国两制”的重要原则,并指出“‘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是能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的安排。”12月,参访澳门的习近平总书记在见到澳门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和巨大成就的时候,更是高度评价了“一国两制”,表示“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具有强大生命力。事实证明,在当代中国基本国情以及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仍是当前解决中国国家统一问题的最佳方案。

  “一国两制”既是实现和平统一的手段,又是实现统一后的政治安排。首先,“一国两制”体现了策略的灵活性,它“允许一个国家存在两种制度,允许两个不同管辖权的‘高度自治’,允许维护不同制度与不同生活方式,不仅‘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还可以‘继续投票、选举照搞’,允许继续搞资本主义那一套,说到底是允许维护现状。”另外,“一国两制”亦坚持了政策的原则性,“两制”的前提是“一国”,不论是香港、澳门还是台湾,它实行不同制度的前提是必须共同维护“一中框架”,维护“一个中国”,不能造成“两个中国”。对于解决台湾问题来说,“一国两制”方针策略遇到的关键问题在于“一国”或“一中”的分歧,“两制”归根到底是允许维持现状,符合两岸共同的需求利益,而关于“一国”或“一中”的问题,两岸虽然在维护“一中框架”上存在一定共识,但对于“一中”的具体内涵的解释仍然存在分歧。“中华民国”作为一个国家政权符号在台湾仍然属于一种较为普遍的政治认知,并且近年来,在“台独”势力“去中国化”运动的影响作用下,在台湾的“民国”符号还发生了一些异变,逐渐被曲解成“台独”意识。两岸政治关系中“民国”符号的问题,不仅对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带来复杂的影响,而且直接给“一国两制”方针的推进实施带来阻碍。因此,在当前不断深化推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创新的背景下,有必要首先厘清一些“民国”符号的相关问题。

  当前“民国”符号的政治空洞性

  首先,应当客观地认识到“中华民国”作为一个曾经的国家政权符号其内涵在当前是空洞的。要认识“民国”符号的政治空洞性关键是要厘清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替代“中华民国”的继承关系问题,如果是政府继承的话,“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中国之下的一个政权符号,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实现政府继承之后,“中华民国”就已经不复存在,“中华民国”也不再具有政治上的意义;而如果是国家继承的话,作为一个拥有行政机关、人口以及外交国的国际行为体,“中华民国”仍然可能具有一定政治意义。从国际法的角度来分析,“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国家的政府继承的关系。根据国际法的一般标准,判断继承关系是属于国家继承还是政府继承的关键在于继承前后的国家是否具有同一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其领土、主权与之前的“中华民国”相比并未发生变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缔结国际条约、恢复联合国席位以及与其他国家建交都是按照政府继承规则进行。在国际事务中,为避免造成“两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代表、不承认国民党政权、断绝与国民党政权的关系作为建交的先决条件。1971年,联合国2758号决议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进一步在国际社会证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实现政府继承的事实。此后,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在整个中华大地(大陆和台湾)上只存在一个主权国家意义上的国际法主体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以中国(China)指称这个国际法主体。而“中华民国”作为一个政权符号已经成为历史。

  简言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是在不同时期代表中国的政权符号,而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对“中华民国”的政府继承之后,按照“一个国家一个政府”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成为代表中国的唯一政权符号,曾经代表中国的“民国”符号即成为历史。也就是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享有过去‘中华民国’对整个中国的全部权利,其权利能力及于整个中国,并对整个中国承担责任,也就是说拥有权利义务的归属资格。”

  两岸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变化

  一直以来,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的政府继承关系早已成为既定事实,且已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但台湾当局却始终不肯面对现实,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继承关系,坚持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在中国境内的部分领土上实行有效统治。在中华民国政府确立之后清政府宣布退位,中华民国顺利继承了清朝,成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权,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之后,“中华民国”政府却没有像清政府那样宣布退位,退据台湾的国民党残余政权始终不肯放弃“中华民国”的政权符号。台湾当局对于“民国”符号的坚持也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中华民国”的政府继承关系变得复杂化,同时也成为两岸政治分歧的难点和重点。

  近年来,在大陆改革开放以及台湾政治民主转型的大背景下,两岸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也产生了一些变化,不再是原来那种大陆恶意诋毁、台湾盲目崇拜的局面。一方面,随着大陆社会开放程度的不断提升,“民国”符号在大陆逐渐“去妖魔化”,被赋予更多理性客观的评价。从民国文化的推崇到辛亥革命的高度评价,再到国民党抗战功绩的肯定,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民国”符号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和曾经的政权符号在大陆得到广泛的接受和认可,反映了大陆对于“民国”符号认知的深刻转变,不再是一味地诋毁和妖魔化。大陆方面“民国”符号认知转变体现出中国大陆已经跳出内战思维,以更加积极自信的心态来推动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

  另一方面,在台湾“民国”符号却逐渐被扭曲和异化。政治转型以来,由于公民民主意识的不断增强,国民党当局对于政治意义空洞的“民国”符号的社会化宣传教育越来越力有未逮。于是,在“台独”势力的曲解宣传下,政治意义空洞的“民国”符号被填入“台独”内容,中华民国等同台湾的思想在台湾大行其道,“民国”符号就这样被异化为一种“台独”意识。自李登辉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以来,作为过去的中国政权符号的“中华民国”就开始异化,经过李登辉、陈水扁时代近20年连续性的“去中国化”运动的作用,“中华民国=台湾=一个独立国家”的思想在台湾社会已经弥漫散开,在李陈时代成长起来的现在的台湾青年尤其深受其害,一部分台湾青年的国家认同意识已经逐渐异化,认为台湾就是“一个国家”,或者认为“中华民国”就是台湾。

  两岸关于“民国”符号认知的变化
  对于两岸关系的影响

  在当前不断推动实践“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过程中,两岸关于“民国”符号认知的变化亦对两岸关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推动实践“一国两制”的政策方针,关键在于解决处理“一国”或“一中”的问题,既要坚决反对制造“两个中国”,又要妥善处理“中华民国”作为一个过去的政权符号的善后问题。

  当前,在大陆已经能够慢慢客观理性地去看待“民国”符号的情况下,而台湾人的“中华民国”认同却逐渐迷茫和异化,两岸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竟然发生一定程度的相互转变,大陆在对待“民国”符号上越来越高调和自信,而台湾对于“民国”符号的认知则逐渐扭曲和异化。首先,大陆对于“民国”符号作为文化象征和曾经政权象征的接受和认可充分考虑到了台湾同胞的“民国”情结,对于争取台湾民心,拉近两岸距离,促进两岸深入的交流合作起到了重要作用,体现了大陆方面对于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信心和决心。其次,在台湾随着对“中华民国”认知的虚化和异化,使得“台独”“反中”等偏激意识一度在岛内喧嚣至上,进而为两岸之间经贸文化的正常交往带来一定的阻碍,例如3·18反服贸运动。

  近年来,虽然两岸之间交流的“量”不断增多,但交流的“质”却始终不高,两岸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也似乎总存在一片隔阂,即使交往再多也难以达到心灵的契合,甚至产生“身越近,心越远”的情况。归根到底是因为两岸政治关系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构想的关键基石,在两岸对于“民国”符号缺乏共识的基础上,两岸政治关系的难题仍将难以解决,从而导致两岸经济、文化的交往遇到阻碍。因此,当务之急还是要努力增进两岸之间对于“民国”符号的一些共识,在当前大陆已经能够客观理性地认识“民国”符号的情况下,对于台湾方面而言,要努力培育对于“民国”符号合情合理的认知,既要面对现实,逐步认清当前“民国”符号的政治空洞性,又不能完全排斥和曲解,要认识到“民国”符号的文化属性以及曾经的国家政权属性。维护“一中框架”是推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创新的前提和基础,对于维持“一中框架”而言,关键是要特别注意维持“民国”政权符号背后曾经代表的国家象征,尽力消除“去中国化”的影响,强化台湾人对于中国的认同。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5年5月号,总第209期)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