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台湾青年政治参与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影响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5-04-21 00:11:18


我们应历史地、发展地、全面地、辩证地看待台湾青年群体。
  中评社╱题:台湾青年政治参与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影响 作者:刘国深(厦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教授

  2014年的台湾局势演变对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战略不啻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去年3、4月间,台湾的“反黑箱服贸民主阵线”等反对签署《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团体发起“太阳花”抗争运动,台湾的“立法院”被反对人士长时间占据、“行政院”大楼也受到冲击,甚至发生了流血暴力事件。结果迫使马英九当局接受“搁置审查、先行制定两岸签署协议监督条例、之后再重审两岸服贸协议”的政治安排。马英九当局的大陆政策严重受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步伐受阻。“太阳花”运动的政治效应甚至导致国民党在2014年底的台湾“九合一”选举中遭遇惨败。对于台湾政局的激烈变化,中国大陆舆论界出现了质疑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战略的言论,甚至有线民要求“放弃幻想,以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由于台湾部分青年群体在抗争事件的过程中、在“九合一”选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加上台湾媒体一波波“台湾人越来越不认同是中国人”的“民意调查”结论,涉台研究人员也开始对台湾的政治发展走向感到忧心。如果说两岸签署各种交流合作协议、国民党推动的两岸交往政策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内容和政治基础,那么,“服贸协议”的受阻、国民党的惨败、台湾青年群体在政治参与过程中的表现,的确会成为部分人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前景产生忧虑的原因。笔者认为,此时我们冷静理性地重新检讨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这一政治战略安排的妥适性和可行性,对于继续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战略必将有所裨益。

  青年群体在台湾政治过程中的角色与功能

  本文无意从年龄上为参与运动的“台湾青年群体”进行精确的定义,大体上是指那些在校青年学子以及那些立足未稳的初入台湾社会的青年群体(包括所谓的“待业族”、“青贫族”、“无壳族”和“垫底族”)。笔者相信这一群体是“太阳花”运动最活跃的参与主体来源,同时也是台湾“九合一”选举“首投族”的主力。

  这一群体的主要特点是:绝大多数是“无产者”,没有太多的家庭和事业包袱,他们最富有的就是时间和精力,他们充满活力与创新精神,有一定的革命理想性质。同时,这个群体往往缺少社会经验,感性用事大于理性思考,他们的政治态度有明显的“一过性”。根据台湾媒体的长期描述和我们的研究心得,台湾青年群体平时不太关心政治议题,也较少介入选举等政治过程,他们是政治体系中的“弱势群体”,特别是在体制内和传统政党中很难得到有效的利益表达途径。尽管台湾各界都强调青年群体的重要性,但大多是口惠而实不至。民进党曾经为台湾青年群体开放了较大的参与空间,但很快就出现“政治升迁大塞车”。国民党在第一次失去政权的阶段中,也曾经为青年群体开放了一定的上升空间,但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台湾青年群体在1986年以来的台湾政治革新史上多次发挥重要的角色与作用,可以说台湾青年曾经推动了台湾的政治变革作用。但在常态化的政治过程中,现实是很无情的,如果没有丰沛的社会资源,青年群体很难在政治过程中发挥长期稳定的作用。最近20多年来,台湾青年群体大规模的体制外政治参与活动多数是因偶发事件引发的,而且以“嘉年华”式的抗议示威运动居多,很多参与者是以“看热闹”的方式被卷进运动中,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明确的政治主张,更谈不上政治上的系统性和深刻性。根据阿尔蒙德的比较政治学理论,台湾青年的反体制抗议运动在理论上属于“非正规性利益集团”,这种利益集团缺乏组织性,纪律性,难以持续。这些体制外抗争领袖往往没有雄厚的个人政治资本,因此很难在运动过后真正进入新体制的权力核心和政治决策圈。在1990年的“野百合运动”、2006年的“红衫军运动”中,台湾的年轻人都曾经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最后“割稻尾”都是两大政党和少数政客。

  对2014年台湾青年政治参与影响的分析

  2008年5月20日以来,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的新的历史阶段,国际社会普遍欢迎,两岸主流舆论也基本上抱持肯定的态度。6年来,两岸双方签署了21项协议,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化进程提供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近年来,不少民进党人也表达了肯定两岸协议的态度。有些民进党人士提出,如果2016年民进党重新执政,他们愿意概括承受这些协议。即便是《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民进党人的诉求重点也只是对协议签署程式的所谓“黑箱运作”表示不满,他们一再表示并不是反对“两岸服贸”本身。尽管如此,众所周知,只要是政策就会有取舍和利弊得失的问题,就会出现具体的有受益者和受害者。出于不同的原因,台湾社会各界难免会对这21项协议内容产生不同的感受,结果可能只有10%的民众不满意某一条文内容,涉及到的就是2300多万人的利益。在中国大陆,民众的集体主义观念比较强,即使有些个人的利益受到影响,他们往往会居于整体利益的思考选择沉默。但在台湾这一政治权威扫地的多元社会,在台湾这个“国家意识”混乱的政党政治体制下,局部利益和个体利益至上,社会公共利益、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很少有人关心。因此,明知“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符合台湾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只要不是本党政策,或者与本阶层本群体没有直接相关性,就一定“为反对而反对”。因此,台湾社会有人强烈反对两岸服贸协议并不足为奇。此时如果执政当局的宣导能力、沟通能力不够强大,协议在立法程式中受到阻滞就难以避免了。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