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张亚中:台湾的“逢中必反”阴影何解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3-26 15:26:18


  台湾的“逢中必反”阴影何解

  台湾的民主并不是在一个健康的土壤中成长,也注定了它的道路必然会有劫难。

  蒋经国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并允许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让台湾民主的幼苗破土而出。当时的民主不仅打破了国民党独占政治舞台的现象,更为两岸交流发展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很不幸的,接任的李登辉,在他瓦解当时国民党非主流对他的权力威胁、逐渐巩固权威以后,先是向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发表“生为台湾人的悲哀”,并宣称要带领台湾人民“出埃及”。李登辉自许为摩西,要带台湾人走出中国,他的迦南美地就是独立建国,像以色列人一样,台湾人也要当家作主。从此,台湾陷入了前途认同与身分认同的困境,要统还是要独?是中国人还是台湾人?台湾的民主就在这种认同的斗争土壤中畸形成长。

  在台湾不会有人愿意放弃台湾的主体性,但是李登辉将台湾主体性导向为分离意识下的主体性。为达到这个目的,1994年起,李登辉开始寻求加入联合国。1996 年北京介入台湾大选,正好给了李登辉一个藉口,要远离威胁台湾的中国。

  为了创造“我群”或“台湾主体性”的正当性,李登辉利用了北京反“台独”的政治意识形态。在政策上不断刺激中共,中共就会不断限制台湾,而这也让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认同愈走愈远。台湾的民意调查显示,从1994年以后,台湾民众对是否为“中国人”或统独立场的比率逐渐发生结构性的逆转,迄今为止,还在继续分歧中。

  民主化的台湾也给了李登辉操弄的机会。为了赢得选举,李登辉不惜以台湾族群认同为代价,不惜以统独选边为工具。从那个时候开始,每一次大选都变成认同选择的决战。台湾开始进入了民主内战期,这一场内战中每一次选举结果都不能完全说服对方,一直到今天仍旧如此。理由很简单,有关认同这种涉及意识形态或信仰的东西,是无法做到“少数服从多数”的。台湾民主化就在这样充满怀疑、不信任、甚而“大陆是非我族类”的土壤及气氛下滋长。

  除此以外,李登辉与陈水扁时期开始了“一边一史”的史观教育工作,台湾的历史已经不是放在中国史书写,而是以四百年的被殖民角度来撰写教科书。现在三十岁左右的年青人接受的是“一边一史”的史观教育,在认知上他们已经把两岸视为是“异己关系”。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