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网移动版 中国打击性产业的阳谋 扫描二维码访问中评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4-02-22 08:57:53


  最近官方打击东莞色情业的行动和央视的新闻,引发了舆论公开的争议批评,以及私下的猜测。

  公开的讨论,涉及到色情业的非罪化合法性及人权问题,也涉及到新闻报道的职业伦理问题,前者太过深奥,非我所能理解,后者不言自明。而私下的猜测,一如过去有司所有行为的决策过程的黑箱化操作,最终被解读为一种宫闱政治的释放。我对此不懂也不感兴趣。

  但检索历史的碎片,我们还是可以发现,东莞性事,乃至中国性事背后,有着一种中国式的社会治理“智慧”和逻辑在里面,是可以触摸和溯寻的。

  套用阴谋论的说法,我更愿意称之为中国式的阳谋。

  这个发现,源自我的工作经历。

  我曾经厕身的出版传媒界岗位,是查禁色情出版物(俗称黄色书刊)的急先锋。1990年代中期,我还曾负责编辑聘用的离退休老同志写的关于一些媒体涉黄违反公序良俗和出版管理相关条例的报告。

  某一年,一位业界大佬跟我探讨,想办一份男性杂志。我不看好。

  大佬问为何。我答说,男性之爱好,不外乎政治、性、运动与军事。政治刊物在中国做不好,红线明确,军事运动包括汽车旅游都已有专业杂志,只剩下一种,性。性隐身在时尚及健康类杂志中,不被人注意,单独做一本以性为主题的杂志,按中国的道德观和出版管理规定,应该不会允许。

  尽管我说的头头是道,但最后大佬还是做了一本情色主题的杂志,而且影响甚大,竟然没有挨批!

  我有些不解。大佬笑说,只要不谈政治,谈性现在不怕了。你看看遍地夜总会,不就是个理嘛。

  我恍然。于是开始尝试着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中国。

  公开的色情业在中国的历史由来已久。“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里所说的帮助桓公称霸诸侯的管仲,其实曾被视为公娼的鼻祖,如此来看,管仲不仅是中国文明的大救星,还是解决男性性苦闷的大救星,功在千秋。

  自此历数千年,色情业在中国长盛不衰。俗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妓,所以,柳三变流连于青楼勾栏,自视白衣卿相,不仅柳三变,连皇帝有了三宫六院都于此念念不忘。

  直到1949年后,这公开的色情业才在奉行共产主义清教精神的政治力量的强烈打击下,公开的色情业消失了一段时间,但特权的地下的私欲泛滥并未停止——我们在许多文学作品甚至史料中,在乡村那些香艶的故事中,依然可以发现严酷表象下对清教精神和政治要求的叛逆。

  到1980年代,在政治的严酷压抑稍微宽松之后,迅速有了一拨类似民国时期的追求个性自由的行为,包括性事,不过,很不幸,在连穿牛仔裤戴墨镜都被视为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年代,结局可想而知,严打的时候,在我的故乡,我也曾耳闻目睹不少乡镇性事主角的悲惨下场。

  彼时,民众的道德感还很强烈,对政治的认同还比较高,认识到这是对人性和人权的摧残的人并不多,更多的普通人欢迎这种对性事等腐朽生活方式的严刑苛法。

  1980年代末成为了分水岭。

  1980年代,弗洛伊德的流行,力比多理论迅速普及庸众化。许多人认识到,释放这种内在张力有助于把社会的叛逆力量释放,甚至引导,有助于社会稳定。

  但靠什么来释放这种内在张力,减轻长期高度政治化下培育起来的人们聚焦政治热情的压力?

  最直接便当的,不外乎两种,一种是物欲,一种是肉欲。

  经过1980年代改革,积聚一定财富之后,改革自身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传统政治的合法性已经面临挑战,需要以更快的经济发展来赢得新的合法性。

  于是,邓公南巡之后,市场经济开闸,招商引资成为地方发展经济稳定局面最快捷便利的方法,也成为我们时代最大的政治正确。

  饱暖思淫欲,在这一过程中,色情业迅速蔓延,从开放发达的沿海城市,到内地大城市,从南方到北方,从地下到地上,全面开花,谁人不知?

  按照相关法律,有偿陪侍和组织卖淫以及背后的有组织犯罪,都有相应的法律可以惩处,但是,很少见。即便打击,也是运动式的,风头一过,死灰复燃,根本就不是死灰。

  除了市场有需求,男性女性各有所求外,还有所谓保护伞的个人利益外,更有地方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这才是关键——当政者都怕打击之后,投资撤走,经济凋敝,在GDP主导之后,谁都不敢承担此后果。所以有了系统性睁一眼闭一眼,视法律若无物。彼此都形成了一种默契(当然,后来保护伞个人利益出现了更紧密的结合)。

  于是,某个城市召开某个大型会议时,几乎就是这个城市色情业最繁荣的时候。

  当然,社会开放这一过程中有关性的权利意识也逐渐觉醒。但这并不应该成为色情业泛滥的理由。完全是两回事。

  打击也经常发生,不过大多数打击都是蜻蜓点水。偶尔的严打,也是高度政治化运动式的。在一个法律不被尊重的国家,不可持续。

  当然,打击过程也常常成为一个重新洗牌重新配置利益的过程。

  达摩克利斯之剑高举而不落下,则是另一种“智慧”,也是利益之需。

  这就是中国性事的阳谋,也是中国虽有严格的打击色情业的法律法规,却最终屡打不绝恶之花越开越盛的逻辑。

  我很晚才明白这种中国式社会治理的“智慧”。当然,对于性事问题的态度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但是,这种“智慧”“阳谋”,却是饮鸩止渴,它践踏着法律,把人们的观念,引向了完全的丛林法则,同时也摧毁了人们的道德观念和常识。

  来源:财经网 作者:朱学东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