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坠落乎?重生乎?——我看朱立伦的国民党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4-06 00:05:42


国民党现在最该做的是:找回党魂,放弃政经分离的两岸政策路线。
  中评社╱题:坠落乎?重生乎??——我看朱立伦的国民党 作者:谢大宁(台湾),两岸统合学会秘书长、佛光大学教授

  记得在去年十月底,我的一篇预测九合一选举的文章中,即预料国民党将会遭逢惨败之局。后来果不其然,只是最后败得比我预估还惨,惨到简直只能以崩盘来形容。这令人傻眼的结局,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如果我们要想预测此后国民党的命运,恐怕就不得不从这个惨败之局的因果说起。

  在上述的拙文中,我曾简单地叙述了何以国民党会惨败的原因,在该文中,我是这么说的:“之所以整个选局走到现在蓝营即将大败之局,我觉得关键在于蓝营的溃散之势。从蓝营的民心来说,那种普遍的失望情绪,几乎已经连含泪或是含血投票的诉求,都已经无法打动人了。这包括蓝营内部的离心离德,马王的斗争让人不忍卒睹,政策上的漫无章法,特别是面对绿营的步步进逼,不独没有应对策略,还显现出软弱昏聩,这都让蓝营的支持者认为,选你有什么用,我还不如眼睛一闭,来个眼不见为净比较好。

  更糟糕的是,从反服贸以来,两岸情势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国民党当局的两岸政策,根本就已经推车撞壁了。北京虽未明说,但谁都知道,两岸在可见的未来,已经不可能有任何进展,这种刷油漆却把自己刷进死角的状况,大家看在眼里,恐怕很少人不会认为,这就是因为现行两岸政策的颟顸所致。不统不独不武的思维,固然暂时突破了一些障碍,让两岸有了前几年的荣景,但也正是这种政经分离的思维,让两岸终于在进入深水区的门口,碰到了无法突破的路障。于是,连蓝营最足以夸口的两岸政策,都面临了被看破手脚的窘境,如此一来,蓝营的民心溃散,就成为十分合理的发展了。”

  这意思概括地说,就是国民党内无灵魂以凝聚支持者,外无政策以肆应新局面,只能以媚俗的方式,在纷乱的局面中随波逐流。当局面颓败至此,败局就是自然的结果了。但是这样的讲法,由于受该文篇幅所限,还是语焉不详,无法展开,所以本文即想从这里开始,做更深入些的阐释。

  一个逐渐偏安化的国民党

  从最原则的角度说,中国国民党创建了中华民国,但这个意思远不同于古代帝国的创建,因为中华民国不再属于创建它的中国国民党,而是属于中华民族的每一分子,中国国民党当初创建中华民国,来自于它对中华民族的许诺,要为中华民族创建一个现代的国度。这个许诺乃是中国国民党自觉的任务,因此也就是它的义务所在,如果它放弃了这样的义务,也就是它弃守了它的党魂,这道理是很简单明瞭的。

  当然,随着历史的推移,中华民国退居台湾一隅,而且由于冷战格局,中华民国和整个中国的联系被迫中断,可是即使如此,在两蒋时期,中国国民党并没有放弃它对中国的义务。直到李登辉的中国国民党,它对自己政党义务的认知乃开始出现松动。表面上说,这是由于民主化的转型工程,当中国国民党转为民主政党,它必须和其他政党竞争政权,因此必须以对台湾的义务为优先,但我们事实上也都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国民党的本质便已经偏安化了。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对照,就以西德与南韩为例,它们也都是民主化的政权,可是在东西德统一之前,西德所有政党并没有因为民主化而走向偏安,南北韩至今也没统一,但同样的,民主化的南韩,它的各政党也没有走向偏安,这都是明白的例子,然则何以说民主化的台湾,就必须让中国国民党走向偏安呢?这理由从今天回头看,当然是很明白的,那就是由于当时李登辉所采行的一连串政策所致。

  如果简单些说,也许“一中各表”这四个字的语意变化,最足以表现出整个国民党偏安化的轨迹。这四个字在九二年开始出现在台湾的媒体中时,它的意义其实只是说当时两岸的事务性商谈,必须有一个共同的政治基础,那就是两岸各自以口头表述的方式,承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但对一个中国的内涵不做讨论。可是后来这四个字的意思就开始有了微妙的转变。

  照当时李登辉的国民党政权的说法,这所谓的一中各表,其语意的重点渐渐转成了两岸双方可以各自表述它对一个中国的认知,于是台湾当然就把一个中国表述成了中华民国,而且为了特别强调与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区别,中华民国就被加上了一个限定语,成了“中华民国在台湾”。于是李登辉在这样的诠释下,很巧妙地把他基于总统职务必须效忠中华民国的义务,转换成了对台湾的义务。这也就是说他对中华民国的义务已经不包括对中华民族的义务了,从此,中华民国和中华民族之间的纽带,就被偷天换日地抽换掉了,而中国国民党当然也就随之渐渐朝台湾国民党转型了。换句话说,中华民国固然是由中国国民党所创建,可是由于中华民国的意义已经改换,中国国民党自然也就无需再承担它对中华民族的义务了。

  而就在中国国民党放弃了它最核心的义务之后,它可曾再为自己构建一个政党的总体使命吗?如果暂且不管台独的问题,我想台湾每个人大概都知道,民进党的确是有其理想的,而且他们也的确把建立台独政权视为是其政党的义务,这也就是说它们所念兹在兹的,就是把台湾建设为一个现代国家,就此而言,被李登辉转型过后的国民党,有尝试过建构一个可以和民进党竞争对台湾之义务的新理想吗?这答案当然也是很明白的。于是,从李登辉真正掌权开始,国民党就逐渐成为了一个偏安的政党,一个没有新理想的政党,也就是一个没了灵魂的政党。

  如果我们不做太多的历史追溯,就谈马英九为主席的国民党吧!马英九的出身与李登辉当然有很大不同,也因此,我完全不怀疑马英九本人对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的情感,但是就在零八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后,这个国民党可曾修正李登辉路线,重新为国民党找回理想与灵魂吗?要看这个问题,其实也只要看看马英九是怎么诠释一中各表的,就可以了然了。

  我们都知道,由于李登辉对一中各表的操弄,乃至两国论的出台,把两岸交流的局面搞僵之后,为了重新搭起两岸的对话基础,苏起乃发明了九二共识这个名词,试图用模糊处理的方式,来重建两岸联系的管道。这讲法后来得到了大陆的善意回应,乃有了后来连战的破冰之旅,以及马上任后,两岸的快速发展。也因此,马政府乃言必称九二共识。可是什么是九二共识的内容呢?在马主政后的政府以及国民党的官方文件里,永远是“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八个字连在一起说。这也就是说在马的认知里,九二共识的具体内容就是一中各表。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