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张亚中:苏格兰公投的法律政治与道德省思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9-20 00:09:10


张亚中
  中评社台北9月20日电(特约作者 张亚中)我正在全球巡回演讲“两岸关系应如何走”,在沿途上,有太多人问到应该如何看待苏格兰的公投。作为一位政治学者,我不想从公投的结果及影响,而是从法律、政治与道德上来分析,提供给华人在面对此一问题时的思考。

  如果要谈到“分离”或“独立”,一定面临一个命题,即“从那里分离”,“独立于谁”。这就牵涉到主体性的问题,如果是从原有的主体中剥离或分割出去,我称其为“分离式的独立”,如果原来就没有国际法主体,而是从曾经压迫他们的外族、侵略者的手中寻求独立,可称其为“解放式的独立”。

  二战以后,联合国特别为原本没有国际法主体的被殖民人民创造了“民族自决”的国际法原则,成立托管理事会来协助这些被殖民地区寻求“解放式的独立”。对于这些被殖民、被压迫的民族而言,“自决”与“制宪”是寻求建立自己的主体性,也是合情、合理与合法的权益。这种“解放式的独立”是值得肯定与支持的,国际法更是容许的。

  在“分离式独立”方面,国际法以尊重每个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为由,并不介入,而交由各个国家自由决定,也就是各国宪法内的“利益相关者”自行决定。因此,有的国家同意可以进行独立公投,例如加拿大同意魁北克,英国同意苏格兰公投;绝大多数国家不同意独立公投,例如西班牙不同意加泰隆尼亚及巴斯克、法国不同意科西嘉、意大利不同意北义若干地区,俄罗斯不同意车臣独立。

  如果“利益相关者”均同意,那么自然可以进行独立公投。如果利益相关者彼此不同意,轻者引发宪政危机,重者引发社会混乱,更重者外国势力介入造成武装冲突。车臣希望独立,但是由于俄罗斯反对,有流血但没有成功。科索沃当时希望独立公投,塞尔维亚反对,后来西方力量介入,科索沃独立成功。克里米亚希望独立公投,乌克兰反对,但是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克里米亚独立成功。但是这些成功的独立,必然是以鲜血为代价。因此,如果“利益相关者”没有共识,冲突与灾难自所难免。

  如果宪法可以同意分离公投,在法律上固然合宪,但是政治与道德上必须出现一些问题。

  第一、住民自决的逻辑问题。住民自决的理论基础是来自于人民有决定自己未来前途的权利。但是关键在于谁是住民自决的最后一个句点。苏格兰有权利要求脱离英国,那么苏格兰内部的32个区,某一个区(Region)是否也可以要求住民自决,而进行公投,再决定回到英国?每一个区内的每一个郡( County)是否也可以要求公投决定要留在苏格兰或归入英国?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