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习近平的“一家亲”论说与当前两岸关系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8-02 00:16:01


 
  但是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国家,连马英九也不赞成,他说:“我们基本上认为双方的关系,应该不是两个中国,而是在海峡两岸的双方处于一种特别的关系”,这也是双方宪法所不允许的,他认为两岸是“一国两区”关系(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这个“一国”,即“九二共识”下的“各自表述”,台湾是指“中华民国”,大陆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马英九当局希望两岸“互不承认主权,互不否认治权”。其实1992年台湾制订《国统纲领》,也仅仅希望大陆承认台湾是一个“政治实体”,承认台湾实际“管制权”,而我们迟迟不予承认,反给“台独”找到了许多藉口。有很多人认为是否可以视台湾为“非主权的政治实体”,这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方案,或有更积极的方案,这就需要政治对话与谈判。进行政治谈判,谈起来,就有希望,习近平说:“我相信,两岸中国人有智慧找出解决问题的钥匙来”。

  希望民进党也把握机遇

  习近平在讲话中又阐述了两岸关系的基础,他指出,我们美好的愿望,是建立在一个政治基础上的,这个基础好比是一个船的锚,“锚定了,才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什么是“两岸关系之锚”,他用三句话加以概括,这就是两岸双方要巩固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深化维护一个中国框架。他说:“如果这个基础被破坏,两岸关系就会重新回到动荡不安的老路上去”,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这里显然是指民进党。民进党作为一个“台独”党,他们曾先后执政二十年,他们的“台独”诉求已屡试不成,尤其经陈水扁执政的八年,“台独”的“正当性可行性”已消费得荡然无存。对于民进党及他们的支持者,习近平说我们完全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情与诉求,他说:过去“中华民族国力孱弱,导致台湾被外族侵占,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极为惨痛的一页,给两岸同胞留下了剜心之痛”,“台湾同胞因自己的历史遭遇和社会环境,有着自己特定的心态,包括特殊的历史悲情心结,有着强烈的当家作主‘出头天’的意识”,“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我们完全理解台湾同胞的心情”。“台独”作为一种“思潮”或“政治主张”,有它的成因,但实践证明它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一些民进党精英也完全明白此理,但还有一些政客继续鼓吹“台独”以吸引选票,这是不明智的。习近平希望民进党改弦更张,不要再“逢中必反”,不要再“执迷不悟”,只要他们“现在愿意参与推动两岸和平发展,我们都欢迎”,“不管他以前有过什么主张”,祖国的大门永远对民进党敞开。我们是一视同仁,希望民进党也把握机遇。

  习近平的对台论述,源自他对台湾问题的深刻理解,他曾长期在福建省工作,又在浙江、上海主持过多年工作,与台湾同胞有广泛接触,形成了他全面而深刻的“两岸观”;而这种“两岸观”与这个时代特征、与我们这一代领导人的胸襟企图相契合,他们把握了和平发展潮流,提出了实现“中国梦”的构想,为中国的民族振兴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是为两岸关系的突破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机遇。也是我们解决当前两岸关系的思想武器,它对解决当前两岸关系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两岸一家亲”论说
  对当前两岸关系的重要性

  诚如我前文所言,如果我们很好地把握了机遇,从“王张会”—“张王会”—“王张会”……从而促成了“马习会”,达成“共同宣言”,从而互设“办事处”,互签文化、教育等众多协议,两岸关系会出现更多可喜变化。可是,“3·18”“太阳花”学运的爆发,完全破坏了两岸原有的节奏,深寂在台湾深处的,潜伏在台湾民众内心的,一种“害怕被统一”的“恐中”情绪爆发了,这也是对过快的两岸关系好转的一种必然的“反动”。

  “反服贸”运动有许多成份,如“反中”、“反马”、“惧统”、“求独”、“反张王会—马习会”等等,但我们应该看到最主要的是台湾正在经历一场新的变革。它的外因是反全球化与反一体化的思潮涌动,中国的崛起与台湾的式微,西方式民主的衰弱……;它的内因是台湾经济的长期不振,台湾内部的蓝绿对立与社会撕裂,对大陆的依赖加剧……,造成人们普遍的失望与不满,酝酿了台湾新的裂变。

  这种新的“裂变”依然是台湾近几十年来的“本土化与民主化”的继续。它的“本土化”内涵从“要求当家作主”和“出头天”,演变成“本土意识”—“台独意识”—“追求独立建国”,追求“修宪”与“公投”,但这一切似乎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屡试不爽,“台独”已变得无可能。转而追求“事实的台独”,追求“现状的不可改变”,追求“接受‘中华民国’”,追求“中华民国在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甚至接受“中华民国宪法”,接受“宪法一中”,更甚至接受“大一中架构”,让“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成为“不完整的国际法人的一部分”,转而寻求“一边一国”的“主权重合”而“治权分裂”的一个“国协或联邦或邦联”……。这种“新本土主义”正在形成,而且正在凝聚越来越多的人跨蓝绿的“共识”。他们不再追求废绌“中华民国”,反对这个“外来政权”,而是“继承”中华民国,并以它形成新的“主体意识”。他们也不再反对两岸的“交流”,甚至认为两岸是“兄弟之联”。对这些变化,我们应有清醒认识。

  台湾追求“民主化”已几十年,也取得过长足进步,一度为“亚洲民主的灯塔”,但它的民主化却慢慢变为“民粹主义”,成了“去中国化”的打手,渐渐变得暗淡,最后使台湾朝野和蓝绿高度对立,它们之间变得只有对抗而没有协商,造成今日台湾几乎没有一桩事可以通过对话与协商来解决。台湾的民主化与全球民主化的弊病非常相似,人们一度相信只要实现政党政治,就能结束专制,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之下,一切皆是公平的,现在它们发现并非如此。今日台湾的“立法院”已成为民主的乱源,这是不争的事实。民进党过去是“街头党”、“暴力党”,以街头运动起家,走入体制内,改用选票来争取执政,执政后他们发觉选票不能解决一切,甚至他们不可能赢得“国会”的二分之一,更不可能取为三分之二,他们不能为所欲为,他们永远只能“朝小野大”。而进入“体制内”的民进党,又脱离了“公民运动”,又无法代表民众,于是他们开始反思怎么改造这种“民主体制”,怎么重新与公民路线相结合,以“体制外”颠覆“体制内”,重新取得领导权。所以台湾的“民主化”又在发生新的“裂变”,我们对此必须有所洞察。两岸问题决不是俯下身子多听听“三中一青”就可以解决问题的,问题不是出在“三中一青”身上!

  我们只有正确把握两岸关系的核心,才能更好地争夺人心,如果我们不能正确把握两岸民心,不能正确处理“中华民国”与“分治”这些问题,我们就可能站到台湾民众对立面去,使我们由主动化为被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把握理解习近平的“两岸一家亲”论说,是极其重要的。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14年8月号,总第200期)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