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页 第2页 】 
从国民两党的竞逐看马英九苏贞昌各自的内忧与困境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3-12 00:36:17  


期待江内阁能汲取教训,开创崭新未来。
  中评社╱题:从国民两党的竞逐看马英九苏贞昌各自的内忧与困境 作者:潘锡堂(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民进党发起的“113火大游行”,已经落幕。问题是,掀起“火大”的情绪后,民进党仍得回归面对疑难杂症的政治现实;而在回到竞逐“理性”的战场,民进党自忖有多少实力?是否游行过后,民进党仍将陷于目前这种空转的困境。

  马英九是否可以再参选连任国民党主席?在国民党“立委”蔡正元抛出“适法性”的质疑后,已引发广泛讨论与热议。究竟这是法律问题之争,还是隐含政治权力之争?实情如何?颇值高度关注。

  台中市第二选区“立委”补选,由国民党提名的颜宽恒以1138票险胜,为台中市稳固了蓝大于绿的政治版图,也让民进党的“换立委、换总统”的战略跌了一大跤。换言之,苏贞昌倡议的“罢马第一战”出师未捷,苏贞昌堪称帮马英九解了套。

  江内阁人事拼图几近完成,但外界质疑最多的,就是正副阁揆江宜桦、毛治国都不是财经科班出身,担心对拼经济“外行”。也就是说此次内阁改组,民众对财经内阁依然寄望甚深。

  “113火大游行”的本质与困境

  火大、揪众、上街头,毋宁是“113火大游行”的三部曲,亦即因“火大”必须“呛马”,为了“呛马”必须揪众上街头。然而由一个多月的事前准备作业看来,民进党虽然找对了问题,却用错了药方,对于台湾民众关心的议题,无力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对策。此次游行标举三大诉求,除“内阁改组”觅无杠杆外,“反倾中媒体”见树不见林,“年金改革”也限于政治操作,可谓均是“空有火大、不见主张”。无怪乎,游行前民进党中生代陆续传出唱衰的声音,它们咸认民众期待民进党能有更具体的主张,不能一味指望国民党被唾弃而得利。

  就以近期打得火热的反媒体垄断修法为例,民进党态度虽较积极,但仓促提出的法案几乎是“千疮百孔”,经不起仔细检验,若非蓝军自乱阵脚,根本讨不了便宜。尤其,民进党将“反倾中媒体”置于其一贯的“反中国”论述之下,显得避重就轻,轻重失衡。特别是在这一波党内两岸政策的转型风潮中,迄未提出一个足以瞻顾全局的论述,却只知以“反倾中媒体”来宣示其“中国政策”的立场,岂不是见树而不见林。

  至于其他同样被列为游行重点的年金改革、非核家园、青年失业等问题,牵涉层面更是复杂,民进党同样没有具体作为,若单凭几句口号,就想让为理想奋斗多年的社运团体为民进党所用,也未免把一切看得太过廉价、太容易消费。

  这场缺乏实质内涵的游行,像是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嘉年华会。有民进党“立委”私下感叹,自己配合党中央,动员支持者参加“火大游行”,与其说是回应民意,其实更像是在替苏贞昌“辅选”。可见这场游行,表面上是苏贞昌向“马政府”施压,实际上却是“外部压力的内部化”,转向党内天王施压;苏贞昌除了藉此展现强大的基层动员实力,也重新树立领导威信、抢回议题主导权。

  事实上,113游行隐然已成为苏贞昌与蔡英文互别苗头的场域,因为苏、蔡是民进党“仰攻2016”的两个亮点,蔡的亮度甚至超越苏。正因为苏志在2016,去年5月底回任党主席以来,为了避免犯错成为箭靶,在行事上不免格外谨小慎微,想要形成在野党“政策模型”的力度,因而相当薄弱,包括对外的两岸政策及对内的改革政策,几乎听不到“苏贞昌怎么说”,连所谓召开“国是会议”也是“蔡云苏才云”,113游行的出发动机,充其量只是为游行而游行,核心重点在于苏盼从街头路线重新凝聚支持者力量。

  更何况,113游行的三诉求疲弱无力,当初所诉求的“要民主、要生活、要改革”也相当空泛,不乏杂牌军各有盘算,造成诉求议题严重失焦。蔡、苏发言更让两人的竞合及矛盾浮上台面。蔡试图唤起台下支持者的“挺英情绪”,苏却宣布将发动罢免“立委”及罢免“马总统”,但这毕竟不是“政策”的宣示,而是“政治斗争”的檄文。

  然而,“罢马”难度极高,民众可接受政党或政治人物为了表态做出的政治动作,但前提要具备足够的政治实力。民进党目前在“立院”拥有的席次,提出罢免案诉求,根本就是政治动作,充其量只是做样子,尤其,苏的“罢马”说,会让民进党召开“国是会议”、年金改革等诉求的努力,前功尽弃;再者,此举对于急着想摆脱景气阴霾的民众与社会而言,不会引起共鸣。

  要言之,民进党若想以罢免运动做为捆绑明年七合一选举的权谋,恐须对其利弊得失再做三思。民进党应从“火大”中自我超越与提升,因为这场“火大游行”仍是“技术手段”超越“政策取向”,台湾缺的是可以克服困境的理性主张与行动。

  马英九连任党主席的挑战与正当性

  马总统连任第一年,民意声望直线下滑,马政府政策步调混乱,很大部分与执政的国民党的党政运作失调有关。归结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马英九始终不能有效领导立法院党团,而他与党团的联系管道则是透过党主席的角色。当前马英九自兼党主席,已是如此局面;则他若不兼党主席,将会变成何种状况?

  事实上,马英九与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之间的裂缝,自2008年首任伊始即告出现,当时国民党主席是吴伯雄。马英九自第二任总统开始,美牛案、证所税、油电双涨、军公教退休人员年终慰问金、及年金案等,都是在国民党内斗及蓝绿互斗的交集地带,使得马英九面临内忧外患、腹背受敌的困境,加以不擅沟通、拙于表意,遂失主导话语权的优势地位。

  蔡正元的质疑带有“法律”的包装,有了“依法论法”的形貌;但此事的本质应不免有政治权力之争蕴含其中。国民党“不服”马英九的领导,从他第一任总统任内就有。到了第二任,“反马”的势力不再只是零星的大老、立委,从基层的党代表、到党中央的中常委及中央委员,到执政的县市首长,在政策上,都勇于表达与马英九不同的主张与意见。

  但是在党主席选举,有党内同志跳出来质疑连任的适法性,其实已可视为“针对性很强”的权力之争,堪称蓝营内部“反马”方式,已然“进阶”为运用“法条”来与马英九相互抗争,实不可等闲视之。

  若说这是“分裂的国民党”,或许言过其实,但马英九与少数党籍立委之间的疏离与对立,却是形成马政府当前乱局的主因。有几名国民党籍立委唱反调之言行,虽有时不无道理,但往往却都是见仁见智。如今,蔡正元又突如其来此举,堪称祸起阋墙之内。无怪乎,马总统第二任以来,屡屡陷于政策反覆,一方面是出自马英九不能有效领导,另一方面也是因立法院的生态混浊所致。

  是否连任党主席,成了马英九的又一危机。其实,若“依法论法”,蔡正元质疑马总统已连任两届党主席,但事实是马英九在2007年当选主席后,任期未过半即请辞;而接任的吴伯雄则经由重新选举产生,并非单纯地补满任期,马英九不算连任两届。更何况,民进党章程也明白规定,党主席任期未过一半不算一任。

 


【 第1页 第2页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关新闻: