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亚投行正名与“一中两宪”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6-20 00:25:38


亚投行涵盖的地区被视为是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增长点
  中评社╱题:亚投行正名与“一中两宪” 作者:黄光国(台湾),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

  3月28日,前副总统萧万长奉总统马英九之命到海南参加亚洲博鳌论坛。在短暂的萧习会上,萧万长向习近平表达台湾想加入“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的意愿之后,30日总统府召开国安高层会议,会中决定抢搭亚投行(AIIB)创始会员国末班车,赶在31日申请截止前一刻,委由财政部紧急拟定参与意向书,并寻两会管道,由陆委会转给国台办,提交亚投行筹备秘书处。

  亚投行的战略布局

  亚投行是一个以援助亚洲基础建设为主的多边国际金融组织,成立宗旨在于资助亚太地区的基础建设计画,并促成区域金融合作。根据亚洲开发银行资料显示,2011到2020这十年间,东亚新兴市场预计投入的基础建设投资将高达八兆美元,换算每年约有八千亿美元的资金需求。但是亚银的认缴资本额仅有1650亿美元,每年挹注在亚洲地区的贷款总额平均只有一百多亿美元,无法充分提供亚洲地区开发中国家的基础建设所需资金。

  习近平上台之后,提出“一带一路”国际战略布局,计划打造横跨欧亚的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亚投行的设立,明显带有配合“一带一路”经济战略布局的意味,希望重新建构一个由中国大陆所主导的国际经贸体系,弥补亚银的不足,提供这些国家基础建设的融资。透过对亚投行加盟国融资,中国大陆企业在亚洲基础设施领域的关联影响将可能进一步增强,也会加大中国大陆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

  亚投行去年10月,22个首批创始会员国代表在北京签署《筹备亚投行备忘录》,之后,随着英、法、德、意、荷、瑞等欧盟重要国家的加入,澳洲、南韩等美国重要盟邦也先后加入。亚投行不仅涵盖整个亚洲大陆,更因俄罗斯等金砖国家全部加入,亚投行已然从亚洲、中东横跨到欧洲、非洲,中南美洲;如果加拿大最后选择加入,则由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G7)中,将只剩下美、日两国未参加。

  亚投行的重要性,除了它瞄准亚洲据估算高达8兆美元的基础建设资金缺口外,其涵盖地区被视为是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增长点。如果亚投行真的在今年底投入运作,则它将牵动此一地区金融权的重新分配、规则的制定;国际工程招标;环保要求、工程的品管标准与验收程序等等,很可能会形成特有的“中国特色”,并挑战当前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局面。

  台湾的迟缓反应

  亚洲开发银行现有六十七个会员国,台湾虽为创始会员国之一,且为亚洲开发基金捐助国,但台湾目前在亚银内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影响力;加上台湾又不是IMF及世银的成员国,从协助国内金融业走出去的角度看,参与亚投行具有一定的利基。亚投行基础建设投资所产生的外溢效果,势必刺激周边贸易及投资的盛行,衍生出相关的贸易融资与国际联贷行为,这对国内金融业是一大机会。参与亚投行也有利国内业者争取亚洲地区的公共工程标案,不需担心只准会员投标的限制性招标行为,妨碍我国业者争取亚洲基础建设的商机。基于参与区域经济整合是台湾未来的重要政策之一,确实有必要主动加入亚投行,提高我国的国际能见度与区域经济整合度。

  怪异的是:面对中国精心布局的全球经济大战略,台湾的反应却显得特别迟缓。在马总统表态台湾愿意加入亚投行前一周,财政部长张盛和在立院答询说,“我国尚未受到邀请,若受到邀请愿意参加”;隔日,行政院长毛治国保守回应,“若受到邀请再来评估”。甚至在总统府召开国安会议前一天,陆委会高层仍然表示:台湾目前尚未收到中方的邀请,只要台湾加入亚投行的“名称”适当,而且加入后的权利、义务与其他会员一样,台湾加入应该就是好事,我方可以接受;但若是“香港模式”,就有矮化之嫌,我方绝对不会接受。可见台湾当局的顾虑,仍然在于两岸关系的合理定位。

  在台湾送出意向书当天,行政院长毛治国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时表示,意向书由财政部长张盛和署名,亚投行筹备处收件,两岸目前正式管道是陆委会与国台办,“是信差性质”,我国不是向国台办申请。

  至于加入名称,毛揆表示,“可以用中华民国最好”,但要顾及国际现势接受度;依据国际惯例的“中华台北”则是底线,若对岸要求我国以“中国台北”(Taipei China)名称加入,我方不会接受,“名称一定要全体国人都可以接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中华台北”的国家尊严

  毛院长的说法充分表现出马政府因循苟且,不求长进的心态。过去多年来,台湾曾经以许多不同名称参与国际组织,每种名称所受到的待遇都不太一样。毛院长所说的“国际惯例”是“奥会模式”。1981年瑞士国际奥委会恢复台湾在国际运动赛事的会籍,台湾可以“Chinese Taipei”(我译中华台北)的名称加入,台湾参与的第一个大型国际运动赛事,就是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

  另一个是世界贸易组织的WTO模式,台湾是以“台澎金马经济体”加入,是源自“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

  2008年后,两岸关系改善,隔年台湾受邀以Chinese Taipei之名以观察员身分出席世界卫生大会(WHA),部长层级可出席大会。但观察员没有投票权、被提名权和参加总务委员会的权利。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