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美华裔专家印铁林:美国的东亚父子孙战略
-------浅谈美日越对华之三层海洋战略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3-24 00:28:56


美国自从战略重心转向亚洲(pivoting to Asia)以及亚洲再平衡 (Rebalancing Asia) 政策以来,与日本在东海的第一岛链海域,大玩战略权谋。
  中评社洛杉矶3月24日电(评论员 印铁林)1月29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公开发表谈话,欢迎日本防空自卫队(即日本空军)巡逻南海,以遏制中国日增之舰队力量,次日(1月30日)美国防部表示支持,日本随即(2月3日)表示将探讨相关事宜。日本反潜军力已然亚洲第一,反潜侦查机PC-3有70架,现更将装备70余架更先进之PC-1反潜侦查机,侦查精度与面积均较 PC-3大幅度增加。美国明显鼓励日本进入南海,成为对付中国之马前卒,如同在东海一般,因为日本既有野心,又有力量,可在南海领军其他群小。菲外长于 1月29日访日,两国表示将签加强共同防卫备忘录;2月3日,菲越外长在马尼拉宣布两国将缔结战略伙伴关系。台湾当局,现亦加强唱说与日本合作之愿望,并计划自制潜艇;群众力量方面,蔡英文似乎气势如虹,能力亦不弱,新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立论随大流,必考虑与王金平合作,当更强化台湾主权之说,倾向与日本合作。笔者深感数月前此文之论述,于今见其具体发展,更觉局势之紧迫矣。

  一、前言

  多年以来,笔者为文,极力主张琉球应恢复其独立之历史地位,其主要的战略意义在于中日两大冲突国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此为建立东亚长远和平之真正基础。如今,中日之间的形势已经很清楚了,只要中国是个坚强维护主权领土的正常大国,则日本必败。

  东海,琉球,钓鱼岛海域,中国已经扭转了颓势,进入僵持阶段;美日就开辟了第二战场---南海。美日拉拢对南海野心勃勃的越南入伙,为其最自然的南海战略马前卒,作为直接打手;正如美国在东北亚的父子孙战略(请参看拙着“美国东亚之父子孙战略及中国应有之对策”,此前共有三论;以及笔者有关之其他论述),美国拉对东亚侵略野心未死,从甲午战争发家的日本为其马前卒,建构了对华的东北亚的联盟体系。如今,在东边遏止中国出大海几近完成,或曰僵持;美日乃移师南海—中国的固有领海;此处海域辽阔,航道连欧非中东与东亚,地位跨印度洋与太平洋;过去大约两年多来,美日使出浑身解数在南海招兵买马,而真正够格的打手马前卒只有越南,日本将以支援国地位加入,其故何在?因为只有越南野心极大,而且数十年来,占领 南海最多岛屿(29个),打出最多油气井,成石油常年外销国,而这一切之获得并未经过战争,如此轻松食髓知味,有过于日本之于中国,乃成天然之美日对华海洋战略马前卒。故此有四论父子孙战略,浅谈美日越对付中国之三层海洋战略,乃父子孙战略之引伸也。

  本文将浅论美日对此战略之构想,以及其可能之运用, 并中国如何应对之思考。

  二、美日为何要建构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以对华?

  1、 “美国东亚之父子孙战略”,是笔者约20年前写成,认为是美国对付中国之必然之战略构想-----它不愿直接冲突,必然找个马前卒,便于掌握运用,可有缓冲之余地。过去这些年来,美国果然就是如此构筑了它的东亚战略。

  2、 占有岛礁乃最为基本,尤其南海遍布岛礁,失去岛礁,越菲等国到处以岛礁为领土应用200哩经济区,则南海尽得;日本在太平洋冲之鸟岛礁填海扩土,已用200 哩经济区以增加其海域控制,即为此理。越菲在南海占有大量岛礁,问题极为严重;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起码要不失已侵占中国之利益,进则未有止境。

  3、 美日欲在广大南海----此中国之领海,国际海运要道上掐住中国之咽喉。美国操纵于后,决不愿直接参与作战,故必找个代理人,马前卒打手,最自然的选手当然就是越南,它野心既大,并且过去在南海对中国岛礁食髓知味,得来轻松,益增其野心,已如上述。

  4、 东海南海之间,就是宝岛台湾;其与大陆之经贸往来,极为繁盛;和平发展亦热火朝天,然而岛内居民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比率却比过去降低,此极有深意,为最大之警讯。如今,父子孙战略扩大,更有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以东海南海之气势夹击台湾,则台湾何去何从?台湾参加父子孙战略?还是走向统一?还是保持中立?

  台湾民心复杂,既知自己是中华民族一部分,认为是中国人者却又逐渐减少,既党政官僚普遍庸俗短视,社会上,尤其青年人却又有理想主义的动力,既重视对大陆经贸得利,政治立场却仍摇摆不定。笔者以为美日当今正走向与中国激烈战略较量,其心中极牵挂者,乃是第一岛链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台湾-----它是否会加入其父子孙战略而使其正式完成之;加入并非必要有军事同盟,如能政治方向明确,岛内局面可以掌握,也就大功告成。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之运用,即有拉拢震慑台湾而有¬促进此大功告成之作用。

  三、对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运用之思考

  对战略 的了解往往要从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化精神,历史上的行为模式,以及经济结构;并且对对方国家行为的估计中去了解。对美日越此战略,笔者试分析如下:

  1、美国:
  
  在乌克兰与俄罗斯因克里米亚回归俄国,以及进一步争夺乌克兰以后,美俄斗争激烈,有论者视为“新冷战”;此时,美国本该在他处缓和,却立刻来到东亚,明确支持日本,主张“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防卫,以及去菲律宾等国,支持其对南海以中国为敌;问题是:在此与俄斗争最激烈时,却东向加强与中国为敌,岂不有违战略常理,极为蹊跷?值得中国人深究。笔者以为,美国必认为如此恫吓中国,能得不战而屈人之兵效果,可以减轻东亚之压力,并且有利于分化俄中之联合,增加俄中之猜忌,在全面欧亚战略上,是有利的;而且可以进一步鼓动日本及越南为其打手,即进一步加强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此为遏制中国海洋发展之基本谋略,岂不一举两得。所以,关键之点是:为何美国有信心认为在对付中国时,认为知己知彼,总是占上峰?战略总是主动而得利?

  无论父子孙战略,还是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其根本要点是:美国欲操纵于后,以强大之武力为恫吓之后顿,目的为不战而屈人之兵;中国多年来,韬光养晦,一心发展经贸,长期倡导和平,并且中华民族历来对外低调,逆来顺受,更不事征伐,故美国相信此策应可成功;笔者以为长期以来,美国父子孙战略虽然运用得五彩缤纷,总是未曾离开过此基本的论断。这个论断的基本道理是:美国与中国在东亚直接军事冲突,不合于其基本战略利益,也不合于其历来战争行为模式----除非它已到相信中国不堪一击的程度。( 请参阅两篇拙文:“日本的真正野心何在?”以及,”日本的野心是与美国的东亚战略利益相冲突 ”,刊登于美国中美论坛,美国英文大报 China Daily 及Asian Gazette)。

  对台湾,美国将随着战略形势的变化,增加军售,尤其海军方面;在东亚各国之间,则会促进台湾经贸,外交方面的“软实力”发展,增加军售,其总的目的就是更正式,更牢固地完成父子孙战略中久待台湾之“孙”的重要战略位置。

  2、日本:
  日本自将钓鱼岛“国有化”----即正式划为日本领土----以来,安倍首相到处访问,建立反华阵线,总的方面是打破和平宪法,得以自由对外宣战,派兵出国,即突破集体自卫权之限制,此即日本梦寐以求变成正常国家之主要内容;并且修改输出武器三原则,可以贩卖武器或军援他国;这两点安倍都已经成功了;日本恢复军国主义,可以大干一场的政治法律条件已经完成了。其战略意义就在于:日本不但可以放开手脚直接打仗,为美国之代理人马前卒,并且可以对南海诸国招兵买马,成为与中国为敌的 “二房东”,可军援训练这些国家,前者为美日父子孙战略,后者即为其引伸之美日越三层海洋战略。
  
  日本在此海洋战略,一方面是美国东亚打手兼经理,同时对南海的越菲等鼓动支援,必要时也可能直接在南海与中国交锋,并且总以美国军事力量为后盾威吓中国,逼退中国。

  日本在此海洋战略的另一方面,就是拉拢台湾,完成父子孙战略,如文前所述。在此笔者愿提出一点与读者共同探讨----即是台湾数十年来,无论上下,甚至亦不甚明显以党派分,逐渐走向媚日,无论在历史问题上,抗日纪念上,公园建设上,古迹建筑上等等,全面走向亲日,尤其做法格调不高,甚至违背史实,应称媚日;如此多年来,整个社会竟无力阻挡而大体接受,笔者深觉古怪,无法理解。因此,在未来极可能发生的中国与美日越在东海或南海的冲突中,美日或将全力拉拢台湾,对此,日本仍然可能是马前卒,台湾媚日多年,已有相当与之合作的政治社会基础。

  3、 台湾:

  台湾将会主要是一个被动的受体,美日拉拢威胁的对象,如上所述。台湾所以是拉拢威胁的对象,就因为具有战略的重要地位,因此台湾也具有主动发挥的潜力;它可以随波逐流,亦可以开创局面,影响整个中国及东亚的大局,此将取决于党政及社会领袖是否有此理想与能力,以及社会人民是否有此动力了;同时,中国大陆的战略运用配合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笔者愿在此提出一个观点:大陆应为中华民族利益大开大合,台湾应为中华民族利益多一份雄心,则两岸方能合作,不为外人所乘。

  4、 越南:
  在未来美日越对中国的海洋战略较量中,越南将是南海地区的直接打手,其理由已如上述。它的基本政策将是:1)如果中国压力太大,则仅量保有已获得的南海岛礁油井海域,2)如果中国压力不大,或有软弱失误之处,则必定大力与美日配合,进一步占有南海。3)必将与美日军事合作,其实军政高官访问,已然开始。4)如果越南答应美日可用其港口,如金兰湾,砚港,则是中国对越决裂之最后底线。5)在南海侵略中国领海岛屿,与其他国合力对付中国,并运用“社会主义”与中国周旋,更显其狡诈与决心而已。

  四、本文参考论述---南海问题有哪些

  美日越与中国的海洋上的较量,必以东海南海为主战场(此文着重谈南海);其较量必运用于南海诸问题之上, 这些问题最终如何解决即可历史性判定此番海洋战略较量之胜败。 

  美国自从战略重心转向亚洲(pivoting to Asia)以及亚洲再平衡 (Rebalancing Asia) 政策以来,与日本在东海的第一岛链海域,大玩战略权谋,日本公然将中国领土钓鱼岛收为版图,美国竟然以美日安保条约维护之,以恐吓中国,中国亦不多让,划东海识别区,故东海海域已成僵局;美日乃移师南海,以为过去多年中国在南海失去岛屿更多,政策空洞无效,又无像保钓的青年或社会群众运动,故在此发力。

  2010 年美国务卿希拉里公然宣称南海是美核心利益以来,讨论南海问题者多矣,笔者以为文章多芜杂,少全面论述,尤少战略思路; 笔者愿以此拙文,大略论述南海问题之各个方面,以及相关之思考。
南海问题笔者以为包括下述五个方面。

  1、岛屿被大量侵占,资源被侵略者大量开发的问题

  主要为越南与菲律宾的侵 占,尤其是越南为主要的侵占国,占领了29个岛礁,而且对整个南海地区野心极大,意志极强;而且非法开采油气井最多,并多年来因此成为石油出口国,赚取大量外汇。

  2、南海的掌控问题

  此又分两部分。一为掌控南海本身问题,一为掌控南海之战略地位问题。南海是全球最重要的海路通道之一;连接印度洋与太平洋,欧非中东与东亚海路以此相 交通。南海以此重要之战略地位,必成列强争相控制之地;美日全力争夺中国此故有海疆乃当然之事,问题是中国如何保卫,其要点是必要有强悍的意志,高明的谋略,用兵的决心,缺一则败。

  3、南海资源开发的问题

  南海是中国的领海,南海资源是属于整个中华民族的资源,不得被任何其他国家或公司财团或个人侵占。唯有在主权明确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谈共同开发;不然,谁是投资人,在谁的领海上开发?越开发,只有海域越污染,失去的岛屿领海越不可能收回;今日南海危局越困难,反证过去南海政策之必需改变。

  4、自由航行的问题

  美国宣传其南海政策,攻击中国时,有一主要论点就是:它义正词严要维护国际航行自由;言下之意,如承认南海为中国领海,则此世界最重要之航道即失去航行之自由。笔者感慨,似乎中国不善于宣传,中国要收回失去的岛屿领海,就是要维护南海的真正正义和平,保障航行之自由;美国为了战略利益,支持侵略南海岛屿资源之菲越,老牌军国主义者日本,与南海无关,也来搅局,诚可笑也,然而亦国际间战略之真理,不同于国人习惯之评论伦理是非。

  5、保卫南海与两岸统一的问题

  笔者多年前写的“美国东亚父子孙战略”(即美必利用日本为其东亚马前卒,以对付中国,并拉台湾入伙为孙子,为其直接切入点),现已基本在实施中;自东海南海风云巨变以来,台湾之暧昧表现,更显出统一问题之本质是民族主义之存废及战略问题;因此,未来中国如未能在东海南海上 压倒美日越,则台湾动向恐更可虑矣。

  (本文作者印铁林教授是美国亚太事务基金会筹建委员、美国华夏政略研究会研究员)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